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捷監視器採購案》北捷詢價偏愛「天價」廠商 報價比得標價貴1倍

2016-12-29 08:30

? 人氣

捷運公司在訂定標案底價的「估價」階段,每每找特定廠商估價,且有嚴重高估市價的現象,影響政府底價的訂定,而被詢價廠商頻繁得標。(顏麟宇攝)

捷運公司在訂定標案底價的「估價」階段,每每找特定廠商估價,且有嚴重高估市價的現象,影響政府底價的訂定,而被詢價廠商頻繁得標。(顏麟宇攝)

台北捷運公司近年來汰換散布在捷運站與其附屬設施監視器,自2010年至今年,共有8個汰換監視器的標案發包,均以「最低標」決標,總汰換5373支。在這些標案中,為了知道「市場行情」,捷運公司在訂定標案底價的「估價」階段,每每找特定廠商估價,且有嚴重高估市價的現象,影響政府底價的訂定,而被詢價廠商頻繁得標,但捷運公司長期以來,依舊不放棄由這些廠商為採購案估價。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20161223-SMG0035-2010-2016台北捷運公司監視器汰換承攬廠商比率-01.png
 

註:8筆標案,同廠商「估價」與「得標」前後時間差,介於2-7個月之間。

台北捷運公司近年陸續進行監視器的汰換工作,採分階段汰換,於2010年率先進行「淡水、中和、新店線車站監視設備重置暨改善工程」,由於標案採底價以內最低價得標,因此,捷運公司必須先依照《採購法》第46條第1項規定,訂定「底價」,即廠商投標時不得高於的價碼,而底價是依照「市場行情」向市面上的監視器廠商訪價,依照慣例,每個標案的底價訂定前,會先參考市面上3家廠商的報價,經實際翻閱捷運公司7年來的8份估價單,卻明顯可見由特定廠商頻繁出現在被詢價的資格中。

固緯電子、聯合光纖 每次都列詢價廠商

舉例而言,捷運公司2010年至2016年的8次對外招標,「固緯電子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以及「聯合光纖通信股份有限公司」出現在8次詢價名單中,「兆聲股份有限公司」則出現6次,以這三家為最頻繁被訪價的名單。而固緯除了詢價頻繁,也在8個標案中,得標4次,承做高達86%的監視器汰換,共4602支監視器,不免讓外界對捷運公司起疑:當2010年第一筆固緯以低於報價一半的價格得標時,就能明顯知其高報價格的特性,為何還在往後的7個標案還都找固緯估價?難道市面上都沒有其他家監視器廠商可供詢價嗎?

若被詢價廠商為特定幾家,則恐有所詢價格被把持的問題,經查,報價確有普遍過高的問題!細看捷運公司採購監視器文件,以2010年6月4日,固緯得標的「淡水、中和、新店線車站監視設備重置暨改善工程」來說,該案採「底價以內最低標」得標,固緯以6111萬6799元得標,而捷運公司於4個月前(2010年2月1日)所詢得的價碼,分別為固緯公司1億3929萬3000元;兆聲公司1億4787萬2025元;聯合公司1億4424萬6900元。

4個月前報價1.39億 4個月後得標僅6111萬

詭異的是,固緯4個月前的報價竟比4個月得標後整整多出7817萬6201元,價格多了128%,難道差了4個月,成本會多出一倍多?而同期被詢價的兆聲公司與聯合公司,也與固緯給捷運公司的價格差異不大,則合理推測,被詢價的三家公司疑似有聯合「高報價格」給捷運公司的情事。

進一步追查發現,8個標案中有5筆標案的「報價廠商」與「得標廠商」為同一家,且都是「詢價」階段的價格比得標價格高出許多。如,2012年的「捷運高運量車站、變電站及機廠攝影機重置暨增設工程」標案中,固緯以2858萬得標,但捷運公司於5個月前向其詢價時,報價為3944萬,價差達1086萬元。

另,2013年「南港線、板橋線、土城線及小南門線車站監視系統攝影機及錄影設備重置工程」一案中,固緯以8720萬得標,得標前接受捷運公司詢價,報價1億4238萬元,5個月前後的價格差到5518萬元。這些是在前市長郝龍斌時期的標案。

宇通報價914萬元 得標價642萬元

柯文哲時期也不遑多讓,經查,柯市府時期標出2筆監視器汰換工程,「高運量重要聯鎖區及頂埔站動力變電站增設攝影機工程」標案,廠商得標時機點頗耐人尋味,正巧在柯文哲就職市長的2015年12月25日,該筆標案由宇通光電通信公司得標,2014年的2月13日先經捷運公司與包括宇通的3家廠商詢價,宇通報價為914萬元,但卻能以642萬元得標,價差達272萬元,當時由捷運公司代理總經理郭財明決行。

柯市府時期的第二筆汰換捷運監視器標案為2016年8月的「文湖線文山段監視系統攝影機及錄影設備重置工程」標案,固緯開出4464萬得標,但捷運公司詢價時,得到固緯報價為6907萬元,時間差7個月,價錢整整差了2443萬元。

綜上,捷運公司經歷了8個監視器汰換的標案,既能從中得知廠商報價有高報的問題,卻不更換報價廠商,讓特定幾家廠商能夠把持「估價」,以致報價不實,而由於「最低標決標」為採購案的常態,「估價」作為底價訂定前的重要市場行情參考依據,顯能影響底價,但捷運公司卻顯然無視此高報價格的常態。

捷運公司:公開招標,詢價僅是底價參考

對於相隔僅數月卻有高額報價差問題,致電固緯公司,財務部協理兼代理發言人陳哲誠表示,相關採購依照捷運公司的招標公告競標,符合相關規定,但對於沒有確實回應到記者的提問,固緯回說,只願做出上述回應。致電同樣有價差過大問題的宇通光電,接線人員表示,公司很小沒有發言系統,負責人此時出國,無法取得負責人的回應,也沒有其他人可以代為回應。

8筆標案中,參與決行與審核其中5筆標案的捷運公司副總經理郭明財,面對相關質疑,回應表示,標案都採取上網公開招標的方式為之,至於同仁向廠商詢得的價錢僅參考,還有審核小組會參考過去的經驗及其他指標來訂定底價。至於為何捷運公司每次必找固緯與聯合這2家廠商詢價,他認為,或許是第一線同仁有熟悉有接觸的廠商,他也表示,有的廠商還未必會願意接受詢價,而是直接向捷運公司投標。

20161224-捷運監視器配圖,小南門站。(顏麟宇攝)
捷運公司副總經理郭明財回應表示,標案都採取上網公開招標的方式為之,至於同仁向廠商詢得的價錢僅參考,還有審核小組會參考過去的經驗及其他指標來訂定底價。(顏麟宇攝)

廠商報價過高 問題確實存在

不過,經進一步詢問柯市府上任後成立的「聯合採購發包中心」,相關人士坦言,廠商報價過高等不確實的問題確實存在,發包單位也不會僅依照詢得的價格來定底價,也會參酌過去的採購經驗視三家廠商的報價合不合理。不過,政府單位應廣泛徵詢其他市面上的廠商,或採取有技巧性的訪價策略,都是政府採購單位有必要注意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彥喬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