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照顧機構未滿額 身心障礙者還是進不去?問題關鍵在這裡…

2016-11-28 08:30

? 人氣

20161110-位於台北市第一家園基金會,是一間身心障礙的日照機構。圖為機構內的教保員,協助身心障礙者操作運動器材-(蘇仲泓攝)
在居家服務或機構中,照服員的工作繁重,一旦出了問題,還要自己背責任。圖為機構內的教保員,協助身心障礙者操作運動器材。(蘇仲泓攝)

洪心平指出,再加上進入家庭可能會有性騷擾等不安全感的問題,而且照顧障礙者是一個很沮喪的環境,需要更多的教育訓練與機構人員陪伴,才能走過職業倦怠,當職業沒有專業的成長性,做服務的人是很沒有成就感的。這也是為什麼居服員總是處於人力匱乏的原因。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教保員不足 機構床位只能空著

人力不夠也導致一個殘酷的事實,收容中、重度身心障礙者的24小時全日型機構以及白天的日間照顧機構,即便有床位,也只能「空著」,因為法律要求機構,白天班每3到7名身心障礙者,就應配置1名教保員,晚間雖放鬆為1:15,卻因日夜顛倒,本地勞工不願做。

數據證實,照顧人力的缺乏已經造成全台數千障礙者無法進入機構接受照顧。根據衛福部統計,迄今年6月為止,全台機構平均收容率只有8成,但等候進入機構者卻高達2406人次,經粗算,全台若能補上至少600名教保員,不僅等候的2406人可以立即進入機構,還能再多出1758個空床供給。但現況卻是,排隊者需等機構內的人過世,才能遞補。

20161122-SMG0035-風數據/身心障礙專題。全台身心障礙機構收容率與等候人數比較表
 

人力的問題,專收重度智障者的永愛發展中心主任張菁倫最有感觸。「我們曾有一整個月收不到任何履歷!」張菁倫曾歷經發展中心的教保員接連走人,導致既有教保員負荷過重,幾乎要跟進離職的情況;也因為人手不足,張菁倫在管理行政事務的同時,也得充當第一線人力。中心收容的30多位學員中,有過半已達老化年紀,障礙者走路、走跑步機、上廁所等,都必須由2位教保員攙扶,但缺人的情況,曾持續達半年之久。

張菁倫說,以前來應徵的都是社工系或幼保科系,他們在念書時就知道以後會進來服務,但不熟悉這一行的人進來應徵就會嚇到;即使是大學相關科系畢業的,初入行的女性看到要幫成年男性障礙者穿尿布,心中仍難免恐懼。而就算教保員能認同這份工作,父母往往也不願孩子從事,永愛發展中心就因此流失掉幾位有潛力的教保員。

20161110-位於台北市第一家園基金會,是一間身心障礙的日照機構。圖為身心障礙的朋友,利用簡單反覆的動作,訓練自己的定力-(蘇仲泓攝)
就算教保員能認同這份工作,父母往往也不願孩子從事,永愛發展中心就因此流失掉幾位有潛力的教保員。圖為身心障礙者在日照機構內利用簡單反覆的動作,訓練自己的定力。(蘇仲泓攝)

1分鐘都不得閒 教保員工作繁重

張菁倫也提到,教保員的工作內容繁重,是新血卻步的原因。障礙者一起床,就要打理他們的梳洗,開始各種避免退化的活動,中午吃飯,要幫學員「剪便當」,依據口腔能力的不同,有人的菜要剪成1公分,有的人3公分,有的要打成泥狀,剪完後要餵飯,餵完要協助喝水,幫障礙者刷牙、用牙線棒,之後要寫紀錄,照顧他們睡午覺,教保員幾乎不得閒,而這還只是到午間的行程。因此,雖然永愛有一百多位障礙者排隊等著進入,也不敢再多收,「若再多收1個障礙者,教保員很快就離職了」。

20161122-SMG0035-風數據/身心障礙專題。機構收容的身心障礙者年齡分布
 

白天人力已經很缺,晚班人力更是如此。張菁倫說,學員夜間活躍是常態,「有的障礙者凌晨3點就起床,蹦蹦跳跳到天亮,還有的學員1個小時起床1次,教保員必須1對1隨侍在側,免得發生意外」,由於晚間人力招募困難,因此,機構多半聘僱外勞,但因為外勞並非政府所樂見,因此,政府不給予人力經費補助,也沒有語言與照顧教育訓練。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彥喬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