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讚國觀點:看門狗不咬主人,走狗難說

2019-12-10 07:10

? 人氣

在海峽兩岸關係日趨緊張的局面下,台灣的記者/名嘴如果錯把馮京當馬凉(誤以為中國記者跟台灣記者没什麽兩樣),利用新聞和言論自由,服務於中國的政經利益,即使師出有名,難免降格以求,又合理化中共主宰媒體的不合理操作。看門狗被馴服成哈巴狗,甚至異化為走狗,無疑是台灣新聞界的悲劇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在德國社會學家韋伯看來,他們不但缺乏信仰倫理,更不知責任倫理為何物。前者,讓他們無法明辨,中共高於一切,對人性和人權的無形摧殘;後者,讓他們無法直視,民族壓制民主,對台灣生活方式與人民生命的有形傷害。台灣自由民主化的弔詭,莫此為甚,也是新聞界難以超越黨派色彩的主要原因。

這種「唯黨是從」或「吾黨所宗」的偏差,多少也出現在2019年卓越新聞獎的參賽作品中,顯得格格不入。如果看門狗無法以超然的新聞報導與評論,批判牆頭草政客(如邱毅、吳斯懐與葉毓蘭等)的無知、無理與無耻,反而沆瀣一氣,劣幣難免驅逐良幣,推到極致,新聞界互相比爛,又向下沈淪。從台灣到美國,上自老闆,下至記者,媒體與邪惡的距離,不過一步之遙。

卓越新聞獎於2002年設立,2019年邁入第18年,比起100多年的美國普立茲新聞獎(1917年創立),18年不算長。路遙知馬力,純粹從里程來說,前者才起步,後者已經行了萬里路,兩者恐怕難以並駕齊驅。不論量或質,台灣新聞界還有很長一段路可走。

新聞行業不是製造業,而是服務業,以服務人民當家和社會正義為志業。新聞與評論的好壊,除了彰顯記者個人的倫理執著,更檢驗新聞界的有所為與有所不為。過去一年,台灣新聞媒體與記者個人,由於意識形態的干擾,尤其是2020年的總統大選,在報導和評論上,顯得非左即右,為特定的政治立場和商業目的,劍拔弩張,韃伐之聲不絕於耳。

在這種情况下,台灣新聞界偏離「不黨、不賣、不私、不盲」的典範,已是不争的事實。從2001年香港《壹週刊》進入市場後,台灣媒體生態已發生巨大變化,狗仔文化當道。因為營利導向,有些媒體、記者和名嘴已不在乎新聞及評論的社會使命與品質良窳。換句話說,並非所有的媒體與記者,都會向卓越新聞的掌聲和人民的噓聲低頭。

不管是理論或操作,民主國家的一個基本共識是,新聞媒體是社會公器。不幸的是,在台灣,新聞媒體已不敵社交媒體,更何况人人可以是公民記者,個個是狗仔,新聞已真假難分,意見满天飛,名嘴横行於新聞與意見的模糊場域,語不驚人死不休,唯恐天下不亂。

一百年後,不論以什麽形式屹立,只要台灣還保有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卓越新聞獎應會照樣頒發,後人也許會回顧今人的所做所為,特别是有關2020年總統大選的報導與評論。千里始於足下,這一代對新聞報導與評論的獨立自主,以及操作倫理的堅持,無疑是未來世代台灣民主社會持續與否的一個重要起步。

畢竟,台灣再自由民主,也强不過媒體在新聞報導與評論上,任意踐踏真理和正義;公民社會再獨立自主,也勝不過媒體向强權與財勢屈膝。

*作者為國立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本文部分根據2019年卓越新聞奬評審團主席的話改寫,無關卓越新聞奬基金會與22位評審。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