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防疫升級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德國之聲》專訪布拉格市長:我崇尚民主,為此不惜付出生命代價!

2020-05-01 16:40

? 人氣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

布拉格市長賀瑞普因受到疑似死亡威脅,目前已同其兩名同事一道,處於警方保護之下。在接受德國之聲獨家訪談中,賀瑞普談到了他所遭受的威脅恐嚇、他的擔心恐懼以及他為捍衛民主價值所付出的努力。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德國之聲:市長先生,您以及您的兩位同事目前已經被置於警方保護之下。新聞雜志《Respekt》的一篇報導稱,俄羅斯情報部門可能要對您實施暗殺行動。對於這些人身威脅,您有什麼要說的嗎?

賀瑞普(Zdenek Hrib):首先我要說,捍衛我的國家-捷克共和國的民主制度,對我來說至關重要,為此我不惜付出生命代價。作為一名民選政治家,捍衛我本人以及所有其他人的言論自由,是我的職責所在。關於受到威脅的問題,我可以證實,復活節以來,我一直受到警方保護。不過,很遺憾,按照警方的要求,我不能透露更多細節,也不能透露警方採取的具體保護措施。

德國之聲:那您是否可以講一下,警方保護措施是否同來自俄羅斯的威脅有關呢?

賀瑞普:很遺憾,我不能討論俄羅斯情報部門是不是要用蓖麻毒素、諾維喬克(Novichok)神經毒劑或放射性元素置我於死地。不過,我可以講的是,三月初,我在住宅附近發現有一名男子在跟蹤我,於是,我向警方報了案。如果能夠證實,這確實涉及人身威脅,那麼威脅對象就不再僅局限於我個人,而是也包括我的家人。

德國之聲:是您自己發現有人跟蹤嗎?

賀瑞普:是的,我發現有一個人的行為舉止很不自然,不像是一個偶爾路過的行人。以前,我下班回家時,也曾在住宅附近見過此人。不過,警方也要求我,不要公開討論此案的細節,以免給調查工作帶來困擾。

德國之聲:俄羅斯駐捷克大使館所在的那個廣場被命名為鮑里斯涅姆佐夫廣場一事,引起了俄羅斯方面的極大不滿。您為什麼要以這種方式表達對涅姆佐夫的敬仰呢?(涅姆佐夫是俄羅斯著名反對派領袖,20152月遇刺身亡 - 編者注

賀瑞普:我想強調,其他一些城市也以這種方式表達了對涅姆佐夫的敬仰,比如維爾紐斯、基輔和華盛頓。在布拉格,曾有市民為此發起廣場更名倡議活動。而布拉格市地名更改委員會也認為,以涅姆佐夫命名這個廣場,無論是技術上,還是行政手續上都沒有問題。倒是俄羅斯大使館的反應讓我感到很意外,他們竟然為此更改正式地址,將大使館遷到了領事館內。畢竟,涅姆佐夫遇刺身亡之後,俄羅斯總統普京也表示要嚴懲凶手。所以我感到很難理解,一個俄羅斯前副總理的名字,為什麼會嚇跑俄羅斯大使館。

德國之聲:您怎麼看待鮑里斯涅姆佐夫這個人呢?

賀瑞普:對我來說,他公開反對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半島就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

德國之聲:布拉格前不久拆除了二戰時布拉格的解放者蘇軍元帥伊萬科涅夫的雕像,並因此引發了一場爭議。您怎麼看待這場爭議呢?

賀瑞普:從法律和行政層面上,我對此無法置評,因為做出此決定的布拉格第六區具有其獨立性。從政治層面而言,科涅夫是一個有爭議的歷史人物,比如,他曾參與鎮壓1956年的布達佩斯革命,造成數千人死於非命,當時還曾發生集體殺戮事件。至於布拉格的解放,蘇聯紅軍確實長期被視為解放者。然而事實卻是,1945年5月5日,布拉格發動起義,已經基本實現了自我解放,而科涅夫率領的蘇聯紅軍是在同年5月9日才開進布拉格城的。

德國之聲:您已經多次同威權或專制政權有關抗爭,比如去年同中國。那您以前也遭到過像現在這樣的威脅恐嚇嗎?

賀瑞普:像今天這樣的威脅恐嚇以前從未發生過。公開的抨擊指責倒是家常便飯。比如澤曼總統的發言人奧夫查奇科就曾多次指責我損害捷中關係。中國也曾發出威脅稱,會中斷對布拉格足球俱樂部的贊助。我認為,中方只是把我當成了他們不想履行投資承諾的借口。我不想隱瞞自己的觀點,我確實認為中國不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伙伴。

德國之聲:您認為明確說出中國政治制度的實質非常重要嗎?

賀瑞普: 是的,面對當前的疫情危機,這一點尤為重要。如果中國的做法能透明一些、公開一些,那麼本來可以在更早的時候挽救更多的生命。但是很多重要信息,中國卻並沒有公開和上報。這導致很多國家沒法及時採取應對措施。而世界衛生組織則對來自中國的報告全盤接受,不進行任何核查,同時對來自台灣的警告卻置若罔聞。台灣在很早的時候就已開始控制疫情,並取得了成功。

德國之聲:您出任布拉格市長之前,就曾多次對專制政體公開表態,也曾公開談及中國問題。我們也知道,您還是西藏的支持者。那麼,現在您作為布拉格市長,還會公開表態嗎?

賀瑞普:比如我們布拉格市會升起西藏旗,以紀念藏人為爭取自決而舉行的起義。這已經成了布拉格的一個傳統,捷克其他一些城市也有類似的紀念活動。同藏人一樣,我們捷克人也曾有過自身文化和民族認同遭受壓迫的經歷,因此我們對藏人有特殊的感情。至於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在中國的境遇,我必須說,將這些人關進集中營的做法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同文明世界格格不入。

德國之聲:俄羅斯情報部門曾在境外刺殺了多名批評人士。您本人會感到害怕嗎?

賀瑞普:俄羅斯雖然矢口否認有謀殺我本人和其他捷克政治家的計劃,但我認為,這種危險是切實存在的。利特維年科、斯克裡帕爾及其他一些人的遭遇足以說明這一點。我會害怕嗎?這要看如何定義害怕這個概念。我當然不希望生活在擔憂和恐懼的氛圍中。這樣說吧:我會遵守警方的一切指示。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