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樂隊」、「內有喵星人紮堆」讓人流連忘返的29隻流浪貓

2019-12-15 17:06

? 人氣

流浪貓「瞅瞅酒吧來啥客人啦。」(新華社)

流浪貓「瞅瞅酒吧來啥客人啦。」(新華社)

郭濤酒吧門口關於貓的提示。(新華社)
郭濤酒吧門口關於貓的提示。(新華社)

每天晚上八點,郭濤都會準時開始他的個人演奏,或吹奏半音階口琴,或演奏風鈴。而他的聽眾,除了稀稀拉拉的客人,更多時候是大小不一、顏色各異的貓。

郭濤的酒吧名為「煙雨江南」,坐落於中國著名水鄉江蘇周莊古鎮。店面不大、酒也不多,角落僻靜,普通得少有人注意。酒吧門口貼有「一個人的樂隊」、「內有喵星人紮堆」,偶爾能引起遊客注意,而店內29隻流浪貓往往讓客人流連忘返。

「我這裡不是貓咖,喝酒、聽音樂才是主題。」2010年,郭濤一家來到周莊,當時他沒想到自己會成為29隻流浪貓的「爸爸」。

貓認真「聆聽」郭濤演奏音樂。(新華社)
貓認真「聆聽」郭濤演奏音樂。(新華社)

「大咪」是郭濤夫婦收養的第一隻流浪貓。2010年冬天的一個晚上,門外忽然闖進一隻小貓,沒精打采,還在嘔吐。看著「大咪」的可憐樣,郭濤夫婦收留了它。

「大咪」的到來,打開了郭濤夫婦的愛心閘門。此後,球球、雪糕、吉吉、默默、麼噠、石頭、大傻……一隻隻流浪貓來到酒吧,郭濤依靠著一個人的演奏,支撐著酒吧,養家、養貓。

時間久了,貓仿佛也聽懂了郭濤的音樂。每晚演奏前,它們早早就搶佔了離郭濤最近的音響,坐在上面,時不時回頭,看看忘我吹琴的郭濤,而郭濤每一曲結束後也會撫摸一下它們,有如「知己」一般。

流浪貓靠「噸位」爭搶地盤。(新華社)
流浪貓靠「噸位」爭搶地盤。(新華社)

「石頭」和「麼噠」是最癡迷郭濤演奏的兩隻貓,它們經常為爭奪前排的「VIP」位置而打架,依靠「噸位」把對方擠下來。

郭濤吹奏的《城裡的月光》是「麼噠」的最愛。每次隻要郭濤打開手機中曲子的錄音,「麼噠」就會一下子竄過來,反復蹭著郭濤拿手機的手,緊盯著螢幕,萌態十足。

妻子陳雲霞和郭濤一樣愛貓。她的手機裡,幾乎全是貓的圖片和視頻,記錄著每隻流浪貓到酒吧生活的點滴。「這些流浪貓早已成為我們的家人。」

小貓「盤踞」郭濤的被窩。(新華社)
小貓「盤踞」郭濤的被窩。(新華社)

為了方便貓進出,酒吧的門大都有貓洞,廚房的窗戶整日敞開。瞭解到貓喝流動的水更健康,他們利用裝置讓水保持時刻流動。如果沒有客人,酒吧的椅子基本上都被貓咪們霸佔了,它們蜷著睡,坐著睡,趴著睡……睡醒了,伸個懶腰,聽聽音樂,喝口水,無比愜意。

即使關門打烊,回到臥室,郭濤夫婦依然難以擺脫貓的「支配」。「小貓很喜歡鑽被窩。它們睡得早,被子已經被霸佔,我們睡覺時隻能輕輕掀開被子,半夜也不敢隨意轉身,擔心把它們甩下去。」陳雲霞說。

僅靠經營酒吧,郭濤的生活並不寬裕,每年十萬多元的毛收入,房租、養孩子、玩音樂、收養流浪貓,年底基本所剩無幾。

每個月一千多元的貓糧,有時候還得花幾千元給貓做手術,經濟並不富裕的郭濤夫婦有時候不得不發起眾籌。所幸的是,當前中國社會對動物福利的關注度迅速提升,他們基本都能籌到款。有時候貓跑到外面偷吃,鄰居們不僅不生氣,還會主動給貓投食。

由於貓越來越多,郭濤的酒吧漸漸受到更多遊客關注,流浪貓正變身「招財貓」。近期,他還跟抖音短視頻簽約,直播演奏的同時也能增加部分收入。「以前我養貓,現在貓開始慢慢養我了。」郭濤笑著說。

郭濤的酒吧沒有烈酒,沒有嘈雜的音樂,舒緩的曲調甚至讓這裡的貓都十分安逸、乖順。「我希望我的音樂和貓能夠讓大家拋開繁雜俗事,讓節奏慢下來,心靈有所棲息。」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