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國民黨病入膏肓 洪秀柱華麗轉身也難救

2017-02-10 06:30

? 人氣

國民黨的問題,大概不是洪秀柱華麗轉身下台就能解決。(資料照/陳明仁攝)

國民黨的問題,大概不是洪秀柱華麗轉身下台就能解決。(資料照/陳明仁攝)

討論國民黨的問題,千絲萬縷,令人厭煩不堪,但不能不談談,畢竟總是個「最大在野黨」。在談國民黨到底有救沒救怎麼救之前,可能要先確立一個前提:民主政黨沒有永遠成功的,一旦「永遠成功」不是一黨獨大就是一黨專政,基本上就不是民主政黨,當然,亦難謂民主之常態。換言之,選舉的成敗和政黨的成敗不能完全畫上等號,但「勝選」當然是政黨延續生命的動能。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從這個角度看,國民黨如今處境實屬正常,而且,做為建國政黨,存活一百二十三年(自興中會起算),「執政」版圖從中國大陸、台澎金馬、到現在有消亡之虞,實在不能不說是一種「奇蹟」,真的可以做為台灣民主研究的活標本。

在這麼漫長的一百多年時間中,有一個奇特現象,國民黨是成了就敗,敗了再起,而成敗再起之間,永遠不缺的元素是:內鬥,敗的時候還經常是鬥得最兇的時刻。

內鬥是國民黨一路走來不可或缺的能量元素

不要以為「內鬥」一定是錯的,這正表示國民黨多元包容涵量之大,大到永遠有不同路線之爭,別忘了,國民黨還是一個有主義的政黨,「三民主義」做為孫文遺教,都寫進了他們創建的中華民國的憲法裡,但是,早歲的國民黨人,遵奉共產主義者所在多有,共產黨人無數,「黨國大老」吳稚輝甚至曾經是無政府主義,至於老愛和蔣介石抬槓但從不翻臉的胡適諸學人則自許為為自由主義者,就算是標榜自由主義,《獨立評論》陣營中,在北閥到抗日的「黃金十年」中,以胡適和蔣廷黻為首,時有「民主與獨裁」的爭論。遑論晚近的主流非主流、本土非本土之爭。

當年的蔣廷黻主張「獨裁」,以武力統一孱弱的國家,在中共成立蘇區之後的一九三五年,他在《大公報》撰文批評國民黨政府:孫中山的三民主義名存實亡!他大罵國民黨把民權和民生主義「送進博物院」,然後細數共產黨得人心只有一條:徹底消滅地主階級,實行耕者有其田,他給國民黨的藥方是:「這種力量我們何不據為己有?何必委之於敵人?」

以史為鑑,國民黨不必消滅地主階級,再也獨裁不了,耕者有其田政策已經在台實施,倒是「住者有其屋」還是大難題,只是很遺憾的政治上竟伴隨白色恐怖,結果國民黨被罵到現在不能翻身,國民黨要學的是「政敵成功的政策」,而不是成天黨魂黨德掛在嘴邊,成立一個孫文學院,沒人知道這學院在幹什麼,只由著總校長在大陸座談、在香港演講、接受陸媒訪問,指著馬英九罵獨台、指著蔡政府罵台獨。

洪秀柱重要智囊張亞中教授在香港演講。(中評社)
洪秀柱重要智囊、孫文學院總校長張亞中教授在香港演講。(中評社)

政策力量豈可輕易委之於政敵?

國民黨要思考的是,重返執政八年後為什麼不得人心至此?答案肯定不只是馬英九總統這個萬人迷也老了,當然不會是學校不教三民主義了,但凡社會風潮既起一定有積累才能爆發,太陽花學運醞釀時無人警覺、爆發後無人解決、政黨三輪替後,國民黨世代斷層依舊難以彌補,當中常委竟會在中常會上主張,將提出同婚法案的不分區立委予以黨紀處分的時候,只說明僵化老化的國民黨,到現在不知自己問題何在,甚至準備把極少數在年輕族群中還有號召力的國會議席,一砍了之!

這樣的國民黨,所能想出的黨內選舉競爭方法,才會繞著老招打轉,比方說配合黨代表選舉動員人頭黨員,沒想到拉進黑道份子捅出馬蜂窩;再比方說,退休軍公教警總會發出聲明,請現任黨主席洪秀柱「優雅轉身」下台,「協調出新共主」,如果洪秀柱能這麼優雅,國民黨至於奄奄一息至此嗎?洪秀柱自總統大選提名被臨陣抽換後,仇大苦深,即使以民主選舉爭勝,都撫平不了她「被欺負」的委曲,何況要她自動辭職。

政黨不是公益團體,不是誰委屈就非得當黨主席,主席即領袖,重點在「領導」,從中央、地方、黨團,還有相對多數的社會意見,從這個角度看,國民黨主席參選者的領導力強弱可見,而敗選後的國民黨要重振的還不只是黨人的信心,更多的是國民黨的社會形象,就這點而言,目前參選者只有郝龍斌還像唐吉軻德般每天在臉書貼文闡釋他對現今爭議政策的看法,比方說,核食進口要公投、年金改革應該匯聚國民黨的版本,以為立法院修法時攻防、同婚爭議要延續馬英九尊重同志的政策等等,其餘人等還在口頭談黨的團結與整合。

20170204郝龍斌出席松山區慶生會兼新春團拜。
截至目前為止,提出過具體政策主張的國民黨主席參選人是郝龍斌。(資料照/曾原信攝)

政黨不是公益團體,委屈不是黨主席的條件

坦白講,如果國民黨提不出能與執政黨競爭的政策,不要說年輕人,連中老年人都懶得理會國民黨到底團不團結、如何整合,軍公教警寄希望於國民黨者,不就是在能與執政黨抗衡的年金改革嗎?而以社會民情,提不出版本卻全面抗拒年改,國民黨能得到社會相對多數支持嗎?從國共鬥爭的耕者有其田到國民競爭的年金改革,國民黨能沒有一點啟發嗎?

選舉的失敗,不能完全等同於政黨的失敗;但若選舉一再失敗,政黨不是失敗而是消解,就像民主開放三十年來的新黨、親民黨、台聯…,都有過軍容壯盛的歲月,一旦跟不上民意脈動、社會需求,也只能往夕陽處行去。

競選黨主席的六路參選人們,可能碰上的一個難題是:此刻的國民黨顯然與社會脈動依舊脫節,他們愈是講「國民黨人愛聽的話」,愈與民意疏離,也與他們企圖藉選舉贏回政權的目標愈遠,但不能不想想,競選黨主席到底是想「窩在八德路黨部大樓當樓主」?還是想爭取民意贏回政權?而不論是哪一個答案,都不可能透過「協調新共主」得到,辯論會或「黨(政)見會」勢不可免,這是面向黨人展現領導力,而且,黨員投票但辯論會最好(必須)面向社會,這是重振國民黨的社會信賴,國民黨若還想關門選共主,則國民黨不需要社會,民意更不會需要國民黨。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