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官晉任「他」成亮點!除國安私菸案「陰錯陽差」,也凸顯憲兵當前處境

2019-12-28 09:10

? 人氣

國安私菸案連串異動 憲兵「陰錯陽差」多出這顆星

為什麼說陳致航這次晉升有些運氣,這要回顧今年7月發生的國安特勤私菸案,事件爆發後造成國安人事大地震,幾波異動後,由於總統「永和警衛室」前外衛主任陳逸夫少將被查出買菸,不僅受行政處分,還被處以「回軍」,調回陸軍司令部擔任委員,軍旅生涯就此告終。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而這個外衛主任職缺後來找來時任憲兵參謀長的鄭禎祥少將救火,這步棋對憲兵而言出現無疑打破接班梯隊脈絡,參謀長職務一夕間出現空缺,可是當時202指揮官于大任剛到任不久,不太可能因此異動,於是人選便由時任副參謀長且有地區指揮官(205)資歷的陳致航代理參謀長一職,而後順利扶正並在這次順利晉升少將,除了陳本身學經歷完整,某種程度而言也是憲兵這顆「星星」多少有點「賺到」的意味。

20190830-私菸案造成國安人事大洗牌,據悉,參謀長一職由副參謀長陳致航上校升任並佔少將缺,並將於下周一布達。(取自憲兵指揮部發言人臉書)
私菸案造成國安人事大洗牌,參謀長一職由副參謀長陳致航上校升任並佔少將缺。(資料照,取自憲兵指揮部發言人臉書)

和兵力分屬部內、外一樣,憲兵將領同樣也分2種,即是否屬於憲兵系統。以憲兵本軍而言,除中將指揮官外,尚有少將副指揮官、少將參謀長、少將政戰主任和少將202指揮官,然而政戰主任職由政戰將領調任,所以缺不屬於憲兵科,而指揮官一職同樣可以由非憲兵科將領調任。

例如目前連3任憲兵指揮官(前任莫又銘、前任鍾樹明、現任黃金財)均是陸軍系統出身;外系統則有長期在憲兵任職,但因職務調整離開者,例如國安局特勤中心副指揮官周廣齊中將,即是一路當到憲兵副指揮官後才到特勤系統升中將;又或是現任國防部人次室人培處長夏德宇少將,同樣也歷練至憲兵參謀長後才離開。

20191225-仲泓專題-著憲兵服的將領可分2類,例如圖中前排最左邊的國防部人培處長夏德宇少將,長年待在憲兵系統,一直升任至參謀長職,而後離開憲兵改到國防部任職。圖為日前夏德宇等人陪同總長沈一鳴上將看部隊。(取自軍聞社)
著憲兵服的將領可分2類,例如圖中前排最左邊的國防部人培處長夏德宇少將,長年待在憲兵系統,一直升任至參謀長職,而後離開憲兵改到國防部任職。圖為日前夏德宇等人陪同總長沈一鳴上將看部隊。(資料照,取自軍聞社)

這類因在憲兵有較深基礎,未來再回來任職的可能性較高,另一種則是很早就離開憲兵轉到其他單位一路往上歷練者,如海巡署副署長許積陵中將、國防部後備指揮部中部地區後備指揮部指揮官馬家龍少將,甚至是私菸案被拔的前內衛主任林國欽少將、前外衛主任陳逸夫少將等人,雖有憲兵淵源,但職務上已和憲兵無太大關係,異動時要再回憲兵任職幾乎不可能。

強化首都衛戍!雲豹30公厘機砲戰鬥車 首批撥給憲兵裝甲營

憲兵本科將領且在憲兵本身服役者屈指可數,然而兵力裁撤、將官員額銳減,憲兵擔負的職責卻沒有變少,就在將官晉任典禮同一天,駐防大直的憲兵裝步239營被直擊接裝「CM-34」雲豹30公厘機砲戰鬥車,第一批10多輛由憲兵及陸軍關渡指揮部等單位展開接裝,該車為雲豹8輪甲車實際投入服役的最新型。

和關指部所屬各單位駐地集中在新北、基隆等地相比,憲兵239營是台北市內唯一1支裝甲部隊,更是松山機場執行反空機降的重要兵力,撥給衛戍首都的憲兵,就是希望能夠提升拱衛中樞的能量。

20191225-仲泓專題-憲兵裝步239營成為全國首波接裝雲豹30公厘機砲戰鬥車的單位,對拱衛中樞戰力有所提升,強化首座防禦作戰能力亦突顯憲兵部隊重要性。圖為239營裝備40榴彈機槍為主武器的雲豹甲車。(取自憲兵指揮部臉書)
憲兵裝步239營成為全國首波接裝雲豹30公厘機砲戰鬥車的單位,強化首座防禦作戰能力亦突顯憲兵部隊重要性。圖為239營裝備40榴彈機槍為主武器的雲豹甲車。(資料照,取自憲兵指揮部臉書)

近年遠近馳名的憲兵機車連歷經多次組織調整,如今改隸202指揮部並更名為快速反應連,希望運用重機的高機動性,發揮快速應變功能,官兵除使用基本輕兵器外,具備操作紅隼反裝甲火箭或是未來將取得的單兵攜行防空飛彈的能力,都是當前和未來憲兵執行任務的身影。

總統大選邁入最後不到20天,憲兵警衛大隊官士同為國安局「安維7號」特勤人力來源的一環,各蒞臨場所也都要部署便衣憲兵共同執行維安工作,憲兵重要性遠超你我想像,屬性上和維護國家穩定、層峰萬全密不可分,任務舉例結合時事之外,大選結束後無論哪一方獲勝,重新思考現代國軍憲兵價值和定位,並讓年輕軍官能夠認為選擇憲兵科,未來能夠有所發展,或許是憲兵特戰化政策方向下一個建構反恐制變、特勤維安兵力一個相當不錯的源頭。

20191225-仲泓專題-時代變遷下憲兵早已與2、30年前不同,然而總人數下修至今,勤務量卻沒有減輕;將官員額降低雖是國軍整體趨勢,然而對基層年輕軍官而言亦是一種打擊,無論選舉最後獎落誰家,重新思考憲兵特戰化的意義,或許這些都是不錯的出發點。(蘇仲泓攝)
將官員額降低雖是國軍整體趨勢,然而對基層年輕軍官而言亦是一種打擊,無論選舉最後獎落誰家,重新思考憲兵特戰化的意義,或許這些都是不錯的出發點。(資料照,蘇仲泓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仲泓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