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評析:低迴「我城」之無力─香港青年看318

2014-03-21 06:51

? 人氣

台灣青年佔領立法院大聲說出反服貿,看在香港青年眼中百感交集。(余志偉攝)

台灣青年佔領立法院大聲說出反服貿,看在香港青年眼中百感交集。(余志偉攝)

這一夜,facebook被「反對黑箱服貿」洗版,臺灣立法院議場內聚集了近千名臺灣學生與聲援民眾,用徹夜佔領的方式表達訴求。圖片在香港朋友們的timeline上瞬即傳播開來,而在那些以share與like表達的明確的支持之外,你還會捕捉到另一種微妙情緒:一種羡慕與心酸相交纏的感慨。就如同我的一位朋友在facebook上所寫「只能承認我、你、我們束縛太多,在此時此刻還欠缺這份勇氣」。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不是勇武好鬥,不是熱血盲目,而是勇氣。你若真懂這二字,就會明白當港人看到臺灣學生提出「318青年佔領立法院,反對黑箱服貿行動宣言」時的心情。他們關注臺灣年輕人在這場行動中的論述,並情不自禁聯想到香港。所以他們遠比大陸民眾理解臺灣對「服貿」的憂慮、恐懼與芥蒂,換言之他們明白臺灣人在「反」的究竟是什麼——對抗爭的解讀不必非扣上政治化的帽子,更不該狹隘到將「反服貿」理解為民粹意義上的「逢中必反」和大陸對著幹。簡單些解釋,臺灣人不過只是不希望自己好好的生活環境及質素受到衝擊,僅此而已。

海協會與臺灣海基會去年六月簽訂《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作為ECFA(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定)後續協商所簽協定之一,它大幅降低了兩岸服務業的准入門檻,其中明確列出了一份「全面開花」的服務市場開放清單,臺灣要對大陸開放包括金融、通訊、運輸、環境、娛樂文化在內的上千種行業項目(臺灣官方只籠統說開放64項服務業)。而兩岸經濟規模巨大的不對等,立時成為最不可忽視的矛盾。

台大經濟學教授鄭秀玲曾以研究資料指出,臺灣服務業大都是微形企業,這些中小企業根本無力招架坐擁雄厚資金的大陸國企。更不必說臺灣所有銀行的資產總規模(2012年:36.2兆元新臺幣),還不夠中國工商銀行一家銀行資產總額(84.4兆元新臺幣)的一半。當銀行業、物流通路、人才市場等方方面面都遭到資本的巨大衝擊時,臺灣的弱勢產業如何生存?而臺灣人的生活又會發生多大改變?

一份會對臺灣社會民生帶來如此巨大震盪的協議,可以含糊閃爍囫圇吞棗就通過嗎?可以在民眾措手不及連基本共識都沒建立的狀況下就付諸實施嗎?我們換位思考一下,這對臺灣人公平嗎?或者說能夠實現服貿「為兩岸服務業合作提供更便利的市場開放措施」的出發點嗎?設身處地,我們便能理解為何服貿引發如此激烈爭議。

去過臺灣的人都懂得它的迷人:臺灣年輕人可以選擇手作勞動自產自銷,可以選擇慢慢地生活、小小地經營自己的夢想,但倘若「服貿」帶來上中下游「一條龍」的大舉進駐,這份清新自得的生態平衡必然會被打破。小商小農等弱勢產業,無力對抗全球化脈絡下的大資本,那麼屆時,港人一直羡慕的那些臺灣年輕人畢業開咖啡館的畫面,便將艱難。而把批發業與零售業通路完全打開,則可能引發惡性競爭乃至陸資壟斷市場,面對大陸坐擁龐大資金與低廉成本的隱憂,臺灣青年當然會思考他們未來面臨的嚴苛的生存問題。

「反對黑箱服貿」的含義不是反對與大陸合作發展,而是臺灣人敦促政府去逐條推敲、討論、透明化整份協議,去細化諮詢協議中所涉及的各個行業項目,區別對待優勢產業與弱勢產業,有規劃有遠景地分期開放市場,而不是用同一種開放標準整齊劃一去衡量所有產業。這訴求本身合理之至,也是保障開放市場給大陸不致令臺灣本土經濟遭受劇烈震盪的最好方式。所以在《反對黑箱服貿行動宣言》裡明確指出——反對服貿,不是「逢中必反」,而是反對讓大資本受益、大財團跨海峽無限擴張,從而有機會兼併臺灣本土小型的自營業者,剝奪侵蝕臺灣年輕人那些貼近泥土的、自給自足的小小生活與生存空間。

「我們不是不願意接受挑戰、不是不願意面對競爭的青年,我們只是不願意面對這種不公平的競爭……我們不願我們的工作都被大企業家、被跨海峽資本家控制;我們要掌握我們自己的未來,我們要的是一個給年輕人公平發展和競爭的環境與機會!」——當香港年輕人讀到寶島年輕人這樣熱血又充滿勇氣的宣言時,他們可以不為之感動嗎?他們可以不羡慕嗎?感動羡慕過後,還會心酸心痛,為「我城」而無力而難過。

在談到「服貿」的問題時,一個被不斷提及的詞是「前車之鑒」。如果臺灣人去審視近十年的香港,只會增添他們的擔心與懷疑。

ECFA與CEPA在誕生背景、情態與社會環境上,誠然差別極大,但CEPA簽訂十年,香港呈現出的情態難免成為臺灣的參照系——香港的製造業早已全面北移,「零關稅」並沒能吸引製造業回流;金融業、資金及專業人才優勢則相繼外移;而「經濟互補整合,為港人創造更多就業機會」的實情,則只是增加了一些技術含量較低的低下職位,更不必說大陸熱錢進入香港樓市帶來的房地產泡沫乃至貧富差距只增無減的現狀。CEPA出發點與落實過程裡的懸殊差距,臺灣看在眼裡,已夠驚心動魄。而這還沒計CEPA之下推「自由行」對港人生活構成的巨大震盪與間接引發的諸多爭端。港人無力,因為不知不覺之間,他們土生土長的「家」變得面目全非,遊客區早就避之猶恐不及,大型連鎖服務又無聲無息不斷蠶食著臨街鋪頭的活路,他們在生活層面所付出的代價與犧牲的質素,永無可能獲得補償。

朋友這樣對我形容他的感受:「百般羡慕,但又彷徨無力」。進入臺灣年輕人「反黑箱服貿」的語境,內心投射的,依然是香港。為什麼他們可以那樣具有勇氣但又那樣有理有據,以行動宣言扎實陳述立場之餘又不失熱血感性?他們思考,他們抗爭,他們行動,只因為他們希望臺灣不要變得不好。正如他們所說:「臺灣是我們生活的土地,這是我們賴以維生的地方。」

這份對於土地與「家」本能的堅守,或許已在這個不眠之夜裡,賦予了你、我、我們足夠的勇氣。

*作者為香港媒體人/文化評論者(原文刊載騰訊大家網http://dajia.qq.com/blog/351630023822364,責任編輯:代金鳳。原標題:318反黑箱服貿,反的是什麼?)

喜歡這篇文章嗎?

賈選凝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