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蔡英文的兩個「言重」,其實很嚴重

2019-12-30 07:20

? 人氣

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對民進黨「黨同伐異」和沒收公投表示是「言重了」。(蔡親傑攝)

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對民進黨「黨同伐異」和沒收公投表示是「言重了」。(蔡親傑攝)

二0二0總統大選唯一一場電視辯論舉行,三黨候選人實質政見不多,但交鋒激烈,拚連任的蔡英文總統居於守勢,與前三場政見發表會幾無二致,她落入了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的議題設定。

「駡人不打草稿」是韓國瑜的本事,却不是蔡英文的長處,沒有讀稿機的蔡英文,駡人翻草稿的刷刷聲不斷透過直播傳出,這是最小的問題,嚴重的反而是蔡英文回應親民黨候選人宋楚瑜及媒體提問的兩個「言重」,這正是蔡政府三年七個月民憤民怨的核心,而蔡英文到投票前兩周,還莫名所以。

宋楚瑜担任APEC特使是友,進中聯辦成敵

第一個言重是「黨同伐異」。蔡英文以她多次請益宋楚瑜,還請他出任APEC領袖特使,對宋楚瑜的批評,她簡單歸結為「宋主席很多事可能不了解」,會後或選後她很願意請人再和宋楚瑜說明。

這個「言重」為什麼嚴重?在野黨不只是親民黨,或與民進黨友善的時代力量,還有「最大反對黨」─國民黨,即使國民黨國會席次只剩下三十幾席;這三年多來,民進黨對待「異黨」的態度,意見相同可為友,意見不同則為敵,不能拉為側翼就打為敵人。宋楚瑜出任APEC特使可為友,年金改革意見不同則按下不表,宋楚瑜進入中聯辦違反了蔡英文拚連任「抗中」主軸,立刻抹紅,宋楚瑜黯然辭去總統府資政,他對蔡英文仁至義盡,辭資政記者會主軸還是駡前總統馬英九,儘管顯得沒頭沒腦。

第一任競選前、當選後,蔡英文的承諾是團結國家,也曾承諾朝野溝通對話,然而,就任第一件事就是清算國民黨產,這個也罷,因為處理不當黨產是蔡英文的政見,但清算到紅十字會吃不掉就廢掉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法,與國民黨八竿子打不著的血液基金會也要納為囊中物,就是過份,而蔡英文從未置一詞,當時蔡還兼任黨主席;孱弱的在野黨好不容易提出前瞻條例釋憲案,被以立法院表決程序駁回;黨產條例釋憲則以監察院不符合釋憲本體駁回,而各級法官受理官司眾多累積的釋憲迄今沒有下文;但凡在野黨有「異見」的法案,無不強渡關山,促轉條例如此,一例一休又何嘗不是如此?如果蔡政府願意聆聽包括在野黨在內的「民意」,何至於勞基法二修?何至於促轉會發生欲以影射法修理新北市長侯友宜的「東廠」事件?

20191229-親民黨總統參選人宋楚瑜參與公視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進行結論。(蔡親傑翻攝公視)
親民黨總統參選人宋楚瑜指民進黨「黨同伐異」和沒收公投,蔡英文總統都說「言重了」。(蔡親傑翻攝公視)

柯文哲支持民進黨為友,想選總統則為敵

民進黨「黨同伐異」的表現,不僅僅在對付國民黨,還有台北市長柯文哲,若非民進黨私心揣度柯文哲可能參選總統,何至於自二0一七年開始,連打兩年打到與本來的「黨友」柯文哲翻臉,甚至如今柯文哲要自組台灣民眾黨,走自己的路?又至於選舉過程中,從黨秘書長羅文嘉到內政部次長會在不同場合宣揚「票投小黨是浪費」?

第二個言重是「沒收公投」。法律形式上,公投的確沒有被「沒收」,然而,法律強制選舉與公投脫勾,還莫名其妙的訂定兩年一次的「公投日」,法律訂定直接民權只能限期為之,本身就是笑話,可悲的是,民進黨自己的前副總統呂秀蓮一再發言,期期以為不可,一點用都沒有;民進黨自己掙來的公投法,包括公投綁大選,却被自己「沒收」,蔡英文不以為怪。

蔡英文講得冠冕堂皇:公投還是可以提案但與選舉輸贏脫勾,可以形成社會討論;言之彷彿成理,却透露了她把九合一大敗歸咎於公投,試問,如果九合一選舉民進黨未敗,還會做這麼無理的公投法修正嗎?如果蔡英文不是那麼「黨同伐異」,願意多聽在野黨的意見,對親民黨、宋楚瑜提醒不宜胡亂降低門檻的意見,公投法何至於修正降低門檻才一年,就打開鳥籠就立刻就沒收鳥籠?又何至於十項公投形同廢案?蔡英文踩著民進黨曾經有過的理想和信念,成就自己的權力王國。

20191229-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參與公視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進行結論。(蔡親傑翻攝公視)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參與公視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痛批網軍打趴賴清德。(蔡親傑翻攝公視)

從沒收公投到反滲透法,何曾聆聽「異見」?

蔡英文的「兩個言重」,凸顯她對「國家領導人」權威不可違逆的心態,所有的諍言批評警示,她一律斥為別人的錯,「馬維拉」成為她的最佳盾牌,慶富案是馬政府核定,陳水扁保外就醫是馬英九總統任內決定,慶富案的確是馬政府核定,此一論述為真,那麼國艦國造國機國造又豈是蔡英文一人之功?那是前人延續的政策,重點是慶富超貸是民進黨治下的高雄市銀行所為!陳水扁保就醫不得從事政治活動,如今趴趴走,既列名一邊一國不分區立委,還能北上為立委候選人站台,也是蔡政府這三年多發生,國家法律可曾有一點約束?

國家法律成為蔡英文統治工具,而非國家法治基礎,二十四小時內又要發生一樁在野皆曰不可,而她非要的反滲透法,逕付二讀、限期三讀,蔡英文何曾給予好好討論的空間和時間?

民進黨和蔡英文眼中,只有「紅色的在野黨」,無視民進黨人的兩岸交流言行,包括賺大陸錢,並不比在野人士少太多;蔡英文拿一九九四年市長選舉為例,強調二十五年來,中華民國沒有亡,此言甚是,她却沒看到國民黨從失去政權到重返執政,台灣也沒有亡,台灣主權依舊在,而且一次又一次的民主選舉,導正權力者的傲慢,當她一再把競爭者硬塞到「一國兩制」框架中,是最令人難忍受的事,兩岸交流從來不等於接受一國兩制。

連「網軍」都能成為「黨同伐異」的工具,蔡英文把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定位為中國網軍的支持,無視韓國瑜八十九萬票都是設籍高雄的合格選民,當然,對「楊蕙如網軍案」她完全視而不見;她看到了邱議瑩被臉書洗版,沒看到包括韓國瑜、柯文哲、甚至她的搭檔賴清德如何被小英網軍往死裡打,當然更視無數批評蔡政府的自主網民被檢警調約談;她看到了臉書支持韓的粉絲頁帳號被取消,沒看到PTT上千英網軍帳號被取締。這些或許都可以定位為她口中的「言重了」,蔡英文可以繼續視而不見,但這正是她連任最大的危機。

本篇文章共 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580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