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斌:和平統一需要靠超軍事手段

2017-01-19 07:00

? 人氣

 圖為中俄海上聯合2016軍演。(美聯社)

圖為中俄海上聯合2016軍演。(美聯社)

前國防部長林中斌在1月13日接受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專訪,標題言及「和平統一的可能性絕對存在」,訪問刊出後在兩岸都引起不少迴響和正反討論。不過,《環球時報》上刊前,林中斌於1月16日曾補充有關「和平統一有希望」的文字,但該報並未全部納入。林中斌因此在個人臉書說明,「《環球時報》最後刊登的文字並未全部納入我寄給他們的文稿。有幾段我自認重要,但並未刊出。也許是版面有限(3/4版應算不小),也許是『其他』考量。無法置評。」

《風傳媒》取得同意轉載文稿全文如下(標題另定,採訪者為環球時報記者吳薇):

國防部前副部長、陸委會前副主委林中斌。(環球時報)
國防部前副部長、陸委會前副主委林中斌。(環球時報)

自蔡英文去年5·20上臺以來,兩岸關係進入冷對抗,有關大陸武力統一的討論似乎越來越多,一些統一時間表也相繼出爐。臺灣內部對統一是怎樣看待的,和平統一的可能性是否存在,《環球時報》記者12日帶著這些問題對臺灣前國防部副部長林中斌進行了專訪。1942年出生的林中斌是島內為數不多的解放軍研究專家,對兩岸關係和國際事務有深刻見解,曾準確預測1996年的台海危機和多次美國大選結果。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將來100年是中國的世紀

環球時報:據您看來,蔡英文上臺之後,大陸為什麼出現很多關於武力統一的討論?

林中斌:兩岸問題基本上是各自內部問題在虛擬台海上空的交集碰撞,目前對大陸來說最主要的工作是十九大,加上經濟改革遇到瓶頸,如果成功當然不得了,會是很大的突破,但如果有困難的話,就很費事。至於臺灣方面,蔡英文當選前後,我發現一向支持民進黨的《自由時報》出現越來越多批評她的文章。一些蔡英文的重要講話或她的報導,在《中國時報》出現的比《自由時報》還醒目多,這現象從5·20之前就已經開始。而且對於蔡英文的正面報導,像她去年3月14日任命林全為行政院長的新聞,《中國時報》是放在頭版,《自由時報》放在後面。這表明傳統民進黨或深綠人士對蔡不放心。去年4月21日《中國時報》登載:一位不具名的獨派大佬在接受採訪時談及對蔡英文的看法時說:民進黨再能執政,作為綠營的一分子,大家當然高興,「只是坦白的說,我們對於蔡英文真的是有那麼一點不放心。」應該很高興民進黨候選人當選,「但是我們對她不放心」。我覺得這是代表性的心理。

最近的情形也是很好的說明。像蔡英文到南美講話非常謹慎,我記得她很信任的立法委員羅致政在「川蔡通話」後說了一句話(we have tried to behave ourselves),登在12月15日《紐約時報》上,中文翻譯過來就是「我們儘量乖乖的」。幸虧他不是官員,否則會被罵死了。可見蔡英文本人和她的親信都是非常小心的。不過你曉得,鐵桿台獨分子和深綠對蔡英文的印象是後來才入黨的「外人」,所以很多對大陸的反彈是來自他們。

2015亞投行成立 標誌中美國力黃金交叉

環球時報:您認為大陸會在什麼條件下對臺灣使用武力?

林中斌:如果中國大陸內部穩定的話,不會用武力,當然武嚇是有可能的,前提是「沒有硝煙,不見血」。所以我認為,真正用武的可能性很低,但現在的氣氛好像山雨欲來,那是表像。

我這樣講好了,中國崛起勢不可擋,將來100年是中國的世紀。那麼,中國大陸對臺灣用武和不用武,差別在哪兒呢?如果用武的話,「中國世代」持續100年,不用武,中國將來不得了,兩三百年的盛世。

我們回到1815年的「滑鐵盧之役」,獨霸歐洲幾乎100年多的法國大敗,「法國世代」結束;從1815年開始是英國的世代,1915年 「加里波利」一役時英國派出7000人軍隊到今天的土耳其,打得很狼狽不順利,只好撤軍,這是它百年盛世開始下滑的轉捩點;1915年之後的100年是美國世代。

2015年3月亞投行成立,跟美國最親近的英國居然在美國很不高興的情況下率先表示要參加,隨後美國盟友德國、法國和義大利一一表態,背棄了美國。我認為,這標誌著美國世代開始要結束的開始了。

2015年3月以後,當然是中國的國勢相對的往上走,這個時間點可以說是「中美國力黃金交叉的關鍵時刻」。它並不表示中國立刻變成全世界第一,美國不重要了。看來美國仍然強大數十年,但這是一個交替,是美國霸權從巔峰下滑結束的開始。所以從大趨勢上說,未來是「中國世代」的來臨是很難阻擋沒有辦法改變的,關鍵是它做了世界領導之後用什麼辦法,越不用武力,將來主導世界的時間越長。我已經看到有兩三百年盛世的潛力,因為大陸領導人和他的團隊近年來非常強調發揚文化的傳統和提升精神心靈的水準。

統一何須動武 只是時間未到

環球時報:在您看來,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存在嗎?

林中斌:絕對存在。因為對中國來說,用以統一和改變其他國家行為的工具太多了,菲律賓就是最好的例子。在南海仲裁之後,全世界都跌破眼鏡,菲律賓的態度 180度大轉彎。在此之後,越南和馬來西亞也表態跟進。中國使菲律賓態度轉變不是靠武力,最主要的還是經濟吸引力和外交的細膩及技巧。

簡單說,中國 「超軍事手段」可多了。超軍事和非軍事手段的不同在於:前者有強大的軍事能力作為後盾,但軍事能力放在後面,但後者沒有。這個觀念就像20世紀初美國老羅斯福總統說的那句名言「拿個大棒子,輕聲細語」,自然別人都聽你的。我注意到,中國從21世紀開始到目前,都是這樣做的:不斷增加軍事實力,但軍事不是放在前邊衝刺,前面是什麼呢?是經濟的力量、外交的力量、文化的力量,當然還有心理、法律、媒體等手段。這些都是「不見血的工具」,將來要達成和平統一需要靠超軍事手段,所以我對和平統一不是那麼悲觀,大有可能,只是說時間還沒到。當然,還有大陸自己在軟體硬體各方面,不斷有進步,令人耳目一新。何需動武?

環球時報:有人猜測大陸統一臺灣是在2020年。您對這樣的時間表怎麼看?

林中斌:這是太簡化的說法。我覺得在十九大之後,兩岸會有新的局面,中國大陸領導人會對臺灣有更多時間、更多方法,臺灣也會反省從2016年開始的這條路走得不通順嗎?也就是說或臺灣走它的「學習曲線」需要也走到差不多時間了,是否該有新的想法了?那時雙方有交集的可能性大為增加。不一定要2020年,我相信從2018年開始這種可能性就會大為增加,全程的發展也不會完成於2020。

亞投行協定簽署儀式。(美聯社)
亞投行標誌中美國力的黃金交叉。圖為亞投行協定簽署儀式。(美聯社)

海峽有事 美國不可能比照1996年特危機

環球時報:有人提出大陸攻下臺灣的時間要以小時計。以您在國防部副部長任內對臺灣軍隊的瞭解,您覺得臺灣能抵擋多長時間?美國會怎麼做?

林中斌:我不曉得他這句話真正的意思。我覺得可以回到最早毛澤東所說的「打臺灣的先決條件,一是空優,一是內應」。換今天的語言來說,空優沒有必要,而是我1999年提出對解放軍未來戰術的觀察:「點穴戰」即 「點其要穴癱瘓齊全身」。那包括網路作戰、電子作戰和電磁脈衝,這都是不見血的,讓臺灣指揮系統癱瘓,中國大陸已有此能力可以做得到。對臺灣而言抵擋非常困難,臺灣自己也承認,只是48小時或72小時時間的不同。至於「內應」,我相信看耕耘已久佈點已成不成問題。所以真要動手的話,不見得要流血。不是像我們以前對於戰爭的觀念,打得稀巴爛,這對中國大陸也沒好處。

至於美國,絕對不可能像1996年那樣派來兩艘航空母艦。自上次台海危機之後,中國大陸急起直追,針對美國航母戰鬥群發展出所謂的撒手鐧,簡單講有好幾個工具:一是東風—21D,可以打軍艦,而且越來越精准;二是從潛艇可以發射的巡弋飛彈(巡航導彈),是對付美國航母和周圍艦艇的。另外中國從俄羅斯買的現代及驅逐艦上有日炙飛彈,也是打船的。美國人非常清楚不可能再用1996年的方法到臺灣海峽附近來。我講句不好聽的話,當然美國也不願意聽,他們到時候考慮再三後就會放棄了,甚至不必考慮已知其不可為。

環球時報:臺灣內部對於統一是怎麼看的?

林中斌:臺灣內部的想法在轉變中,這跟民進黨執政後的情形有關。原來選蔡英文的很多人是中間選民,他們以及部分民進黨支持者開始失望了,從民調上就可以看出來。臺灣已經開始有人表示「說不定跟大陸統一還好一點」,這種言論不時出現,但不是公開場合,我就曾在計程車司機私下談話時聽到多次。但是不要混淆,自稱是台灣人的確越來越多。兩類民調性質不同。

台灣的國防安全築基於嚇阻

環球時報:最近大陸採取軍機繞台以及遼寧艦通過臺灣海峽等一系列行動。您認為這對蔡英文造成的最大壓力是什麼?

林中斌:這些舉動最主要的是對主張「台獨」的人產生壓力,我相信北京的目的也是要讓這些壓力到那些人頭上。北京在這方面做得非常高明,凡是對臺灣做出與軍事有關的施壓行為,都保留空間可允許否認敵對的意圖。我想,未來這些軍事行動不可避免會成為常態,中國大陸目前有能力沖過「第一島鏈」,將來說不定就過了「第二島鏈」。而臺灣的軍事資本本來就不多,國防經費很少,加上武器來源受到很多限制,臺灣要的美國不賣,臺灣自己發展需要時間,也要國際幫忙,這又是一個未知數,所以臺灣能做的非常有限。有人認為臺灣雄風—3飛彈還不錯,依我看能做的也不過局部打擊戰術嚇阻,卻無法扭轉戰局。

環球時報:有消息稱,蔡英文要在3月調整軍事戰略,從「防衛固守,有效嚇阻」改為「多重嚇阻」。您認為區別在哪裡?

林中斌:「多重嚇阻」是我的話。我一直對臺灣這八個字戰略綱領有意見,因為「防衛」和「固守」基本上是一回事,為什麼一定做這種像六朝駢文對仗的說法,而「有效嚇阻」就表示無效嚇阻也是可能的,沒有軍人的氣概和信心嘛。

對臺灣的國防安全來說,最好的辦法是要有嚇阻能力,不是浩浩蕩蕩打一場高科技戰爭,而是讓進來的軍人沒有辦法結束戰事。這是一種遊擊戰的做法,如果大陸真有鷹派想動武的話,也會發現不大容易結束戰爭,最好動手前三思而再。所以我一直建議把這八個字改為「戰略防守,多重嚇阻」,即大的戰略方面是無意攻打大陸的,但戰術方面要有攻擊的能力。對臺灣來說,「多重嚇阻」是可以做得到的,它包括高科技嚇阻、中科技嚇阻和低科技嚇阻。臺灣具備的一個優勢是從北到南都是大樓,都是掩體,我把它叫做「水泥叢林」。而高科技嚇阻本來就有困難,一是貴,二是我們買的別人不賣。我建議把三者進行配套,高科技和中科技的比例小一點,以低科技嚇阻為主。這也是我之前講的伊拉克遊擊隊對付美國的辦法,他們使用的不是什麼昂貴武器,卻讓美國灰頭土臉,只好宣佈撤退。

當然「嚇阻」雖然不需要很多錢,但需要軍人具備足夠的作戰能力和意志力。有很多人肯定質疑,臺灣小孩跑兩步就昏倒了,哪來的意志力?我覺得這是臺北的小孩,南部或許不同。

美國航母駛進南海。(資料照/中評社)
美國航母駛進南海。(資料照/中評社)

川普對中國的愛恨情結

環球時報:您認為川普上臺將給兩岸關係帶來怎樣的變數?

林中斌:川普有一個特性,他可以反覆。舉個例子,選前他表示對於恐怖分子囚犯用水刑非常好,但他去年11月當選後又否定了之前的說法,稱水刑沒效,「不如半打啤酒和一包香煙」,並說這是他很欣賞的軍人告訴他的,後來這個軍人被他任命為國防部長。

川和中國,我簡單講是「愛恨情結」。為什麼這麼說呢?特朗普從2010年以後就希望把酒店弄到中國,在中國申請了80個商標,得到72個。他對中國的興趣很大,去年1月和5月兩次場合都講過「我愛中國人」,這打破了美國的歷史規範,以前總統候選人是沒人這麼講的。但另一方面,他又說要對中國進口商品課以45%的稅。為什麼有兩種相反的說法,我覺得恐怕跟他個人經歷有關。1994年,川普在美國破產,沒人理他,只有華人幫他忙,最主要的是香港新世界發展主席鄭家純和里安集團董事長羅康瑞。雖然川普不願意,但也只能答應對方的要求到香港談。去了之後,羅鄭兩人和他打高爾夫球,他輸了。晚上鄭先生的父親請他吃飯,他不喜歡吃中國菜,也不會用筷子。而且中國的習慣是魚頭對著客人表示尊重,但他不喜歡魚的兩隻眼睛對著他,反正就是滿肚子氣,可他沒有辦法。2005年,川普的財務慢慢恢復,羅康瑞和鄭家純(香港新世界發展及新創建董事會主席)邀他參加一個紐約地產的投資計畫。當年該地產以打破記錄的價格賣出,但川普卻告這兩個人,認為對方沒有跟他商量就賣了,而且賣得太便宜,結果輸了官司。我覺得,川普雖然很喜歡中國,他的女兒在學中文,小兒子好像有個中國保姆,但他同時又覺得在中國人那裡失了自尊和面子。

總之,我不認為他上臺後會真的和中國大幹一場,之前的強硬說法只是談判籌碼。北京現在非常有技巧,馬雲先生剛剛去,答應給美國增加100萬工作機會。據我瞭解,中國首富王健林也馬上要去。所以我不認為特朗普真的會與中國為敵到底。

美國對外心有餘力不足 十九大後中國會更活潑

環球時報:川普和蔡英文的關係又會如何呢?

林中斌:那次打電話事件後,我們看到蔡英文在美國非常克制,川普也很克制。我覺得他現在也曉得不能太任性,主要助手之一、原來美國共和黨主席和待任白宮幕僚長浦博思12月18日前不久還有一個澄清,等於又回到了美國傳統的一個中國政策的說法。所以,我不認為川普和蔡英文關係在通話之後還有大幅發展的空間

環球時報:蔡英文上臺後台獨勢力相當猖獗,您為什麼仍對和平統一不感到悲觀?

林中斌:第一點是我之前講過的,台灣目前的路線走得艱苦。綠營自己的民調顯示,人民對蔡的不滿意程度已超過滿意程度。尤其在經濟方面,至今不見紓解的作法。第二是國際關係的制約。可能有人馬上反駁我說,美國支持臺灣。我們從幾十年來的經驗可以看到,美國以自己的國家利益為上,對臺灣的支持有其上限。加上美國政治惡鬥,族群嚴重分裂,基礎建設停滯荒廢,對外干預,愈來愈心有餘而力不足。再加上中國大陸在十九大之後,會有更活潑和多樣化的方法。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