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酬者》書摘(3):先天差異因所得差異而擴大

2014-11-08 03:58

? 人氣

那麼,一個很富裕的家庭,如何提供貧窮家庭無法提供的人力資本給子女?部分家庭可能僱用私人教師以補充公立學校教育的不足,但如果孩童就讀管理良好的學校,花在這上面的錢效用就很小。

因此,如果父母的人力資本投資是地位持續性的重要因素,瑞典就應該是持續率最低、或社會流動率最高的社會。

英格蘭對教育的公共支持不如瑞典,因此私人投資在增進子女的人力資本應該有較高的報酬率。從3 歲到18 歲就讀公立學校免學費。從1962 年到1998 年,大學教育也免學費,低所得學生可以申請獎助金以彌補生活支出。從1998 年起,學生開始支付高等教育學費(近來許多大學把學費提高到每年9,000 英鎊,相當於1.4萬美元),但他們可以貸款資助這些費用。學生也可以獲得獎助金和貸款來支應生活支出。

父母花錢供子女上私立學校在英格蘭比瑞典普遍:7% 的小學和中學生就讀這類學校,年齡16 歲以上學生的比

這類私立學校一般來說課業成績遠高於公立學校,它們的畢業生進入牛津和劍橋的可能性,是公立學校畢業生的三倍。所以英格蘭的父母把資源轉移到改善子女的人力資本,應該比瑞典的父母容易。但許多這類私立學校也提供眾多的獎學金,給通過它們入學考試的貧窮學生,所以這類投資的效益同樣也有限。

可以確定的是,從人力資本投資報酬率來看,今日的英格蘭呈現的地位持續性,應該遠比1870 年前的英格蘭低。在較早期的英格蘭,上學完全是私人事務,由父母支付求學費用或仰賴慈善學校。

比起英格蘭和瑞典,美國有更多孩童就讀私人出資成立的小學、中學和大學教育機構。從幼稚園到12 年級,有15% 的孩童在收費的私立學校就讀。在美國東北部等地區,這類學校可能很昂貴,只是白天上課的學校每年收費高達4.5 萬美元。因此,一個孩子從小學到中學教育的支出可能輕易超過60 萬美元。

在高等教育方面,美國同樣有較大的私人部門,有27% 的學生就讀於私人學校。大多數人州立大學也收學費。扣除掉優待和獎助金,1,900 萬名大學生2009 年共支付530 億美元學費,除此之外,他們在求學的同時還必須負擔生活成本。在美國,能否上較好的大學取決於父母財務資源的程度,大於在瑞典和英格蘭。因此,在美國社會父母資源應該能發揮較大影響力,因而應是一個地位持續性較高的社會。

在現代瑞典、工業化前的瑞典、中世紀英格蘭、現代英格蘭以及美國,都呈現出類似的緩慢社會流動率的證據,因此與人力資本所解釋的代際流動性不一致。反而看起來似乎家庭的社會地位傳承與父母的資源無關。這提高了先天因素、而非後天教養,是跨越世代傳遞社會地位主要路徑的可能性。卡普蘭(Bryan Caplan)可能說對了,他說:「雖然健康、聰明、快樂、成功、正直的父母傾向於有同樣優秀的子女,其原因主要是先天、而非後天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