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公民》越止越暴、越制越亂的維穩鬧劇

2019-11-22 06:10

? 人氣

「反送中」抗爭者17日深夜在香港理工大學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資料照,美聯社)

「反送中」抗爭者17日深夜在香港理工大學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資料照,美聯社)

香港確應暫時停擺

上星期一的「大三罷」,由於擔心有同學已回校上課,因此我也回到理工大學看看。當時防暴警察已撤到橋頭,催淚煙也消散了大半,校園除了三三兩兩的黑衣蒙面學生在稍歇,也沒有太多過路的途人。突然顯得異常冷清的校園,正好為我帶來難得的寧靜片刻,思考過去近半年發生的事情。

我想起上次香港停止運作,已是2003年的沙士(SARS)時期,全港同樣面對停課、停工以至停市的艱難時期。然後是七 · 一的50萬人上街,翌年董建華黯然下台。不過經歷了2003年一役,中央既通過CEPA、自由行等新政策,進佔香港經濟的各個層面,並開始在政治上大力介入香港事務。

16年前的停擺,並沒有為香港帶來火浴重生,反倒是種下了16年後的禍根。經濟上的「維穩」無疑令香港人「有餐食」,但貧富懸殊和社會不公卻極速擴大,年青人的發展機會更被全面排斥;然而更尖銳的矛盾卻源政治上的「維穩」,令香港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16年後香港再度停擺,是時候真正「停一停,想一想」,以後的路還可以怎走下去。

維穩勢力無限坐大

在2003年前,北京主要採取了模梭兩可的態度,看重的是香港金融貿易中心的地位,在政治上則沒有攤派太多的任務。反正大家在香港各取所需,江澤民一句「悶聲發大財」,一切已盡在不言中。但在2003年後,套用今天領導人的說法,當年北京也要「提高依法治理能力和水平」,因此先把董建華撤換掉,並開始全面參與及掌控香港的管治權。

香港歷史在2003年拐了一個大彎,其後北京「有形的手」愈伸愈長,「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承諾完全落空。中聯辦全面滲透至香港各層面,逐步打造「西環治港」的新體制。維穩勢力不但削弱了特區政府的自治權威,同時更埋下了政局長期不穩定的因子。新體制的冒起不但無助解決問題,反而是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把一切牛鬼蛇神都送進了香港。

中聯辦全面介入香港事務的間接後果,是本地建制派的自主性大為下降,純粹淪為履行政治任務的棋子,難以發揮內部監督制衡的作用。如此中聯辦表面上是為特區政府護航,減少當權者施政上的阻力;但客觀上卻早已預設了一個政治陷阱,令當權者失去應有的政治判斷力,在政治危機中不斷泥足深陷,難以自拔。

看過早期比思動畫《超人特工隊》(The Incredibles)的人都會記得,大反派辛拉登製造的機械人,除了是用作對付超人家族,更重要是能讓他自己一手毁滅,從而彰顯他的英雄地位。現時維穩勢力在香港全面坐大,已不單是要打擊真正的敵人,而是在即是沒有敵人的時候,也要製造一些敵人來打擊,如此才能證明、並進一步提升自己存在價值。《超人特工隊》的寓言已悉數應驗眼前。

勿重蹈2003年的覆轍

在過去數個月的反修例風暴中,所有人都能相當清楚地看到,維穩勢力看準了千載難逢的機會,不斷把治港班子推向激進化的死胡同(而林鄭則矇然以超人家族自居);建制派徹徹底底地被統一口徑,不敢公開講半句人講的說話;香港警隊就更直接受中聯辦操控,打著「止暴制亂」的旗號,不斷「以暴製亂」;同時又在示威中混入內鬼,弄得示威者敵我莫辨,由此自導自演一幕幕的城市巷戰。

在10月底北京四中全會召開前,英國《金融時報》傳出撤換林鄭,同時港澳系統亦將會被全面清洗,予人感覺是北京那邊在吹和風。時至今日仍有不少有識之士,本著一廂情願的美好想像,寄望阿爺能出手嚴懲地方酷吏,以拯救香港人於水深火熱。

然而,每當回想2003年發生的事情,便知換不換人、換誰不換誰,根本並非重點,真正需要撤換的是整套維穩體制,以及建基於全面操控的威權政治思維。否則香港只會繼續陷入「愈止愈暴」的怪圈,永遠不會再有翻身的一天。

*作者為高教公民研究總監。本文原刊香港《蘋果日報》觀點版,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