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等級超越金融海嘯,G20首次視訊峰會後宣布:將向全球經濟投入5兆美元

2020-03-27 20:40

? 人氣

在白宮內部,路透社援引一位美國官員稱,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領導政府內的一些人,反對納瓦羅的提議,理由是現在不是惹惱中國的時候,無論是抗擊疫情,還是提振全球經濟,都需要中國幫助。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3月初,美國就豁免了口罩等100多項自中國進口的醫療產品關稅。隨即,有聲音稱白宮內部正在就暫緩與中國的關稅戰展開討論。納瓦羅出面闢謠稱,不會延緩關稅。就在G20峰會召開的同一天,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表示,將對進口自中國的的特定產品准予特定關稅排除請求。

2008年中國強刺激的副作用

在G20會議召開前,美國國會參議院通過2兆美元(約新台幣60兆)的紓困計劃,其中包含了對各類企業的資金支持政策。相比之下,其他G20國家還未出台相應計劃。

2008年金融危機後,中國推出了4兆元人民幣(約新台幣16兆)的財政刺激計劃。大量的錢注入後,基建狂潮成為托底經濟的主力,密集批複同意了28個城市的地鐵規劃,投資超過1兆元。「四兆」中45%投向了公路、鐵路、機場和城鄉電網。

寬鬆的貨幣政策也相似地如約而至。2008年,從9月16日到12月23日,央行連續五次降息。

但這些措施被一些中國經濟學家稱為「飲鴆止渴」。經濟學家吳敬璉稱,「它不但沒有降低槓桿,相反進一步槓桿化了」,而一旦有風吹草動,「局部的資金鏈斷裂傳導到金融市場的其他部分,引發系統性危機」。

因而,此後多年中國不得不承受「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帶來的痛感。

華爾街,美股。(美聯社)
華爾街。(美聯社)

經濟刺激的另一個後遺症是,地方政府短時間承擔債務過高,之後則要把更多的財政收入用於償還債務和利息,影響地方長遠發展,這就是危機之後的「宿醉效應」。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政府部門債務率為80.1%,地方政府債務率為61.1%。高企的地方債,一定程度擠佔了積極財政政策的空間。

在G20層面而言,新一輪救助計劃與12年前如出一轍。中國會如何行動,是否會重覆當年刺激方案,還需觀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