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問題還是在經濟啊:《總統川普》選摘(3)

2017-03-26 05:50

? 人氣

到那個地步時,我們在世界市場上就會喪失信譽。過去一年歐洲和亞洲財政動盪,只有美國維持了穩定的財政。一直背著我們的債務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去年就有數不清的美國人沒有參與經濟成長——過去20年的狀況都差不多。這些人不得已只能抵押自己的夢想——他們的美國夢——來維持現狀、勉強過活,根本沒有向前進的希望。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我們的系統壞了,所以我們必須修復它。我們必須改變我們制定政策的方式,而且一定要現在就開始改變。我們需要了解問題嚴重性、知道該怎麼掉轉船頭的人。

我們需要有領導才能的人!

有些人提出的解決方案根本莫名其妙,有的政客還認為縮減社會安全保險和其他福利項目的補助能減少國債……說到這個我們就得小心行事了。自從80多年前的經濟「大」恐慌,美國就一直為那些經濟弱勢的人提供社會安全保險;很多退休老人更是靠社會安全保險和聯邦醫療保險的補助生活。

可是你知道嗎?有很多有錢人都不需要這筆補助金,如果政府讓我選要不要放棄補助的話,我就會勾選放棄。我確信有很多其他有錢人也願意這麼做,但就算這樣,對我們財政困境的影響實在是小之又小。

這個問題太大了,我們得用更好的解決方法,例如修改稅制讓所有收入不同的階級能更公平地繳稅。

當然,有很多值得我們去評估的「津貼」,我們應該評估這些錢是否浪費、方向不對或是執行上太浪費。我在別的章節講過移民政策,但我還是要提出一個問題:非法移民——或他們的小孩——應不應該和真正的公民或合法居留的人一樣拿到津貼?

同時,政府捐贈給很多企業和產業的錢——「富人的津貼」——也得重新審查。我很懷疑,為什麼那些陳情團體人多的產業、老闆獻金支持候選人的公司都能拿到比較高的收入補貼(income-supplement)。

想解決我們經濟整體上的問題,就得先重塑我們的產業來迎戰外國競爭者,然後創造出真正的工作機會。政府給的數據看起來都很樂觀,可是實際上的狀況非常糟糕。

來看看我們的失業問題。這裡有兩個非常值得注意的變數,其中一個是直接放棄並退出勞動力市場的人數比例,因為在計算失業率的時候這些人並沒有被算在內。我們所謂的勞動參與率(labor participation rate)——還留在勞動力市場的那些人——創了近40年來最低紀錄。上一次是前總統吉米‧卡特(Jimmy Carter)主持國事的年代,而那時候的螺旋式通貨膨脹嚴重到利率超過20%。

再考慮到那些有工作但未充分就業的人,那真正的失業率就高達百分之十幾二十。我知道有很多睿智的財經界人物都懷疑政府對就業市場的評估,以及政府呈現給我們的統計數據。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就能從親友鄰居身上看到,就業市場上的問題仍然非常多,因為對那些想炒高股價的企業來說「縮減規模」還是最熱門的行話。

而且轉移到其他國家的不只是工作機會,我們甚至能看到整個產業消失到海外的情況。

美國人想要工作;我們這個國家的職業道德非常棒。問題是年輕人開始找第一份好工作,或是失業的人想二度就業的時候,他們卻找不到工作。

沒有工作了。就業機會全都消失了!……

我們需要訂定一些法規,用稅收優先權和經濟支持的方式來鼓勵美國企業把創新科技和製造工業留在本土。

我們必須阻止某些國家隨隨便便就貶低幣值。

我們是主隊,應該以我們自己優先。

那我們要怎麼把外流的工作機會弄回來?

解答:第一步就是跟我們「友善」的合作對象敲定更好的貿易協議。

我們必須從中國、日本和墨西哥這些地方取回我們的工作;我們必須挺起胸膛,拿出我們的堅持。

*作者為美國總統,本文選自《總統川普:讓美國再度偉大的重整之路,將帶領世界走向何處?》(Great Again: How to Fix Our Crippled America)(時報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