「若香港被收走,中國下個目標就是台灣」撐港律師:港版《國安法》恐為所欲為,盼政院速推救援方案

2020-06-12 07:30

? 人氣

2020年6月4日,香港民眾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悼念六四天安門事件31週年。(美聯社)

2020年6月4日,香港民眾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悼念六四天安門事件31週年。(美聯社)

「在我來看,港版《國安法》就是中國直接介入香港統治。我的理解是──已經沒有一國兩制了。」──林俊宏律師。

香港反送中運動屆滿一周年,隨著中國人大推動港版《國安法》,一國兩制與香港的司法獨立性將正式消失殆盡,民主派抗爭者人人自危,「移民台灣」更成港人的新興選項,但台灣行政院原定11日公布的人道救援方案再度延宕,「安全之境」對港人而言究竟有多遠?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10日舉辦「人權星期三@接著民主火種——香港手足」座談,邀請「香港抗爭者支援工作台灣義務律師團」發起人林俊宏律師、台灣人權促進會法務主任王曦、香港邊城青年秘書長 Justine等人,分享港版《國安法》將如何破壞香港公民權利,以及台灣能以何種行動與香港「手足」(指同為抗爭者)一起對抗中國極權,在民主路上並肩前進。

5月28日,中國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以壓倒性票數通過《全國人大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簡稱港版《國安法》),儘管仍高舉「一國兩制」不變,卻明言中央政府有權在香港設置國安機構與制度,無疑直接破壞香港的司法獨立。

台權會王曦指出,港版《國安法》的風險很難評估,因為該草案的空白授權很大,等於是明目張膽地「把國家安全的帽子扣在每個香港公民頭上」。王曦指出,港版《國安法》還將在香港《基本法》23條之下訂立國安相關法律,實際上比2019年引發反送中運動的《逃犯條例》範圍更廣,但《逃犯條例》其實指牽涉到中港引渡問題,已經讓信賴自身司法的香港人無法忍受。

「但國安法就是怎麼講都可以,雖然還沒有出現正式法條,但已經授權中共政府做事,所以每個人都暴露在風險之下,」王曦說。

王曦也提到,當前香港抗爭者的處境,已經符合國際對難民的定義,這也是台權會積極參與推動台灣制定難民法或相關庇護機制的初衷。根據《難民地位公約》,難民指的是「基於種族、宗教、國籍、特定社會團體的成員身份或政治見解歧異,受到迫害因而居留在其本國之外,並且不能或由於其畏懼,不願接受其本國保護的任何人。」

港警軍事化、聽命中央難自省

王曦分析,讓抗爭者陷入難民處境的來源有二,一是系統性的港警暴力,二是香港司法公正性鬆動。她表示,香港警察體制繼受於英國系統,具有高度中央集權的特性,意即過去聽命於英國女王,現在聽命中共中央政府。而且殖民地背景下的香港沒有軍隊,警察體系擔負了部分軍事力量,兩種特性加乘下來,香港警察很難系統性反省體制的過失。王曦指出,反送中「五大訴求」之一就是成立獨立委員會並追究警隊濫權,香港抗爭者面對的是不斷提高的武力對抗,例如去年中文大學、理工大學衝突,雖然人民手中的武器不多,但都已是軍事對峙規模。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