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凌翔觀點:中共官僚懶政,習近平有解嗎 ?

2020-02-12 05:45

? 人氣

中國武漢肺炎延燒,《時代》雜誌指出,這場疫情可能阻撓習近平的「中國世紀」大夢(美聯社)

中國武漢肺炎延燒,《時代》雜誌指出,這場疫情可能阻撓習近平的「中國世紀」大夢(美聯社)

定於一尊的中共黨國之內,竟然有人敢把習近平暗喻為大明王朝的亡國之君─崇禎,帖子當然立刻被刪,但是在全國人民因為政府隱匿疫情的荒腔走板,造成武漢肺炎大爆發而被限制行動,一股怨氣不知何處發之際,「造謠者」李文亮醫師不治的消息,更在網上引爆老百姓的怒火。前述這種直指「黨核心」的「造反」言論會出現,雖然讓人有些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李文亮做為在一黨專政體制中成長的年輕醫師,起初並非真心實意要做一名所謂「吹哨者」,但他生前在病床上受訪時留下「真相比平反更重要」、「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的呼籲,未來肯定會被歷史記錄下來,因為他說出了當下億萬百姓的心聲。

李文亮是否會成為一隻煽了一下翅膀而推倒中共政權的「蝴蝶」,現在言之尚早,因為「蝴蝶效應」的喻意就是誰也無法預料作用的「初始條件」,就像為大清帝國送終之武昌起義打響的那所謂「第一槍」,也像造成蘇聯等共產十國改制的波蘭國會投票日期,定在1989年6月4日開始的那一週一樣。

嚴謹的事後分析,諸多煽動翅膀的蝴蝶之中:社會氛圍很難捉摸,也沒法度量;國家領導人的個人特質,也不易類比,誰能近距離觀察習近平?誰又見過崇禎呢?唯有制度-包括國家類型、政黨體制、與社會制度-較為具象,比較可以一評,不致流於情緒。筆者不才,勉力一試。

中國共產黨採行一黨專政,打倒「萬惡舊社會」的地主、富農等資產階級之後,把自己「華麗轉身」成「為人民服務」的管理者,事實上是一個新階級。即使在鄧小平改革開放以後出現的大量中產階級,在維護一黨專政的前提下,也沒有成為推動自由開放的力量,新中國仍只有兩個階級:黨與人民。

美國政壇多年前就有一個笑話:美國總統向上帝禱告,神啊,請賜給我像中共領導人一樣的權力-只要一天就好!這個笑話的重點之一固然是自諷民主無效率,但大背景仍是信奉「集中力量辦大事」的中共,權力伸進國境每一個角落的事實。也因此,中共是世界上「最辛苦」的政黨,什麼都要管,什麼都得管。

可是,沒有三權分立的「集」權與「極」權,也讓這個只有政府與人民、沒有社會的國家,如同一個壓力鍋,民怨沒有抒發的管道與機制,譬如媒體、選舉、非政府組織、自由的網路。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風暴,率先發出警訊、遭到官方懲誡、為救治病患不幸殉職的李文亮醫生(AP)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風暴,率先發出警訊、遭到官方懲誡、為救治病患不幸殉職的李文亮醫生(AP)

說句題外話:這對於成長於從威權體制走到民主制度的我們這一代來說,感觸特別深,但是對於九零後的台灣年輕一代,因為生長於自由體制之中,沒法想像中國大陸怎麼會那麼「落後野蠻」,因而仇視對岸,甚至對於主張親中、甚或提倡不要仇中的論述,一律稱之為「舔共」,而不問原因。

話說回來,在這種中共官僚體制之下,固然小平同志讓中國走上富國之路,但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的策略,落入「不患寡、患不均」的陷阱;接著,江澤民的「悶聲發大財」又造成官僚極大的腐敗。習近平不得不利劍高懸,重打貪腐,贏得人民賀彩的同時,卻造成官僚的「懶政」。

中央雖一再提醒黨員要「不忘初心」,但近九千萬黨員中可能有很大比例的「初心」,不是要學雷鋒或董存瑞的犧牲精神,而是中華傳統文化的「升官發財」。

這回湖北與武漢地方官與中央互推延誤疫情,即是一個懶政的例子。2004年的SARS衝擊過後,胡溫政府其實留下一個完整的防疫體系,但是徒法不足以自行,這回碰到2019-nCoV=新型冠狀病毒,就破功了。2月3號,習總針對疫情召開的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議中組部的呼應、及各地方官員的「學習會議」中,都可以看得出「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不服從統一指揮和調度、本位主義」、「不敢擔當、作風漂浮、推諉扯皮」的問題是重中之重,透露出中共中央「令不出中南海」的無奈。

習近平像不像崇禎?不知道,但是二人對所屬百官的不滿確實很像,「諸臣誤朕」。習近平發言中多次出現「歷史機遇」一辭,隱含認同偶然性因素的作用,那麼,就必需承認歷史不是計劃經濟。

2020奔小康+2021迎建黨百年+2022召開二十大+2025中國製造+2030 GDP世界第一…都是偉大的目標,但計劃總趕不上變化,香港反送中+台灣大選817萬票+中美貿易戰+武漢肺炎,都不在計劃之中,不是嗎?

官僚不願改?也許是制度該改一改?至少要加一點彈性,來應付未知的變化。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本文原刊《觀策站》,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