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革新論》國安法下的漫長抗爭

2020-05-30 06:10

? 人氣

等待著香港的,將會是漫長的高壓及專制管治;港人也要有打持久戰、沉著應付的心理準備,不要認為可以「畢其功於一役」。(資料照,美聯社)

等待著香港的,將會是漫長的高壓及專制管治;港人也要有打持久戰、沉著應付的心理準備,不要認為可以「畢其功於一役」。(資料照,美聯社)

港版《國安法》即將列入《基本法》附件三,不經立法會審議直接在港實施。若說《國安法》是壓垮一國兩制的最後一根稻草,相信不少人也會同意。此後,港人爭取自由、民主將更為艱鉅,大家準備好了嗎?

毋庸置疑,《國安法》是北京收緊香港自治其中一塊較大的拼圖。要全面掌控香港,北京一向的研判,都是要針對以下的幾方面出手:一、傳媒煽風點火;二、人心未有全面回歸;三、內部反對派搞事;四、外部勢力作祟。這亦是近期一連串事件的底因:攻擊《頭條新聞》、香港電台,便是要統一媒體聲音;DSE歷史試題爭議,就是明示暗示整個教育系統需跟隨官方的意識形態起舞,做好「人心回歸」的工作;大量拘捕民主陣營人士,則是要加強壓制反對派。至於《國安法》,除了直接針對外部勢力,也是北京在各方面加強對香港操控的「集大成者」:國家安全將成為高懸在媒體採訪、新聞自由上的利劍;相關條文亦規定了港府要開展維護國家安全的推廣教育,大有可能灌輸「國家安全至上」的意識形態;《國安法》下,民主陣營人士的行事也要極為小心。

「港版國安法」與《國歌條例》爭議最近讓香港的反中國抗爭再起。(美聯社)
「港版國安法」與《國歌條例》爭議最近讓香港的反中國抗爭再起。(美聯社)

北京現時的做法,實際上就是針對自己認為的問題癥結,在香港自治的不同層面更大規模地唸下「緊箍咒」,企圖一舉解決所有的困局。以中共現時更左、更強硬地應對香港問題的思維,整項整治工程,只會持續進行下去。已有不少論者說過,黎明前的黑暗是「沒有最黑暗,只有更黑暗」。顯然易見,黑暗時刻,還陸續有來。

短期而言,下一項來到的舉措,大膽推測,將會和「內部反對派搞事」有關。既然北京似乎已大有掀翻桌子、摔罐子摔破的味道,那麼可以預期,為了令民主陣營不能在9月的立法會選舉勝利,取得議會的主導權,當局將會無所不用其極。前所未見的選前、選後DQ,更大規模的種票,是否已在醞釀之中?現在多了《國安法》這把尚方寶劍,有關方面會否甚至以相關的罪名,拘捕民主陣營的參選人?絕對值得大家留意。

說到底,長遠來說,北京就是要大家完全膺服於其統治邏輯,逐步吞噬香港原本擁有的自由、自治、自主。形象一點來說,這便要求港人不斷放棄底線,一退再退,無條件「跪低」。因此,等待著香港的,將會是漫長的高壓及專制管治;港人也要有打持久戰、沉著應付的心理準備,不要認為可以「畢其功於一役」。

2020年中國兩會。5月21日,中國政協13屆三次會議開幕,習近平出席。(AP)
長遠來說,北京就是要大家完全膺服於其統治邏輯,逐步吞噬香港原本擁有的自由、自治、自主。圖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照,AP)

事實上,世界上其他地方爭取民主、自治,也曾經歷過漫長的黑暗時期。台灣戒嚴的白色恐怖時期以1949年開始計算,到於2000年首次實現政黨輪替,超過50年。南韓於1953年結束韓戰後,一直處於軍事獨裁統治,直至1997年才出第一次政黨輪替,超過40年。加泰羅尼亞在1939年起由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以鐵腕手段管治,直至他逝世後,當地於1978年才能重建自身的自治政府,期間接近40年。當代北愛爾蘭問題,由1960年代晚期至1999年倫敦將權力正式移交給北愛爾蘭議會,也有大概30年的時間。眾多前人也曾成功走過荊棘滿途,我們沒有理由走不過。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在其總統就職演說中,就有過這麼的一段:「今後,讓我們的後代子孫如此評說:我們在遇到考驗的時候沒有半途而廢,沒有退縮不前,也沒有絲毫動搖。讓我們放眼未來,…,帶著自由這個寶貴的傳統,將其世代相傳下去。」大概,我們也要抱著這樣的心態來面對接下來的風雨飄搖。各位手足,共勉之!

▋延伸閱讀

免費下載全本《香港革新論I》

免費下載全本《香港革新論II》

*作者為《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本文原刊香港《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