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世寧專文:病毒性肺炎為什麼這麼難治療?

2020-02-04 05:50

? 人氣

在面臨病毒威脅的時候,作為普通人,我們能做的就是通過加強自我防護,通過良好的睡眠,平和的心態,保護好自己的免疫系統,剩下的,就交給公共衛生管理人員和醫生吧。(資料照,AP)

在面臨病毒威脅的時候,作為普通人,我們能做的就是通過加強自我防護,通過良好的睡眠,平和的心態,保護好自己的免疫系統,剩下的,就交給公共衛生管理人員和醫生吧。(資料照,AP)

你好,我是薄世寧,北京大學第三醫院ICU醫生。今天,我和你說說病毒性肺炎為什麼這麼難治,ICU醫生是怎麼做的,以及最重要的,普通人應該怎樣更好的保護自己。

薄世寧,北京大學臨床醫學博士,美國布朗大學公派訪問學者。國家突發事件緊急醫學救援現場處置指導專家。現任職於北醫三院重症醫學科。(圖/百度百科)
薄世寧,北京大學臨床醫學博士,現任職於北醫三院重症醫學科。(圖/百度百科)

從SARS到新型肺炎,病毒性肺炎從未走遠

1997年,我有兩個最要好的同學,一起分到了北京,在同一所大醫院當醫生。他們是戀人,後來結婚了。聚會的時候,同學們就擠在他們那個狹窄的房子里,看他們的照片,有的是一起在森林里嬉戲,有的是一起坐在綠地上學習,有的是一起參加醫院的活動。生活就是這麼幸福,每個人都羨慕他們。

2003年,非典(SARS)來了。

女生在工作中被感染了,是那種傳染性最強毒性也最強的病毒,很多感染的人沒能救過來。

她越來越重。為了留住她,在搶救的時候,她的愛人,也就是我的這個男同學,摘下了口罩,給她做口對口人工呼吸,心外按壓。大顆大顆的淚就這麼一滴滴的順著他的臉流到了女生的臉上,然後又滴在白色的病床上......

很不幸,最後女生還是走了。

人類歷史就是一部悲壯的和病毒博弈的歷史,各種病毒引起的烈性瘟疫都給人類帶來了慘痛的記憶。遠的有天花、脊髓灰質炎(小兒麻痹症),近的有SARS、埃博拉、MERS(中東呼吸綜合徵)......

全球每年有291,000至646,000人因流感病毒相關的呼吸系統疾病而死亡。如果你覺得這些數字離你還是很遠的話,那麼你一定還記得有篇文章——《流感下的北京中年》——讓所有人知道了一個事實,不以為然的流感可能需要搶救,可能花費巨大,甚至可能致命。

而這一切,其實一直離我們很近。

武漢肺炎疫情未歇,北京車站正在宣導防疫衛教。(美聯社)
武漢肺炎疫情未歇,北京車站正在宣導防疫衛教。(資料照,美聯社)

為什麼病毒性肺炎這麼難治?

無論是非典肺炎、流感肺炎,還是今天的新冠狀病毒肺炎,儘管病原體不同,但它們都是病毒引起的肺炎,這三者的病理生理機制和臨床表現類似,治療方法也類似。可以毫無疑問的說,這三種病毒引起的感染,多數病人病情相對較輕,沒問題,休息、對症以後都會好轉,可以痊癒。只有那些發生了嚴重併發症,比如呼吸衰竭甚至多器官衰竭,導致病情危重的,才需要ICU收治進行搶救治療。

那麼,為什麼有些病毒性肺炎會導致這麼嚴重的後果?

兩個關鍵原因:

首先,沒有特效藥;

其次,是人體的自我防禦能力降低了。

為什麼沒有特效藥?咱們需要先瞭解病毒和細菌的區別。

病毒學家可能會告訴你,二者大小不同、結構不同,和你說細胞壁、細胞膜、蛋白外殼、遺傳物質、DNA、RNA、逆轉錄、酶系統等等,這些都很重要。

2020中國武漢肺炎疫情,2019新型冠狀病毒(AP)
2019新型冠狀病毒。(資料照,AP)

但我只想告訴你一件事:細菌和病毒的區別,歸根到底在於能不能獨立生存。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