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坤良專欄:十二年國教作文如何「作」滿分?

2014-06-18 05:23

? 人氣

十二年國教第一屆國中會考,為了作文成績比序整倒無數考生,馬政府自己也被罵整得滿頭包。(余志偉攝)

十二年國教第一屆國中會考,為了作文成績比序整倒無數考生,馬政府自己也被罵整得滿頭包。(余志偉攝)

搖擺不定、擾攘多年,號稱免試入學的十二年國教,今年倉皇上路,此與馬總統限期推動,「一面走,一面修」的態度有關。國三應屆學生首當其衝,成為十二年國教的第一批實驗品。讓人不可思議的是,中央、直轄市、縣市對國中會考及其評量標準不同調,亂成一團。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這次國中會考的作文計分及排序方式最被詬病,聯考時代作文屬於國文考題的一部分,基測的寫作測驗雖獨立一門,亦未居關鍵地位。首屆國中會考作文單獨成科,大部分地區作文也沒成為關鍵科目,例如高雄市作文計分排在各學科之後,桃園地區甚至不予計分。唯獨北基作文成為能否進入第一志願的決定性因素。換句話說,就算考生五科A++,作文未達六級滿分,考上第一志願的希望便會落空。雖只有北基實行這種排序計分方式,但台北市不是等閒之地,乃全國首善之區,菁英薈萃,國中會考作文凌駕所有學科分數之上,不但引起台北市眾多考生及家長的撻伐,也讓全國學生與家長再度進入集體焦慮。

作文不比數學、理化,有科學的計分方式,也不像歷史地理有基本的史地知識可作為評分的標準。考生作文,除了字跡娟秀整齊者恆占便宜,有相當程度與閱卷老師的主觀意識,例如國家認同及其對性別議題、公共事務的態度有關,這些因素皆影響老師對考生作文內容的評斷。

我唸中學的古早年代,作文以議論文為多,講究理念正確,敘述通順,起承轉合妥適,如「時代考驗青年,青年創造時代」、「反攻必勝,復國必成」之類,就算抒情文,寫到最後也要加幾句「反攻大陸,解救同胞」的喊話。記得一九六五年東京奧運,台灣奪金牌熱門人物的十項選手楊傳廣,全國寄予厚望,臨陣失常,淪落第五名,舉國一片惋惜,國文老師當下就以「不以成敗論英雄」為題,要同學作文申論。

我在中小學寫作文行禮如儀、按表操課,老師給的等級都在乙等以下,未曾得過甲等,更不要說甲上了。同班同學有幾位是老師認定的議論文高手,經常參加作文比賽,同學也常半開玩笑地、半欽佩地稱他們為「大文豪」。有一次作文,題目已經忘了,大概仍是「暴政必亡」的議題,這次我沒寫傳統八股文,而用了「王師西指,躍馬中原」這個不知靈感來自何處的新八股,國文老師特別在這幾個字旁邊用紅硃筆畫了好幾個圈圈,得到「乙上」,算是我歷年最好的成績了。

高中畢業後,回頭看當年書寫的作文,形式僵化,內容空洞,幾乎看不到自己。大學同學也多有同感,談到「作文」、「作文比賽」,常語帶雙關,其一是好好寫篇文章,優秀者參加作文比賽;其二則帶有「做作」的性質,為賦新詞強說愁,刻意擠出一堆文字,作文比賽更是看一個影生一個囝的競賽。

喜歡這篇文章嗎?

邱坤良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