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蔡清祥全球走透透,藉司法搞外交

2020-02-07 15:00

? 人氣

蔡清祥對司法外交的未來充滿期待。(柯承惠攝)

蔡清祥對司法外交的未來充滿期待。(柯承惠攝)

一月二十一日晚間,詐貸三八六億元後潛逃美國的潤寅案主嫌楊文虎,在大批調查官荷槍實彈戒護下,被押解回台北地檢署歸案,旋即收押在台北看守所。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楊文虎共犯妻子王音之和兒子楊昌衡仍滯美,法務部則持續透過《台美刑事司法互助協議》和美方司法部門協商,盼有機會逮回王音之母子及追回不法款項。

一年連簽五個,蔡清祥驚喜

以往大咖經濟犯動輒逃亡美國,檢調這次能抓回楊文虎,除了凸顯台美之間司法合作又往前邁進一大步,也向外界證明了簽署「國際司法互助協定」的重要性。

2019年簽署的司法協定
2019年簽署的司法協定

去年法務部一口氣和史瓦帝尼、波蘭、貝里斯、丹麥和諾魯等五國簽下司法協定,締造了難以跨越的歷史紀錄。除此之外,由法務部統籌的APG國際洗錢防制評鑑也一路順遂,讓台灣從中段班的「加強追蹤」躍升到高段班的「一般追蹤」。有官員說:「二○一九年被稱為『司法豐收年』並不為過!」

法務部在國際司法之路的開疆拓土,讓部長蔡清祥談起此事時神采飛揚:「沒想到能在一年之內連簽五個(司法協定)﹗同仁(指法務部國際及兩岸法律事務司)之前就奠定深厚的基礎,我只是扮演臨門一腳,鼓勵他們積極一點。」

雖然法務部拿下佳績,但簽署這些司法協議的意義及重要性在哪裡?蔡清祥解釋,波蘭是歐洲國家(亦為歐盟會員國)中,第一個跟我國簽定互助內容這麼廣泛的國家,雙方司法合作的範圍包含「引渡」、「受刑人移交」及「實質聯合調查團隊」等,因此與波蘭簽約的意義重大。

落筆簽約瞬間才放下心裡緊繃

其實台波多年來進行過多起司法個案合作,但這次能簽下協定,要歸功於雙邊檢察機關合力破獲的一起台籍人士電信詐騙案。「我國原本就向波蘭提過簽署司法互助協定,但這個案子加速彼此信任關係,因此促成簽約。」蔡清祥說。

去年突破了歐洲,觸角也伸向非洲。我國和友邦史瓦帝尼簽署「受刑人移交協議」後,法務部仍繼續爭取更大規模的司法合作。隨後也和友邦諾魯簽下廣義的刑事司法互助協議,讓大洋洲也納入我國司法互助的版圖。

對於簽署司法互助協定,蔡清祥最常掛在口中的四個字是「務實」、「積極」。他說,即使遇到非簽約國求助,也會要求相關人員盡量配合,「如果有機會,我就會要求同仁往前跨一步,他們已經很努力,再積極一點或許就可以展現成果(簽約)。」

而最直接的一個例子是,我國友邦帛琉曾發生一起命案,當時透過外交部協商台灣指派一名法醫赴該國支援,蔡清祥緊急動員成功,最後雖然因為帛琉司法單位自行處理而落幕,但蔡要求把握機會,啟動洽談簽署司法互助協定。

不過,國際司法互助業務牽扯到複雜而敏感的主權外交問題,情勢往往瞬息萬變,「如果是更進一步要跟對方簽約,心理壓力就更大,唯有看到對方落筆簽約的那一瞬間,才能放下心裡的緊繃!」有官員說道。

台灣成功與歐盟會員國波蘭簽下內容廣泛的刑事司法協定。(法務部提供)
台灣成功與歐盟會員國波蘭簽下內容廣泛的刑事司法協定。(法務部提供)

這位官員回憶,有次我方花了不少時間與某國交涉司法互助協定,明明離簽約只差臨門一腳,沒想到對方卻意外轉換新政府,全案在不明原因下戛然而止,先前花的心血全部付諸東流,「即使扼腕、吃悶虧,我們也只能啞巴吃黃連!」

而「中國因素」則是我國與他國簽約交涉過程中,最常闖出的程咬金。

據悉,曾有他國司法首長趁著來台開其他會議時,打算與法務部進行第一階段洽商,但對方在抵台後卻受到壓力,連見面機會都沒有就提前離台;也曾有一次,我國跟其他國家進行個案互助,對方因顧慮一中問題,導致合作綁手綁腳。甚至有國家和台灣簽協定後有所顧忌(中國),雙方達成默契,不公布在外交部網站上。

為了避開中國阻撓,法務部對國際司法業務往往三緘其口。另一個保密的原因,則是怕大張旗鼓的宣揚,會讓他國的司法機關不敢再跟我方合作,內容外洩更可能會影響檢調辦案。

蔡清祥就曾親身吃過中國因素的虧。二○○四年,他擔任桃園地檢署檢察長時,曾率五名檢察官參加在韓國首爾舉辦的國際檢察官會議。當時他撰寫一七二頁的英文報告,更在全世界六百多名各國檢察官和檢察長面前,以台灣代表的身分上台,用流利的英文報告司法互助現況。

司法外交互惠互利,沒有政治意涵

但精采表現卻遇到中國代表搞小動作。我方參訪團一開始將精心製作的報告直接放在會場,提供與會者自由索取,但中國代表竟趁四下無人之時整疊抱走,讓我方代表團吃了大悶虧。據悉,蔡清祥和檢察官們討論後隨機應變,下一場就改派專人在門口直接發放給出席者,不給中方可乘之機。

有趣的是,即使談妥正式簽約,有時也會遇上意外波折。知情官員透露,法務部去年與諾魯簽司法協定時,在預定簽約的當天早上,臨時宣布將簽約時間延至下午,沒多久後又對外表示暫緩簽約,一連串的轉折讓外界霧裡看花,甚至有人揣測外交關係是否生變。

時至今日,官員終於解謎,原來「都是飛機惹的禍」。他解釋,諾魯司法部長亞丁(David Adeang)原本預定飛往台灣(簽約)後馬上趕赴美國開會,但中途在澳洲轉機時卻遇上麻煩。

亞丁在飛機起飛後趁著八個多小時的航程小憩,一覺醒來看到飛機降落以為已經抵達台灣,沒想到自己竟然還在澳洲。原來飛機因零件問題必須折返檢查,一番波折讓他被迫取消台灣行,直接搭機前往美國。

台灣在外交上屢遭中國掣肘,讓蔡清祥力推的「司法外交」之路走得如履薄冰。但蔡的堅持有他的理由:「司法外交就像國民外交一樣,既簡單又單純,不會有政治意涵,對兩國之間的打擊犯罪也是互利、互惠的。」

潤寅案主嫌楊文虎(中)被押解回台歸案,成為司法互助最佳典範。(柯承惠攝)
潤寅案主嫌楊文虎(中)被押解回台歸案,成為司法互助最佳典範。(柯承惠攝)

法醫研究所催生者

其實蔡清祥擔任檢察官時,就因為外語能力佳、反應快,很早就跨入國際司法交流的領域。

據瞭解,三十年前,他擔任主任檢察官的時候,法務部就相中他赴美考察法醫相驗制度。返國後他認為我國必須建立專門的法醫制度,因此寫報告建議法務部在高檢署籌設法醫臨時任務編組,而這個因他而生的組織演變成現在的法醫研究所,屢在重大刑案中扮演關鍵角色。更奇妙的緣分是,他還曾接任法醫研究所所長。

一九八○年代,台灣面臨美國三○一條款制裁壓力時,經濟部國貿局數度組團前往美國談判,談判顧問是時為學者的總統蔡英文,而從美國哈佛大學法學院進修返台的蔡清祥,自然成為法務部欽點的「指定打擊」。

把握機會接觸歐洲司法圈

這些珍貴的實戰經驗讓蔡感受到:「檢察官必須有國際觀,而且要擴大影響力。」因此,他不光是緊盯法務部主管的國際司法業務、鼓勵檢察官出國進修,還會發揮母雞帶小雞的精神,親自帶團出國拚「司法外交」。

蔡的扎根之旅有一站停靠日本。他在擔任調查局長的時候,就常與日本進行緝毒合作,但洽談司法協定卻沒有下文。前年他帶團前往日本檢察機關參訪「國民審查會」時,私下會晤日華懇談會會長、眾議員古屋圭司及另名眾議員岸信夫(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胞弟),之後還密見法務大臣,希望爭取簽署司法協定。

出征的火車頭也出現在波蘭。台波去年簽訂司法協定後,蔡清祥應邀至波蘭參加歐洲集團人士受難紀念會,當時包括拉脫維亞副首相(兼司法部長)以及歐盟法院院長等在內的歐洲司法高層都與會。

蔡清祥因為英文很溜,加上是檢察官出身,也曾擔任調查局長和司法官學院院長,因此相對容易打入這些歐洲司法高層的互動網絡。

即使在歐洲只停留短短幾天,蔡仍把握機會接觸歐洲司法圈。他馬不停蹄地走訪瑞典司法部、經濟犯罪防制局和檢察總署;在德國等候轉機時,更在一天內參訪黑森邦檢察署及司法廳,甚至在邦議員帶領下參觀議會,收穫頗豐。

其他與我國簽訂司法互助協定的國家
其他與我國簽訂司法互助協定的國家

和美國司法部長等高層直接交流

去年下半年,美國舉行為期三天的州檢察長會議時,以往固定擔任團長職務的檢察總長(江惠民)正忙於查賄,蔡清祥再度披掛上陣,他上台以英文報告台灣司法現況,也和美國司法部長等高層直接進行交流。

在司法外交這條路上,去年進展順利,連帶拿下簽署司法協定的輝煌成果,「點點滴滴一直累積下去,應該還有機會再開花結果。」新的一年到來,蔡清祥對法務部的表現充滿期待。

喜歡這篇文章嗎?

侯柏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