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不死的鳥才是鳳凰,「菜鳥」要尊重主管:《華為任正非的突圍哲學》選摘(1)

2020-06-23 05:10

? 人氣

一般人是很難適應這種折騰的,也很少有企業會這麼動來動去,就像一個不斷轉動的巨型魔術方塊。這口沸騰的大鍋淘汰了許多無法適應的人,裡面包括很多人才乃至天才。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李玉琢離開華為,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他三番五次被任正非調動工作,而且在新的工作環境中他往往是單槍匹馬,甚至一連兩個月,連個祕書都沒有,他也不清楚新崗位到底是做什麼的。讓他難堪的是,有一次他和任正非一塊兒散步,任正非突然跟他商量,讓他去杭州辦事處擔任行政助理。一個執行副總裁,年紀那麼大,突然被調去辦事處當行政助理,簡直就是一貶到底。

李一男離開華為,除了受不了任正非的火暴脾氣,要爭口氣證明自己,跟任正非在技術發展方向上有分歧之外,他的職位變動也是原因之一。被分配到莫貝克,讓他覺得自己是被流放發配,於是心生去意。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新人進入華為,直接就面臨是否服從職位調動安排的難題。但是留下的都是能夠接受華為模式,能夠跟得上節奏,願意追隨任正非去征服世界的人,會很自然地融入華為這個團體。經過千錘百鍊,終成精鋼,有了「勝不驕,敗不餒」的強者心態,此後便可獨當一面,這才是真正的可用之才。所以,在華為累積資歷一途,大概是最沒希望的升遷之路。

任正非表示,華為有意轉讓5G技術。(美聯社)
華為的人事變動相當快速,讓許多不適應的人黯然離開。(資料照,美聯社)

各司其職、統一步伐 才能創造成功

如同一支軍隊,有的將領善攻,有的善守,有的善襲擊,有的善死戰,但有一種將領是很難被歸為合格將領,那就是勝則得意忘形,敗則一蹶不振。相應地,士兵中也有的只能打順風仗,順風時殺氣沖天,連老虎屁股都敢摸;戰況不利則掉頭就逃,魂飛魄散。這樣的軍隊不能用來打仗,連維持治安都不行,大概只能用於管理俘虜。

任正非需要的不只是能打勝仗的隊伍,更是能打硬仗、敗而不潰的隊伍。這樣的隊伍只有一種信念,那就是勝利。他們可以笑對成功,再接再厲;可以不懼失敗,知恥後勇。他們不是天生的強者,但是他們有不斷超越的強者心態,終成英雄。

2016年,任正非在華為戰略預備隊建設彙報大會上,提出研發打算每年輸送2000人上前線。「這些優秀人員經過兩三年的戰火薰陶和考驗,對客戶需求的理解就深化了,回來做產品領導,接地氣了。」

團隊合作是華為核心價值觀的重要體現,「勝則舉杯相慶,敗則拚死相救」,要有明確的集體主義觀念。華為是狼群,並非單指狼的數量堆積,所有的狼必須有統一的思想、統一的方向、統一的領導、統一的步伐,否則就沒有戰鬥力。

2020年5月,中國電信業鉅子華為遭美國擴大制裁(AP)
華為核心價值觀為「團隊合作」。(資料照,AP)

經營公司如同打仗 集體主義造就「鐵三角」

軍人出身的任正非,用打仗來描繪集體主義:

打上甘嶺的時候,沒有「你們」的項目,都是「我們」的項目。說「你們」的人,我要問一下:你做了什麼貢獻?你衝上去沒有?開了槍沒有?上過戰場沒有?流過血沒有?沒有,你就下去。要身臨其境,做一名戰鬥員,不要做一位站在岸上的專家。以後評審專案的時候,就放到游泳池去評審,有深水區和淺水區,當他再站在旁觀的角度說「你們」的項目時,就把他推到深水區去嗆一下,不能老在岸上說閒話!

「勝則嫉恨嘲弄,敗則見死不救」,甚至在普通的公司中,不過是小小的部門利益之爭和個人利益之爭,這十二個字也是常見現象。「勝則舉杯相慶,敗則拚死相救」,說起來容易,做起來何其艱難,華為能夠將其貫徹到基層,足顯任正非的高明。

有了集體主義基礎,華為才能派出無數貼近前線的「鐵三角」,將公司的力量盡量充實到一線去。這個鐵三角,透過公司的平臺,及時、準確、有效地完成一系列調節,調動力量。前方看似只有幾個人,實際上後方有數百人在網路平臺上給予支援。就像現在的高科技戰爭,一個班長就可以呼叫炮火,這就是「班長的戰爭」,就是「讓聽得見炮火的人呼叫炮火」。鐵三角的領導,不光要有攻山頭的勇氣,而且應胸懷全域,胸有戰略,因此就有了「少將連長」的說法,以此來突出「連長」的重要性。

有了後方的炮火支持,這個鐵三角就不是赤手空拳打天下的草莽英雄,而是集團軍派出的特種部隊,因而敢去開闢新天地!

*作者為媒體人,本文選自作者新著《除了贏,我無路可退:華為任正非的突圍哲學》(時報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