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芬伶專文:瘋雅─能一起品香的人,皆有深緣

2020-05-17 05:40

? 人氣

現在調過的合香燒得很慢,煙細細的,香客說克制也是種美,香因有克制而低燒,愛因有克制而悠長,要靜待它自己慢慢燒完。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品香是探究自心,歸於靜定的漫漫長途,能一起品香的人,皆有深緣。

雖然第一次對香,小香客也參出禪意,我倆靜默,看碧煙裊裊,一直到香盡,我的四神香篆比他的長,燒了半個多小時,他的心香,燒了約二十分。

記得剛認識小香客,他未滿二十,還是一個話超多,上課很吵的屁孩,但他天生的不怕老師,有時課後跟過來,和在丹堤咖啡跟我喝咖啡聊天,當時還看不出他能做什麼,只覺得他表現欲強,便要他去學崑曲,他學得很快,之後學唱南管拉胡琴,唱老生很有韻味。之後一起喝茶,他瘋狂愛上茶與燒陶、插花,有一陣子說要休學去花店打工。

白羅斯(舊稱白俄羅斯)明斯克的塑膠花店。(美聯社)
(示意圖,美聯社)

在一堆會寫的學生中,他不算特別突出,但好勝心強,常常得大獎,做什麼都很瘋狂入迷,我相信他也會迷上焚香。

凡是文藝他都愛,說得上風雅,有時我想,越是風雅越是要無心,也就是不要因為它風雅而去作它。不管古物、茶道、香道、花道、書畫,都講個緣字,你因一個機緣有人引進,因為這些門檻都很高,需有師父和前輩帶領,而修行在各人,跟寫作有點像,千萬不要因為它風雅而去作它,那會顯得功利,那就不美了。

古人的風雅是從小在詩文傳統中,先作詩人文人,而有風雅的追求,詩意是一切風雅的基礎。

我們已進入AI的年代,將來許多工作都不需要人,人的價值需要重新設定。什麼事是AI作不了的?越是手工精細的手藝,越是心靈境界的事物越無法被替代,越是詩意的人生越要自己追求。

小香客迷上焚香,然香具難求,我送他一個老瓷器香爐、香篆、白灰、沉香粉,他整天都在燒,一下子就沒了。

我們相約去逛玉市買香具與香粉,因颱風過境,我認識的商家沒來。小香客起燒就是沉香惠安紅土,標準不願下降,那幾百塊一斤的次等香,他一問就說不要。我倒是看中一只紅銅的老香爐,紅銅掐絲還有銅底座,下刻「宣」字,現在什麼銅爐都刻宣德年製,真要笑破人嘴,一只真的宣德爐,拍賣價上千萬,而且當年只做一批幾千只,過了七八百年,大多爛了,要不當傳家寶,誰肯釋出。

鹿港龍山寺,宗教,廟宇,香爐(風傳媒)
一只真的宣德爐,拍賣價上千萬,而且當年只做一批幾千只,過了七八百年,大多爛了,要不當傳家寶。(資料照,風傳媒)

我不收銅器,如果二三十年前收,是有機率收到,現在是零。買個有年代的入門款就好。

宣德爐為何這麼貴?聽說當時用上好的材質冶銅,燒成嬰兒肌膚一般的紅銅,它的顏色與質感難以複製,再加上限量,故而一爐難求。

小香客執著於香粉,我勸他買個便宜的銅香爐,他挑了一個,才三百五,下刻大明宣德年製,這爐真搞笑。

在替他挑香爐時,我看到有兩個香盒很美,一為紅銅印花,一為銀刻蟠龍,小香客看上一銀香球,我三件一起出價,買單不到兩千,比買一件襯衫還便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