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最低,只有更低!自由之家最新報告:中國網路自由2019年再創新低,全世界恐將步上後塵

2019-11-26 09:00

? 人氣

在新疆地區的穆斯林少數民族也面臨更多的嚴厲懲罰和長期拘禁,就算他們只是從事一些平常的網路活動,譬如和海外的親戚通信。Erpat Ablekrem,一位頗有抱負的24歲職業足球運動員,因其用微信聯絡逃離至海外的家人而在2019年1月被送入勞改集中營。監控技術快速發展、警察更容易獲取用戶數據,也造成了更多的逮捕和起訴。在部分的案例中,起初被用於控制新疆的警務工具─譬如從手機中擷取數據的手持裝置─如今已被擴展到中國的其它地區作使用。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自我審查在中國無所不在,失去個人微信號特別有威嚇效果

面臨升級的現實報復和對網上言論的法律懲罰,自我審查在中國更加無所不在。失去個人微信號的風險成為特別有效的威嚇,因為微信號被應用在生活的多層面─從銀行業務到訂餐─它在今天中國人的日常生活中已被視為不可少的必需品。
網路動員的空間也被限縮。中國政府對公民社會和非政府組織多年打壓的效果在網路空間也可見一斑─以往敢言的維權人士,在被逮捕或社交媒體帳號被封後紛紛轉向沉默。

提供替代性手段—視頻分享、直播和區塊鏈應用—讓人們仍可以溝通平常被審查話題的幾個平台,今年也面臨新的限制,顯示當局決意要補上這個系統中的漏洞。譬如,各區塊鏈平台被要求強化實名制登記並審查其內容,人工智慧設備被用於過濾含有被禁內容的圖片。

中國製造網路控制設備和官方培訓已進入超過70個國家

拜訪中國的外國遊客不該期望自己能倖存於中國政府持續擴張的網路監控和審查網之外。最近自由之家針對警察用先進的數據庫在中國跟蹤「重點人物」的研究發現,外國人是被鎖定的族群之一。至少有一位在中國做報導的外國記者說,他的微信帳號被禁,因為他對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事件「傳播謠言」。他不得不承認犯罪行為並提供面部掃描以恢復帳號。現今對虛擬私人網路(VPN)的限制,和針對登記手機SIM卡須面部掃描的要求,也可能不成比例地影響前往中國的外國遊客。

同時,跨國公司和國際投資者必須面對日益增強的經濟新聞審查、美國政府對協助新疆人權侵害的中國科技公司的制裁,以及如騰訊這樣的社交媒體巨擘,在協助偵測和懲罰合理的政治、宗教或僅僅是幽默性的言論中所扮演的重要腳色。諸如蘋果、微軟和領英這樣的外國公司已經決定配合在中國的政府審查,也因此可能在中國政府逮捕用戶時 成為幫凶。

儘管在自家庭院的網路審查持續增加,中國政府和其附屬的私企卻在全世界影響其他國家的網路自由。在自由之家2018年的《網路自由度報告》,發現被研究的65個國家中,有36個國家派遣人員到中國進行新媒體或信息管理的培訓,有18個國家已經購買了配置人工智慧的監控系統。2019年「開放技術基金」(Open Technology Fund)新發佈的研究表明,這兩領域的活動持續地擴張,中國製造的網路控制設備和官方培訓已經進入了超過70個國家。

2019年度的《網路自由度報告》研究中還指出,在研發、運用和輸出針對社交媒體的大規模自動監控工具方面,中國已經躍升為領銜者。例如,中國公司樂思軟件(Knowlesys)正計劃在即將於杜拜舉行的商業會展上現場展示如何「監控目標人物的訊息、個人資料、所在位置、行為表現、人際關係以及更多」,還有如何為選舉「監控公眾輿論」。在該機構2019年度的報告評估的65個國家中,對社交媒體的大規模監控技術在40個國家中被發現,儘管它們並不是全都採用中國的科技。

今年正值一系列特別敏感的周年紀念,也導致中國審查和監控的升級,但目前沒有理由相信這些新的限制日後會被解禁。相反地,中共領導人顯然決意無限期的加強壓制,執意追求不可能的目標─意識形態的一致,以及對已和世界接軌的14億人進行社會控制。越來越顯而易見的是,北京方面祭出的種種措施事實上打著全球的主意,而世界上的其他所有國家必須在抵制和順從中做出抉擇。

*薩拉.庫克(Sarah Cook)薩拉.庫克是自由之家中國、香港和台灣資深研究分析員,《中國媒體快報》負責人。張麥(Mai Truong)是自由之家策略和管理研究負責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