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宜樺專文:臺灣民主的興衰

2019-11-23 06:20

? 人氣

作者指出,儘管台灣人已對民主制度相當熟悉,但其實民主在人類歷史上從來不是一個理所當然的制度。圖為自由廣場。(資料照,陳明仁攝)

作者指出,儘管台灣人已對民主制度相當熟悉,但其實民主在人類歷史上從來不是一個理所當然的制度。圖為自由廣場。(資料照,陳明仁攝)

一、民主不是理所當然的制度

民主政治不是一個容易的課題,因為民主制度在人類歷史上從來不是一個理所當然的制度。

在歷史記載比較清楚的三千多年歷史裡,民主制度的出現及延續,最多不過三百多年。換言之,在人類曾經實行的各種政治制度中,民主既不是最早的制度,也不是唯一的制度,更不是經過最長時間考驗的制度。

有人認為民主雖然歷時不久,但應該是最好的政治制度,因為這種制度尊重人民的意志與選擇,反對權力的專斷與濫用,可以成為人類理想制度的歸宿。但也有人認為民主政治缺失仍多,常常做出不理性、不專業的決定,實在談不上有多完美。借用英國首相邱吉爾的名言來講,民主只是我們勉強可以接受的制度,但絕非最好的制度。

民主政治的歷史經驗的確有限,除了在古希臘時代曾經曇花一現之外,它是在兩、三百年前,才從西歐及北美開始萌芽,慢慢擴散到世界其他地方。我們仔細回顧人類採用民主政治的過程,就會發現不論就其建立、鞏固,或擴張而言,民主政治都是人類政治實驗的一個奇蹟。

民主的建立並不容易,因為人類在大部分時候,寧可相信一個開明的專制君主,把政治權力交給這個君主,也不願意把政治權力交給所有平民百姓,讓大家集體行使統治權。這種想法在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名著《理想國》裡,用「哲學家皇帝」的概念,把它表達出來。柏拉圖強烈反對當時雅典所實施的民主政體,一心期待有個文武兼備、智慧卓絕的哲學家能出來拯救眾生,讓國家獲得長治久安。

西方社會一直到近代初期,都仍然相信君主政治,而不是民主政治。在十八世紀的啟蒙運動時期,有不少國家採用「開明專制」做為他們理想的政治形態。大部分的思想家都認為庶民的智能不足以治理國家,如果讓所有民眾都擁有投票的權利,會釀成無法想像的政治災難。

西方固然相信君主政治,東方更是崇拜帝王、先知或法老。中國歷史上以「聖君賢相」為政治理想;印度歷經王朝、蘇丹與帝國的統治;古埃及王國長期信仰法老;阿拉伯帝國的統治者則是哈里發。在這片廣袤無垠的土地上,幾千年來民主都不是人們相信的制度。

凱薩琳二世是俄羅斯在位最久的女沙皇,她被認為是開明君主之一。(取自維基百科共享資源)
凱薩琳二世是俄羅斯在位最久的女沙皇,她被認為是開明君主之一。(取自維基百科共享資源)

一直到三百多年前,當英國議會開始嚴格限制君主的權力,當美國開國元勛開始設計一種主權在民的制度時,民主才在一種非常特殊的歷史情境下,被逐步建立起來。這種制度不依賴開明君主,而主張由所有老百姓以主權者的身分,共同決定攸關他們利益的公共事務,並且可以透過定期選舉,決定誰能擁有統治的正當性。這種相信人民治理能力的設計,在歷史上毫無疑問是少數例外。而民主就像在沙漠中突然綻放的鮮花一樣,是令人驚訝的奇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