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黨愛國」、宣揚維吾爾人的文化與傳統,有何下場?「鼓動鼓吹極端思想罪」判刑15年

2020-01-01 13:00

? 人氣

目前至少有386位知名的維吾爾知識分子被中國政府關押或強迫失蹤(DW)

目前至少有386位知名的維吾爾知識分子被中國政府關押或強迫失蹤(DW)

根據《維吾爾人權項目》統計,目前至少有386位知名的維吾爾知識分子被中國政府關押或強迫失蹤。這些維吾爾社群中備受尊敬的知識分子相繼被送進再教育營。其中幾位的子女也被迫走上倡議之路。

「鼓動鼓吹極端思想罪」判刑15年

賽米熱.依明江上次見到父親已是2017年4月13日的事了。她的父親依明江.賽都力是一位維吾爾歷史教授,也是出版商。賽都力2016年參與了新疆政府一項「下鄉工作」的計劃,被派到和田地區去工作一年。原本賽米熱預期一年後便能與父親團聚,但是一年過去,當她問起父親為何還沒返家時,她母親只淡淡的說「下鄉工作」的計劃被延長兩年了。

賽米熱告訴德國之聲:「後來的兩年多,我多次向家人問起我父親的情況,他們總是含糊帶過,所以我也不想多問。 但是到了今年6月份,我開始注意到有許多維吾爾學者都被關進再教育營,所以我開始覺得不對勁。 最後,我在今年十一月透過在北京的一名朋友提供的官方文件,得知我父親2019年2月被新疆地方法院以『鼓動鼓吹極端思想罪』判刑15年。 」

賽米熱表示,她得知父親被判刑的消息後感到十分震驚。她記憶中的父親與恐怖主義跟極端主義一點關系都沒有。 她說:「我父親是個很開明的人。 他非常明確知道政府紅線在哪,也從不在家裡談論政治。 他總是對我們說:『孩子你要愛國,因為今天你能到達這一步,是因為國家栽培你。 』所以我得知他被判刑的消息後,我非常的傷心又憤怒,因為我覺得中國政府怎麼能這樣對待一個無辜的人。 」

「孩子你要愛國」

賽米熱告訴德國之聲,她父親除了在新疆伊斯蘭教經學院教授中國歷史外,也成立了一間出版社。賽都力除了發行維吾爾文的書籍外,也將各種類別的中文書籍翻譯成維吾爾文。賽米熱說,她父親一直希望能透過翻譯最新的書籍,讓維吾爾人能接觸到更先進的知識。然而,出版書籍最終也成了她父親被判刑的關鍵因素。

賽米熱表示,她父親2014年因發行了一本阿拉伯文的文法書,而被新疆當局拘捕判刑。她向德國之聲表示,這本文法書是經過政府授權後發行的書籍,而該書的目的是要促進文化交流。她說:「我對於中國政府這樣對待我爸爸感到很諷刺,因為政府在他下鄉從事維穩工作時,還曾經發表文章形容他是政府信任的學者,現在卻又指控他鼓吹極端思想。 我覺得這整件事不可理喻。 」

宣揚維吾爾人的文化與傳統的下場?下落不明

52歲的熱依拉.達吾提是新疆大學的新疆民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她長年透過寫文章與到各處演講來宣揚維吾爾人的文化與傳統。她的許多研究項目都得到中國政府的資助。然而,在2017年12月,她向一名親戚表示要從烏魯木齊到北京一趟後,便從此與外界斷了音訊。根據該名親戚的說法,達吾提當時匆忙地離開烏魯木齊,並未留下太多與前往北京相關的細節。

在她失蹤數月後,達吾提的家人深信她已被關進新疆再教育營政策。她的女兒奧利維雅告訴德國之聲,在2017年12月得知母親失蹤後,她第一時間感到不可置信。她說:「記憶中,我母親一直是個小心謹慎的人。她一生從未過於積極地參與政治活動。她只是一個將所有時間投注在學術研究與家庭的大學教授。也正因如此,我對於中國政府選擇將她關押起來感到十分震驚。 」

事實上,達吾提曾在消失前一個月在北京大學進行了一場關於維吾爾婦女的演講。 此外,她也曾在一場與新疆同化主義民族政策有關的論壇上發表演說。

她女兒向德國之聲表示,自從達吾提失蹤後,她在新疆的家人都不敢告訴她任何與達吾提相關的訊息。奧利維雅說:「他們到現在都沒告訴我到底我母親是被關在監獄還是再教育營,但我也不想逼迫他們,因為我怕如果我問太多問題的話,他們反而會惹上麻煩。」

奧利維雅說,她知道自己的媽媽熱愛維吾爾文化,所以她也不會希望看到維吾爾人因自身的文化而被中國政府無情的打壓。奧利維雅說:「雖然她失蹤的事令我心力交瘁,但我也知道她的案例,可以讓國際社會明白新疆的再教育營政策,對維吾爾人與維吾爾文化帶來了毀滅性的影響。 」

重新定義維吾爾文化與社會結構

事實上,達吾提與賽都力只是中國政府施行再教育營政策中,受到迫害的大量維吾爾知識分子中的少數案例。今年六月,位於華盛頓的《維吾爾人權項目》發布了一份報告,統計自2017年起,至少有386名維吾爾知識分子被中國政府關進再教育營或監獄。

維吾爾人權計劃的資深研究員薩德祖斯基(Henryk Szadziewski)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 「中國政府透過關押知識分子來試圖破壞維吾爾文化與身份認同的基礎。維吾爾知識分子已被北京認定為可能帶領維吾爾族人群起反抗政府壓迫的一群人。 」

專門研究新疆文化議題的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東亞研究中心主任方文莎 (Vanessa Frangville)告訴德國之聲,中國政府打壓維吾爾知識分子的目的是為了重新定義維吾爾文化與社會結構。 她表示,中國政府將知識分子視為有能力協助維吾爾人重建一個國家的關鍵角色,所以透過再教育營政策來打壓維吾爾知識分子對北京來說,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

方文莎說:「從中國政府對維吾爾知識分子的打壓可以了解,中國政府對這些以往扮演漢族與維吾爾族文化橋梁角色的知識分子,充滿了不信任。這樣的手法其實不只出現在維吾爾社群內,因為習近平今年以來也不斷打壓在北京或上海的知識分子。 然而,維吾爾知識分子被打壓的程度,仍遠遠超過其他的群體。 」

「這是污蔑,也是侵犯人權」

自從她們的母親與父親相繼失蹤後,遠在美國的奧利維雅與賽米熱,開始從海外發起一系列的倡議活動。對兩人來說,雖然從沒想過扮演倡議者的角色,但因為攸關至親的生命安危,她們仍義無反顧的做了決定。奧利維雅告訴德國之聲:「替我母親發聲已成為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份。 選擇發聲並不是因為我想成為倡議者,而是因為我對母親的愛。 我一開始也很怕這是個錯誤的決定,但現在我認為我正在做對的事。」

賽米熱則認為,她會願意為了父親挺身而出,全是因為她明白做錯事情的是中國政府,而不是她或她父親。 她向德國之聲表示:「我得以鼓起勇氣替我爸爸發聲,是因為我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我知道他的為人與中國政府的指控完全相反,所以我必須站出來,阻止他們囂張的胡亂指控一個人。這是污蔑,也是侵犯人權。」

雖然維吾爾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12月10日曾對外聲稱,新疆教育培訓中心的學員都已全部結業。 然而,這樣的說法仍然無法說服奧利維雅與賽米熱。奧利維雅強調,除非她能在家中看到她母親並與她本人交談,否則她將不相信中國政府的說詞。 她告訴德國之聲:「中國政府不能在大部分維吾爾人都尚未見到被關押的親人本人前,便對外聲稱所有被關押的維吾爾人都已從再教育營『畢業了』。 」

任教於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的方文莎說,並不是所有的維吾爾人都有勇氣公開替被關押於再教育營的親人發聲,但是當失蹤的維吾爾知識分子的親人願意公開分享案例細節時,這樣的作法可能會鼓勵其他維吾爾人開始替失蹤的親人發聲。

她告訴德國之聲:「有別於以往的是,過去兩年維吾爾女性開始在跨國的聲援行動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會有這樣的發展,主要是因為維吾爾女性不願在這場危機中的倡議行動缺席。 他們希望能加入長期抗戰的行列。」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