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長壽觀點:全球疫情緊張 美中裂痕恐持續加大

2020-04-22 05:50

? 人氣

作者認為,美中兩國仍應把重點放在盡量降低直接衝突,因為無論是對美中還是整個世界,冷戰都還可以處理,但要真打起仗,就會是一場悲劇。(翻攝自China Xinhua News Twitter)

作者認為,美中兩國仍應把重點放在盡量降低直接衝突,因為無論是對美中還是整個世界,冷戰都還可以處理,但要真打起仗,就會是一場悲劇。(翻攝自China Xinhua News Twitter)

中國處理疫情的作法,讓原來緊繃的美中關係更加惡化,美國對此相當不滿。川普政府的鷹派人士現正試圖進一步讓這兩大經濟體脫鉤,但長遠來看,無論川普是否連任成功,美國都需要制定更為全面的策略,來處理舉步維艱的美中雙邊關係。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2019年11月在北京一場論壇表示,中美兩國已經在「冷戰的邊緣」(foothills of a cold war),他警告,若這兩大經濟體關係無法緩解,將可能導致災難衝突。

隨著武漢肺炎的爆發,美中關係更是降至冰點。2019年12月中國武漢突然出現首次病例,至今已導致全球超過46萬人罹病,超過2萬人死亡。大多數病例最初主要集中在中國,但後續已蔓延至除南極洲之外的所有國度,對義大利、西班牙、伊朗的打擊尤為嚴重。

中國處理疫情方式難獲信任

華府並不看好中國處理疫情的方式,主要是因為中國不可信。2002至03年同樣是冠狀病毒的SARS危機,當時地方官員也是試圖掩蓋疫情,而錯失了控制疫情的機會。2020年1月,一名醫生試圖提醒同事,當地出現一種神祕且致命的呼吸道疾病,結果被武漢當局羈押,並受到「在網際網路上發布不實言論」的指控。這位醫生名叫李文亮,後來亦染上武漢肺炎不幸過世。

為了抑止美國疫情擴大,川普政府於2月2日宣布,過去14天內到過中國的所有外國人禁止入境美國,並將美國公民前往中國的旅行建議上調至最嚴重的第4級:請勿前往中國。中國外交部譴責此一舉動實在「太不厚道」。新加坡、澳洲、俄羅斯和台灣後來也跟進,對近期有赴中旅遊的外國人實施類似的禁令。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對此表示:「我們對有關國家無視世衛組織專業權威建議、不遵守國際民航組織的公告表示不滿和反對,已向有關國家提出嚴正交涉。」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AP)
對於美國的入境管制,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相當不悅。(AP)

由於中共重視保密,中國政府的不透明在武漢肺炎爆發期間特別令人不安。2020年2月,川普政府一名高級官員向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提及武漢肺炎的病例數量時表示,美國對「來自中國的資訊不怎麼有信心」,並指出,中國「一直拒絕美國的援助」。北京很後來才允許美國公衛專家跟隨世界衛生組織(WHO)代表團來訪。

這個行動已晚了一步,因為疫情已經在中國流行起來。今年3月,共和黨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接受《大西洋》(The Atlantic)採訪時表示,中國「妨礙了國際研究人員的努力,且未能分享有關病毒來源或最佳應對措施的資訊」。

隨著中國內部危機升高,北京當局開始加強控制資訊流通。在疫情爆發之初,中國媒體擁有比平常更多的報導空間,但他們必須服膺黨國立場,對中國處理疫情採正面報導。

然而,美國媒體亦不斷大力地揭露前線實況。例如,《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2月的報導,就質疑了中國病毒數據的準確性,以及武漢醫院應對疫情的能力。在中國,幾乎沒有人能看到這些英文報導,人民不翻牆就無從得知,而中國政府最不樂見的,就是這些媒體來影響國際輿論。

中國驅逐外媒記者引爭端

2月中旬,中國突然驅逐了《華爾街日報》的3名記者,表面上是因為最近該報一篇評論文章的標題稱,中國「真的病得很重」,原文「sick man of Asia」正是過去拿來形容中國是虛弱、分裂的「東亞病夫」,北京認為用這種詞彙相當無禮。然而,被驅逐的這3名記者皆與這篇評論無關。

事實上,在驅逐事件前一天,美國才剛點名5家中國國有媒體為「外國使團」,必須依規定登記其駐美員工與現有房產的詳細資料。在驅逐事件之後,華府則進一步宣布針對點名的這5家中國媒體,包括新華社、中國環球電視網、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中國日報與人民日報(海外版)的美國總代理美國海天,自3月13日起中國籍員工總額不得超過100人。在此之前,上述媒體在美國原本共雇用了160名中國籍員工。

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我們的目標是達到對等。」

《華爾街日報》網站截圖,仍可見到這篇引發爭議批評的文章。其影片題是「觀點:一場共產主義的冠狀病毒」。(BBC News 中文)
《華爾街日報》網站截圖,仍可見到這篇引發爭議批評的文章。其影片題是「觀點:一場共產主義的冠狀病毒」。(BBC News 中文)

美中脫鉤仍存兩難

在武漢肺炎爆發之際,川普政府的鷹派人士正在推動全球兩大經濟體的大範圍脫鉤,他們認為依賴中國供應鏈相當危險。在疫情全球大流行之前,他們就經常強調依賴中國製造供應軍事用的半導體,將有國家安全風險,同樣的理由也讓美國一直限制中國電信巨頭華為主宰5G網路。

這場病毒引起了公衛危機,促使人們開始關注藥品和醫療設備。美國大部分的外科口罩和防護型口罩主要都是中國進口。由於疫情導致了中國關廠,美國赫然面臨重要醫療設備短缺的問題,而且美國疫情蔓延,問題將成倍增加。截至3月27日,美國已有超過8萬例武漢肺炎患者。

根據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資料顯示,中國是美國原料藥市場的最主要供應國,其中包括97%的抗生素、95%的布洛芬(ibuprofen)、91%的氫皮質酮(hydrocortisone)以及70%的乙醯胺酚(acetaminophen)。如果中國將藥品限制當作撒手鐧,後果可能不堪設想,雖然這在和平時期不太可能,可一旦有軍事衝突,機率就高了。

蘿絲瑪莉‧吉卜森(Rosemary Gibson)警告,北京若中止藥品出口與其原料給美國,將使美國醫療體系陷入混亂。她在2018年曾出版一本分析美國過度依賴中國進口藥物的書。2019年9月,她在美國國家廣播公司新聞網(NBC News)上表示,民用和軍用醫療「將可能在幾個月,甚至幾天內全面癱瘓」。

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展現決心要降低此風險,他一直在努力籌備一項行政命令,將敦促美國醫療供應商降低外國醫藥品和其他醫療產品的購買量。

「如川普總統所言,我們應該要把這些工作帶回國內,如此才能保護公民健康、國家經濟和國家安全,」納瓦羅3月時對《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表示。

貿易戰讓企業獲利深陷瓶頸

然而,這與許多美國跨國公司重視的優先順序大相逕庭。駐北京美國商會(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在中國商務環境年度調查報告中強調,其會員企業將「繼續致力耕耘中國市場」。這類聲明其實是外國駐中商會每年年度調查都會出現的固定台詞。早在貿易戰或是武漢肺炎爆發之前,外國企業就已經宣示效忠中國市場。

美國公司期望能更融入中國市場,以及有更公平的監理。他們多年來一直投入和發展在中國的業務,不願減少其在這個全球最大消費市場的投資,只有深受關稅影響的美國企業,才需要將供應鏈遷至其他國家。

中美貿易戰,中美第一階段協議達成,美國取消12月15日欲對1600億美元中國商品施加的關稅。(AP)
美國公司期望能更融入中國市場,以及有更公平的監理。圖為中美貿易戰示意圖。(AP)

但貿易戰確實讓他們的獲利能力出現瓶頸。在美國商會的調查中,有61%的受訪企業表示仍有獲利,這是20年來的新低,比貿易戰爆發之前2017年的73%還要低。

武漢肺炎的爆發將讓局勢更加險峻,中國2019年第4季的經濟比2018年同季成長6%,但根據路透社(Reuters)一份40多名經濟學家的調查預測,今年第1季的成長率將降至3.5%。

由於疫情已進入「全球大流行」,2020年頭兩季更有可能陷入全球經濟大衰退。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首席經濟學家席林(Neil Shearing)在3月一份報告中表示,他認為目前最糟糕的情況是陷入「嚴重衰退,但可能不會持續太久」。

川普遏制疫情還得兼顧連任

對經濟衰退的憂慮可能短期內有辦法阻止美中關係的惡化,川普不太可能加劇與中國貿易的緊張關係,因為他在努力遏制美國疫情的同時,還得兼顧競選連任。川普最喜歡以美國股市做衡量指標,而武漢肺炎已經導致美國股市自2009年以來首次進入熊市。道瓊指數3月16日重挫2,997.10點,是1987年股市崩盤以來最大單日跌幅。

隨著全國病例激增,川普說「國內疫情已經得到良好控制」,如此輕忽的態度,美國人民並不買單。根據真清晰政治網站(RealClear Politics.com)的全國平均民調顯示,2月26日至3月10日間,反對比例減掉支持比例的差值變成兩倍以上,從+4.3%升至+8.8%。

與此同時,習近平和其他高層正忙於重振中國經濟。美中衝突可能只會讓他們更傾向民族主義,但應該不會讓國內商業持續低迷下去。

兩國在使用推特上也應更加謹慎,以免推文太過煽動而走過頭。今年3月,川普總統轉發了支持者柯克(Charlie Kirk)的推文,稱這個病原體是「中國病毒」(the China virus),激怒了北京當局。世界衛生組織之所以將這次的病毒命名為COVID-19,就是為了避免污名化任何特定地方或人群。

中美貿易戰,中美第一階段協議達成,美國取消12月15日欲對1600億美元中國商品施加的關稅。(AP)
作者認為,中美兩國在使用推特上應更加謹慎,以免推文太過煽動而走過頭。圖為美國總統川普(左)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右)。(AP)

北京的反擊是散布陰謀論,稱是美國把病毒帶到中國。這個說法很早就在中國網路上流傳,今年3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甚至直接在推特上公開指責,「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

長遠來看,川普贏得連任也好,民主黨喬‧拜登(Joe Biden)入主白宮也罷,美國都需要制定一個更為一致全面的策略,來處理舉步維艱的美中雙邊關係。無論是否稱之為冷戰,兩國目前的狀況是競爭大於合作,雙方利益經常發生衝突,彼此的政治制度也截然相反。

不過,美中兩國仍應把重點放在盡量降低直接衝突,因為無論是對美中還是整個世界,冷戰都還可以處理,但要真打起仗,就會是一場悲劇。

*本文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特聘研究員;譯者為廖珮杏。探索更多精彩內容,請持續關注《台灣銀行家》雜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