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來 比較快!離岸風場發照 德國3年審1案

2017-05-31 08:30

? 人氣

德國聯邦海事及水文機構依船隻航行路線規劃航運優先地區及緩衝區,前者不允許建造任何油氣及風場,後者只開放少量建設。圖為德國諾得根風場。(顏麟宇攝)

德國聯邦海事及水文機構依船隻航行路線規劃航運優先地區及緩衝區,前者不允許建造任何油氣及風場,後者只開放少量建設。圖為德國諾得根風場。(顏麟宇攝)

離岸風電儘管是要取代核、火電的乾淨能源,官方在發照時仍不敢大意,平均一件申請案要花上3年時間,確認風場能避免3大衝突。

尹俞歡/漢堡報導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我們計畫2030年要有裝置容量15GW的離岸風力,意即我們需要3000支風機,這也代表會有3000個造成航運、鳥類遷移或海豚活動的障礙會出現,」德國經濟海域(Economic Exclusive Zone, EEZ)的守門者是德國聯邦海事及水文機構(Federal Maritime and Hydrographic Agency, BSH),負責所有德國海域的利用及維護。面對離岸風電前來叩門,負責海洋規劃的諾特博士(Dr. Nico Nolte)當年為了解決海上可能出現的3種衝突,可是和同事傷透腦筋。

20170321-德國綠能專題,德國漢堡,專訪 BSH公司 Dr.Nico Nolte。(顏麟宇攝)
為了避免離岸風電對海洋可能產生的不良影響,負責海洋規劃的諾特博士和同事傷透腦筋。(顏麟宇攝)

衝突1》風機施工噪音 可能危及鯨豚生命

好比海上風機在打樁時的噪音,就是一項可能造成海豚永久失聰的致命威脅。風機為了要能在海中屹立,必須讓重達500噸的基樁連續敲打海床數千次,才能確保基樁嵌入海床。然而,基樁重擊海床,會產生超過200分貝的噪音,比飛機起降還要吵。這些連人類都忍受不了的音量,對於在海中仰賴聽力覓食及移動的海洋哺乳類動物來說更是危險。德國自然保護聯盟(NABU)即曾發表聲明,指出當水中噪音低於160分貝,可能造成海洋哺乳類動物行為改變;超過160分貝,更容易讓海洋哺乳類動物永久喪失聽力、無法覓食。

為了確保鯨豚生存空間,BSH先是依據Natura 2000、一部近似台灣《國土管理法》的法案,劃出絕對不准安裝風機的鳥類保育區、海洋哺乳類保育區及藻礁、沙岸。在保育區以外的可開發地區,BSH也設下全歐盟最嚴格的防噪規範,強制業者一定要在打樁時使用能至少降噪12分貝的隔音氣泡(bubble curtain),並搭配其他防噪設備,讓以樁柱為圓心的半徑750公尺內噪音能低於100分貝。此外,業者在開始打樁前,也必須先施放警示音驅趕附近的生物;打樁時也要即時監控海底音量及附近海洋生物的動態,一旦發現任何狀況,就要立即停止施工。

德國離岸風電專題。德國alpha_ventus離岸風場施工狀況。(取自德國離岸風電基金會網站)
德國聯邦海事及水文機構設下全歐盟最嚴格的防噪規範,要求離岸風機打樁時的噪音低於100分貝,在開始打樁前,也必須先施放警示音驅趕附近的生物。圖為德國alpha_ventus離岸風場施工狀況。(取自德國離岸風電基金會網站)

德國離岸風電基金會(German Offshore Wind Energy Foundation)執行董事安德烈.華格納(Andreas Wagner)估算,德國政府規範的防噪措施,平均會為一個風場增加2000至3000萬歐元(約6億新台幣)的成本,「但這是我們的政治決定,我們決定要額外花心力去做這些環境保護措施。」

衝突2》保障航海自由 不可阻擋船隻航線

在海上活動的除了動物,還有人。航海是歐洲自傲而強大的傳統,也因此無論是歐盟以至於德國,都立法保障各種形式的航海自由,明訂海上的任何人工設施如鑽油平台、人工島嶼、或是離岸風電,都絕對不可以阻擋船隻的航行路線。因此BSH透過航運追蹤系統,描繪所有船隻在德國北海及波羅的海的航行路線,並依此規劃航運優先地區及緩衝區。前者不允許建造任何油氣及風場;後者只開放少量建設。

德國離岸風電專題。環團船隻。(顏麟宇攝)
德國立法明訂海上的任何人工設施如鑽油平台、人工島嶼、或是離岸風電,都絕對不可阻擋船隻的航行路線。(顏麟宇攝)

排除航運及自然保留區後,BSH最終在地圖上圈出13個可以建置離岸風場的紅色區塊,業者若申請在紅色區塊內建造風場,獲得許可的機率會比區塊外更高;若業者沒有選在紅色區塊內開發,則必須多花1年時間監控在開發海域的鳥類、海洋哺乳類及魚類的數據後,才能向BSH提出開發申請。

衝突3》所有關心海洋的人都渴望參與討論

不止船長在乎風場蓋在哪,憂心風場影響小島觀光的市長或是反對捕魚範圍被縮減的漁民,同樣渴望參與討論。因此每當一個風場開發案送審,BSH會先公開所有業者提出的環境影響說明及風險評估內容,接著也會舉辦環境聽證會,讓所有關心開發案的人在聽證會上對業者提問。所有意見及業者的回應,也都會做為BSH審查時的參考依據。

種種程序跑下來,一件風場開發案從遞件到完成審查,在BSH需要花上3年時間。然而,漫長繁複的程序並沒有嚇跑業者,因為他們相信只要詳實回應,就能盡可能釐清所有開發及營運時的爭議和不確定性。也因此截至今年3月,已經有 31個離岸風場、2050部風機取得BSH核發的開發許可,其中14個風場已經完工、開始產電。

「我們要利用海洋,也要保護海洋,」諾特總結BSH的任務,「這是要平衡不同利益的挑戰。」

更多內容請看「德國廢核之路-如何向海借電?」專題報導

喜歡這篇文章嗎?

尹俞歡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