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速之客:《烽火中的大愛》選摘(2)

2019-11-25 05:10

? 人氣

「四十四年(一九五五)來的。來的時候帶了些錢,有需要就可以給你。」來了三年才聯繫自己?介民再次婉拒「不需要」。

「我來過這裡三次都沒見到面。」張說。介民心想:你知道我平日白天不會在這裡的,

「我要上班的。」

「你幾時有空?」張站起身,似乎很想趕快說完話就走人,連珠炮般的說:「那麼下禮拜天下午三點鐘到植物園荷花池旁見面,你帶小孩子來。這次見面我們彼此不大了解,下次我帶文件來,裡面有通信的方法,你看過就明瞭了,不清楚的問我,看完就燒掉……」

介民越發起了疑心:這人固然有可能是自己人來探路的,但也不無可能是個圈套陷阱,否則何以沒有「信物」,而且言詞閃縮,為什麼有東西不能面交,還要再約到外頭見面?但「張偉」堅持要等下次再說,連著三次叮囑「下禮拜天見面」,然後匆匆告辭。介民送他到門口,指給他看路對面公共汽車的站牌,卻見他跳上一輛路邊的三輪車走了。

還容不得介民把這件突發狀況在腦中分析整理,幾乎是緊跟著「張偉」離去的背影而同時出現在診所前後門的,是兩部軍用車和從裡面跳出的兩車人。他們進來後即向還來不及走到樓梯口的介民表示:「政治部」找他去談話。(「政治部」即當時的「國防部總政治部」,後更名為「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國防部政治作戰局」,是國民黨軍隊的政工體系。)

來得這麼快!介民鎮定自己,表示需要上樓換件衣服,還問為首的人:需要穿什麼服裝?意思是要不要穿制服。回答隨便就可以,於是其中兩個人尾隨他上去。進了房間,介民對已經聞聲驚醒的明珠說:「政治部找我去談話。」明珠當即明白:自己也要有所準備了。

然而她已經沒有時間了。

明珠也沒有料到:此刻一為別,下次再見到介民,竟是四年之後了。

介民換了一身乾淨衣褲下樓,跟隨幾名陌生人上車離去。其他幾個人開始翻箱倒櫃搜查診所和家中物事。之後,明珠也被帶走了。

當時龍、鳳、凰三個孩子分別是十歲、八歲和六歲。他們對那個不尋常的星期天下午竟然都沒有記憶,甚至是他們在多久之後被送到舅舅家、以及舅舅當時有沒有告訴他們父母親發生了什麼事等等,種種有關的情節,全都被深深埋進記憶深處一個再也不願碰觸、不敢打開的鐵盒裡,任其鏽蝕沉埋。

*作者為知名作家,曾任編輯與教職,現居美國加州從事文學創作。曾獲《聯合報》短、中篇小說獎,小說與散文著作繁多。本文選自作者新作《白鴿木蘭:烽火中的大愛》(印刻文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