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傳統中醫藥「遇見」網際網路,會發生何種奇妙反應?

2019-12-14 16:00

? 人氣

工作人員在胡慶餘堂藥房給顧客發放用牛皮紙包好的藥。(新華社)

工作人員在胡慶餘堂藥房給顧客發放用牛皮紙包好的藥。(新華社)

當傳統中醫藥「遇見」網際網路,會發生何種奇妙碰撞?1874年,清末著名徽商胡雪岩在杭州吳山腳下創立胡慶余堂,成為聞名江南的藥局。歷經時代洗禮,始建於清代的木構建築下依然人來人往,忙碌的員工們恪守著胡雪岩留下的「戒欺」店訓,為前來尋藥問診的顧客服務。

近年來,作為百年老字型大小的胡慶餘堂也積極開拓新領域,形成了以藥材種植、成藥製造、藥店連鎖、醫療科研、中藥門診等為主業的產業鏈,並借助網際網路將中醫藥文化發揚光大。

走進胡慶餘堂,四處懸掛的匾額讓人印象深刻。「真不二價」「是乃仁術」的匾額是朝外掛的,唯獨「戒欺」匾掛在營業廳後,面對經理、帳房,這是掛給員工看的。「戒欺」的匾額高懸,這兩個字也貫穿於他們經營的每個環節。

胡慶餘堂工作人員在藥房以傳統手工的方式為顧客抓藥。(新華社)
胡慶餘堂工作人員在藥房以傳統手工的方式為顧客抓藥。(新華社)

對中藥文化和傳統技藝的堅守背後,「工匠精神」耳濡目染,代代相傳。在胡慶餘堂的櫃檯上,年輕的售藥人一手拿小秤,一手麻利地稱著藥。藥多了,輕抖託盤;藥少了,再輕撚一些。低頭看秤,已分毫不差。攤開包藥紙,倒藥、裹包,一氣呵成。

老字型大小的胡慶餘堂並不「服老」。2010年,胡慶余堂就成立了電商公司,在老字型大小企業中算是較早「觸網」的。相較實體店有限的銷售半徑,胡慶餘堂早已把「吆喝」搬到線上,包括天貓、京東、小紅書、抖音等各類新管道。

「我們做了很多新的嘗試,作為老品牌如果不去嘗試,就會慢慢地被市場淘汰,只有適應了新的環境,才能夠煥發新的生機。」杭州胡慶餘堂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浙江省老字型大小企業協會會長劉俊說,老底子的東西再好,若行銷模式不能適應當下需求,也會讓老字型大小的發展舉步維艱。

如今,在天貓胡慶餘堂官方旗艦店裡,芝麻丸、紅豆薏米丸、玉竹羅漢茶、玉竹膏等經過創新的傳統膏方都受到了市場熱捧。劉俊介紹,目前新管道帶來的營收額已佔據整個集團營收的30%,胡慶餘堂計畫在幾年之內,實現線上的銷售額占到總銷售的50%。

不僅如此,今年3月,胡慶餘堂還與浙江大學現代中藥研究所進行了合作,以求讓高品質的中草藥材更好地在護膚上發揮良效。

前來尋醫問診的人在胡慶餘堂留存至今的清代老建築內行走。(新華社)
前來尋醫問診的人在胡慶餘堂留存至今的清代老建築內行走。(新華社)

「通過將本草古方與現代技術結合,我們上線了各類主打中草藥方的化妝品,還新推出了靈芝、當歸系列新品,目前胡慶餘堂化妝品已開發20個品類的產品,覆蓋水、乳、潔面、面部精華、眼部精華、眼膜、面膜等等。」胡慶餘堂美妝相關負責人李若說。

李若告訴記者,相比一般的化妝品牌,胡慶餘堂的特點是用料講究,採用薏仁、珍珠、靈芝等中國傳統藥材,在十萬級GMP(「良好作業規範」)生產藥品的車間生產化妝品,極大保障了產品功效和安全性。

在新浪微博上擁有超過1000萬粉絲的「網路紅人」張沫凡,也曾在自己的網路直播間裡給胡慶餘堂「帶貨」,還探訪了「雙國寶單位」胡慶餘堂老字型大小藥房,並為粉絲們進行了現場直播。她告訴記者,現在中醫藥等傳統文化得到了越來越多年輕人的關注,而越來越多的老字型大小和傳統國貨也通過網際網路,迎來了「復興」的機會。

創新離不開傳承,傳統中醫藥文化與現代網際網路技術的碰撞,也離不開匠心的堅守。今年已經70歲的丁光明老師傅,是傳統手工制藥的非遺代表性傳承人。從1966年進入胡慶余堂拜師學藝算起,這已是丁光明在胡慶餘堂度過的第53個年頭。

他現在的主要工作,是為往來的遊客們介紹和展示老底子的手工泛丸技藝。丁光明說:「中藥的手工製作手藝是一份財富,即使現代機器再先進,也不能完全替代,總要有人堅持下去。」

丁光明介紹,泛丸指的是將藥材從藥粉到小顆粒再製成藥丸的過程,它要經過起模、泛制、篩選、蓋面和成型五道工藝。要用適度的水、適度的藥粉、適度的手臂力量、適度的幅度,讓藥粉在匾子裡經歷近一個小時的旋轉翻滾,才能製成一顆顆緊實圓潤的藥丸。

雖然做了成千上萬次的藥丸,但每一次丁光明都認真對待。他說:「做事和做丸一樣,要不斷地修正,不斷地磨煉,才能達到完美的效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