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梵蒂岡的絕美之地:現代西斯廷小堂的「救主之母祈禱小堂」

2020-02-12 20:30

? 人氣

使徒宮二樓長廊穹頂(曾廣儀攝)

使徒宮二樓長廊穹頂(曾廣儀攝)

使徒宮(Palazzi Apostolici)是與教宗生活息息相關的工作場所和寓所,也可以稱為宗座宮或教宗宮(Palazzi Papali,Palazzi Pontifici)。「宮」通常意指為宮廷,或者帝王的居所,歷史可以追溯至中國的秦朝和漢朝時期。

世上知名宮殿如北京故宮、英國的白金漢宮、俄羅斯的克里姆林宮、法國的羅浮宮和美國的白宮等。

義大利馬爾凱省洛雷多鎮的使徒宮(曾廣儀攝)
義大利馬爾凱省洛雷多鎮的使徒宮(曾廣儀攝)

使徒宮並非一直存在一個固定的處所。根據過去的歷史背景,天主教從八世紀到十九世紀(1870年)間,曾經建立和擁有一個至今已不復存在的王國,稱之為「教宗國」(Lo Stato Pontificio)。隨著歷史的演變,教宗的宮殿曾建在不同的城市:除了梵蒂岡城國里,現今羅馬市的總統府,威尼斯宮等都曾是教宗的府邸,羅馬城郊的岡道爾夫堡(Castel Gandolfo),中部翁布里亞省(翁布里亞)的亞西西鎮(Assisi),東邊馬爾凱省的洛雷多(Loreto)和法國的亞維農(Avignone)等也都曾留下其足跡,由此不難看出「普世教會」曾經在歐洲歷史上留下的輝煌成就。

梵蒂岡使徒宮內(曾廣儀攝)
梵蒂岡使徒宮內(曾廣儀攝)

1929年代表整個天主教會的團體「聖座」(la Santa Sede)與義大利簽署了「拉特朗條約」(Patti Lateranensi)產生了「梵蒂岡城國」,與其他主權國家一樣有自己的領導人,國旗,國歌,外交,行政(教廷Curia)等,至此之後,教宗宮殿自然而然固定座落於城國中。

使徒宮二樓長廊穹頂(曾廣儀攝)
使徒宮二樓長廊穹頂(曾廣儀攝)

梵蒂岡的使徒宮,是從十二世紀就開始建造,而後不斷地進行改造和擴建,若非親自造訪,宮殿之大是一般人無法想像的壯觀。這經歷過不同歷史歲月的建築群,佔地約16萬2000平方公尺,宮中擁有超過一千多間房間,除了教宗住所,包括國務院,圖書館,檔案室,博物館以及辦公室等,也是教宗接見各國元首的地方,之前教宗本篤十六(Benedetto XVI)宣布榮休的樞機會議廳(Sala concistoro)也在其中。

梵蒂岡使徒宮的救主之母祈禱小堂(曾廣儀攝)
梵蒂岡使徒宮的救主之母祈禱小堂(曾廣儀攝)

一個冬日的午後,陽光還正燦爛的時分,因緣際會來到了使徒宮二樓,教宗寓所門外被譽為「現代西斯廷小堂」的「救主之母祈禱小堂」(Cappella Redemptoris Mater)。

救主之母祈禱小堂木門(曾廣儀攝)
救主之母祈禱小堂木門(曾廣儀攝)

當小堂的木門被推開,雙眼剎時一亮,不禁為之動容,顏色鮮明,五彩斑斕搶眼的馬賽克鑲嵌在四壁和穹頂,美不勝收。這些來自造物者恩賜的絢麗多彩小石子,每一塊都擁有不同的形狀和色澤,據說這些小石塊都是從不同的海灘,洞穴,或者河岸撿拾來的,這是藝術家們心思的展現,鬼斧神工似的創意黏合,呈現出無窮魅力,令人嘆為觀止!

救主之母祈禱小堂(曾廣儀攝)
救主之母祈禱小堂(曾廣儀攝)

「祈禱小堂」Cappella,是一個宗教建築上的專有名詞,源自拉丁文,是一座沒有神職人員常駐,一般依附在一棟建築裡的私人隱蔽祈禱處。這種祈禱小堂,可以附屬在教堂、宮殿、城堡、皇宮、別墅、學校、醫院、墓地等,甚至監獄中,還能像我們常見的土地公廟般,獨立建在路邊。

羅馬的至聖小堂(曾廣儀攝)
羅馬的至聖小堂(曾廣儀攝)

羅馬聖若望區(San Giovanni in Laterano)的「聖階」(Scala Santa)內有世界最神聖的「至聖小堂」(Sancta Sanctorum),梵蒂岡的西斯廷小堂(Cappella Sistina),溫莎城堡的聖喬治小堂(Saint George's Chapel del castello di Windsor)以及西西里島巴勒莫市的帕拉提那小堂(Cappella Palatina a Palermo)都是世界極富盛名的「祈禱小堂」。

世界知名的西斯汀小堂(曾廣儀攝)
世界知名的西斯汀小堂(曾廣儀攝)

正因小堂是屬於個人祈禱的地方,通過每位教宗品味的不同,在這百年歷史的梵蒂岡使徒宮裡有很多世界知名的教宗祈禱小堂(Cappella):最古老的是教宗尼可拉五世(Nicola V 1447-1455)委託建造,由當時著名意大利畫家Beato Angelico繪製完成的「尼克利納小堂」(Cappella Niccolina)。

二十八年後,教宗西斯多四世(Sisto IV 1471-1484)也建造了一座後來成為世界知名的「西斯汀小堂」(Cappella Sistina)。

1537年,教宗保羅三世(Paolo III 1534-1549)下令修建「保利那小堂」(Cappella Paolina),內部的繪製承襲西斯汀小堂,大多是由米開朗基羅完成。

梵蒂岡使徒宮(曾廣儀攝)
梵蒂岡使徒宮(曾廣儀攝)

文藝復興時期,教宗西斯多五世(Sisto V 1585-1590)擴建整座宮殿,原來的住所變成今天的博物館。而教宗寓所從此搬移至現今聖伯多祿教堂右側的建築裡,又稱之為「西斯多五世宮」(Palazzo di Sisto V)。教宗烏爾巴諾八世(Urbano VIII 1623-1644)在此宮殿二樓寓所中,以其名建造了一座小堂。

1903年教宗庇護十世(Pio X)將寓所搬到了三樓,並修建了一座其專屬小堂,自此之後,這裡成為歷任教宗的祈禱小堂,一直到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止,被稱為「教宗私人小堂」(Cappella privata del Papa)。

梵蒂岡使徒宮(曾廣儀攝)
梵蒂岡使徒宮(曾廣儀攝)

而現任教宗方濟各保持了他一貫不按常理出牌的個性,在上任後選擇不住在歷任教宗居住之使徒宮,而選擇居住在梵蒂岡為神職人員準備的旅館:聖瑪爾塔之家(Casa o Residenza di Santa Marta),因此,他每天做彌撒的地方,也就近改在目前住所的小堂裡了。除了西斯汀,尼克利納和烏爾巴諾八世小堂隸屬梵蒂岡博物館負責,供遊客參觀,其他小堂則不對外開放。

宗教使藝術活化,更與藝術融為一體(曾廣儀攝)
宗教使藝術活化,更與藝術融為一體(曾廣儀攝)

教宗方濟各說:「藝術不但可以創造美麗的見證,也是傳播福音的工具...,透過美學,教會在對『神的啟示』做詮釋」。小堂雖小,卻傳達出聖神的偉大,在此之後可以透過心靈來體會「美」,進而使我們的精神相契合,藝術的美是不需用語言文字來表達,透過我們的靈魂之窗-眼睛,可以達到心領神會,宗教使藝術活化,更與藝術融為一體。

聖座傳媒部神學牧靈主任高維卡爾女士(曾廣儀攝)
聖座傳媒部神學牧靈主任高維卡爾女士(曾廣儀攝)

聖座傳媒部神學牧靈(CNVF)主任高維卡爾女士(Nataša Govekar)表示:「救主之母祈禱小堂」(Cappella Redemptoris Mater)是教宗若望保祿二世(Giovanni Paolo II)在成為神職人員50週年時的禮物,從1996年開始建造,歷時3年,於1999年完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認為該小堂是東西方教會的結合,它的價值就是在教宗所在地實現「普世教會合而為一運動」(Ecumenismo)。此處是今天教宗方濟各每年四旬期(Quaresima)和將臨期(Avvento)聽道之處。

救主之母祈禱小堂(曾廣儀攝)
救主之母祈禱小堂(曾廣儀攝)

整個小堂由兩位藝術家共同完成,包含四面牆壁和穹頂,祭台後牆是俄羅斯東正教藝術家寇爾諾克侯夫(Alexander Kornoukhov)以傳統的拜占庭風格鑲出的「耶路撒冷的天空」(Gerusalemme celeste ),其餘則是由來自斯洛維尼亞(Slovenia)的魯普尼克神父Marko Ivan Rupnik帶領四位工作夥伴,花了22個月的時間,不分晝夜而完成。以「耶穌基督化身成人降生於世」-「被釘死於十字架後復活升天」 –「在世界末日時將再降臨於世」三個主題嵌出極具現代風格之傑作。

寇爾諾克侯夫的“耶路撒冷的天空” (曾廣儀攝)
寇爾諾克侯夫的“耶路撒冷的天空” (曾廣儀攝)

高維卡爾主任(Nataša Govekar)解釋: 耶路撒冷的天空(Gataslemme celeste)體現了縱使傳統東正教和天主教會於1054年分裂,但在同一穹蒼下,在古老的耶路撒冷聖城裡,此兩教會追隨的都是同一信仰:聖母(Theotókos)和三位一體(SantissimaTrinità),也就是聖父,聖子及聖神合而為一的主,藝術家寇爾諾克侯夫Kornoukhov在鑲嵌壁畫中,為了體現出「我們都是一家人」的精神,亦將兩教會之聖人,以三人一組混排並坐方式呈現該意像。

魯普尼克神父的「耶穌基督化身成人降生於世」(曾廣儀攝)
魯普尼克神父的「耶穌基督化身成人降生於世」(曾廣儀攝)

高維卡爾Nataša Govekar主任表示,來自耶穌會的魯普尼克神父Marko Ivan Rupnik畢業於羅馬美術學院,之前從未觸碰過馬賽克藝術,她表示,當藝術家神父向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報告祈禱小堂完工「結束」時,教宗卻微笑地回答:這只是開始呢!確實事實證明了從鑲嵌此小堂後,魯普尼克神父Marko Ivan Rupnik在世界各地發揮了其意想不到的創作才能,享譽國際。

馬賽克藝術作品(曾廣儀攝)
馬賽克藝術作品(曾廣儀攝)

石子藝術是一種具有高難度挑戰的藝術,製作過程複雜,石子有其特殊性,耐久不變質,用之得宜,可任之揮灑,反之則物得其反。馬賽克是一顆顆小碎石拼湊出來的藝術,魯普尼克神父Marko Ivan Rupnik說:「鑲嵌需要極大的耐心毅力,工作時,像修行般,需要靜思來淨化內心。」但又不能「自彈自唱」,團隊工作像合唱團般,不同聲部以和聲為主,唱出同一首歌,也像成就「教會經驗」般,因為教會是一個擁有共同教義和禮儀的基督徒的結合,是一種同心協力的團體動力。

身著不同顏色的衣服的使徒體現著我們與天主獨一無二的情感(曾廣儀攝)
身著不同顏色的衣服的使徒體現著我們與天主獨一無二的情感(曾廣儀攝)

高維卡爾(Nataša Govekar)主任指著牆壁上的一件作品表示,每一位使徒身著不同顏色的衣服,體現著我們與天主獨一無二的情感,但是這些使徒又都有像天主一樣的金色披肩,那是因為我們都是天主的子民,祂永遠愛著你我,擁抱著你我。

【聖經保羅加三26】說了「凡接待祂的,就是信祂名的人...。認識基督後的第一種福,就是作了天主的兒女,....。。我們是與天主十分親近的,是他所愛的,可以享受兒子之福樂,並可存坦坦然無懼的心來事奉天主。其實你們眾人都藉著對基督耶穌的信仰,成了天主的子女,因為你們凡事領了洗歸於基督的,就是穿上了基督。」

魯普尼克神父的《在世界末日時將再降臨於世》 (曾廣儀攝)
魯普尼克神父的《在世界末日時將再降臨於世》 (曾廣儀攝)

藝術是一種安靜的美,高維卡爾Nataša Govekar主任再三強調,祈禱小堂是非常私人隱蔽且神聖的,是天主的家,是天主與祈禱者心靈深交之處,是任你敞開心房,與祂建立親密關係交談之處,而在此創作的藝術家們,絕對是對教義融會貫通才能去詮釋天主的奧跡,將之化為看得見的福音,讓在場的每一位看著作品,內心激起共鳴受到啟發。

靜靜地感受信仰,化為天主緊緊地擁抱(曾廣儀攝)
靜靜地感受信仰,化為天主緊緊地擁抱(曾廣儀攝)

牆壁上每一件作品的故事和含義都是信仰的見證,坐在堂內乳白絲絨座椅上,靜靜地感受是信仰的體現,化為天主緊緊地擁抱…

梵蒂岡「救主之母祈禱小堂」圖集(曾廣儀攝)
梵蒂岡「救主之母祈禱小堂」圖集(曾廣儀攝)
梵蒂岡「救主之母祈禱小堂」圖集(曾廣儀攝)
梵蒂岡「救主之母祈禱小堂」圖集(曾廣儀攝)
梵蒂岡「救主之母祈禱小堂」圖集(曾廣儀攝)
梵蒂岡「救主之母祈禱小堂」圖集(曾廣儀攝)
梵蒂岡「救主之母祈禱小堂」圖集(曾廣儀攝)
梵蒂岡「救主之母祈禱小堂」圖集(曾廣儀攝)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