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忠偉觀點:有如「文化大革命」一般的「廢佛毀釋」運動

2020-05-10 07:10

? 人氣

最特別的是,費諾羅沙在進行日本古文物保護行動的同時,也接觸了大量古代流傳到日本的中國古文物,以英文寫作的他,對於二十世紀初西方世界認識東亞藝術文化是有相當貢獻的。經過他的努力,明治政府於1897年(明治三十年)6月10日,頒布了日本最早的文化財保護法律《古社古寺保存法(明治三十年法律第49號)》(註六),之後再搭上「甲午戰爭」與「日俄戰爭」勝利的民族主義順風車──國粹主義的高揚,讓一度垂死的日本傳統藝術重新復活。不過日本人的復原工程卻經常為人所詬病,除了部分特殊具有歷史意義的建築外,他們大多會將像古城堡這類的古蹟修的相當精美華麗,但不考究原有時代的建築式樣,大多都以江戶時期為重修標準,另外還加了許多不該出現的現代元素如──玻璃、壓克力、甚至鍍鉻、鋼筋混擬土(RC-Reinforced Concrete,1892年由法國人François Hennebique發明)等,這讓許多號稱古蹟的傳統建築變得不新不舊、不中不西,雖然仍具有招攬一般遊客的功能,但根本沒有資格稱為──「古蹟」,也稱不上「複製品」,頂多就是一座大型的「仿古建築」而已(古城重建復舊,註七)。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其實日本人對於古物的破壞是個常見的行為,除了破壞自己的古文物外,在九十年代初,那個被哈佛教授傅高義(Ezra Vogel,1930~)譽為「日本第一」的年代裡,日本土豪中原紀伊子與夫婿在買下法國八座具有相當歷史意義的古堡後,只將其中值錢的文物拆掉搬走,古堡卻任其荒廢傾頹,最令人心疼的是杜巴利伯爵夫人(1743~1793)位於巴黎郊外,用來招待法王路易十五(1710~1774)的盧米西艾尼城堡(Château de Louveciennes) 。《紐約時報》對此曾作了以下報導:「國王愛妾那間四面精雕細琢橡木鑲板的著名餐室,露出了下面的磚頭與灰泥。原本在大廳和寢室的大理石暖爐也遭拆除,留下牆上的大黑洞。三層樓的城堡現在宛如鬼屋一般。風一吹,百葉窗喀吱作響,屋頂的漏雨在樓梯平台上積成了黑色的水窪。」(註八)

【岡倉天心】
【岡倉天心】
大阪城
 

【1583年豐臣秀吉在一向宗(即「淨土真宗」,又名「門徒宗」)本院寺的舊址上建造「大阪城」,總共耗時15年才完工,之後贏得「天下第一固城」的稱號。1615年德川家康率軍攻破大阪城(即大阪夏之陣戰役)。1620年德川幕府第二代將軍德川秀忠(1571~6329)重建大阪城,1626年大阪城重建完成。1665年大阪城的天守因遭雷擊而燒毀,之後並未重建,自此成為日本唯一沒有天守的城堡。「大阪城」大部分建築毀於1868年的「鳥羽伏見之戰」。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賈忠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