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速之客:《烽火中的大愛》選摘(2)

2019-11-25 05:10

? 人氣

張首先告知寇,他留在大陸的兒子的近況及家中房產的情形,然後向寇交代任務:設法取得空軍有關機場、機種、編隊、雷達、尉級以上人員名單、「聯合作戰中心」等情報,盡可能利用此間電台與大陸通報,或自設發報台。寇答應了,於是相約下次晤面時取件。兩週後,寇又在臥室接待張,從床褥下取出自己蒐集的空軍編制機種別,及空軍各正副聯隊長姓名階級、基地等情報交給張;同時表示有急用需要錢。張允諾幾天之內會叫妻子送過來。

四月初,張寇又晤面,一同研討設立發報電台的事;寇認為器材管制嚴密,表示無能為力。四月中,兩人再度晤面,寇交給張空軍情報一件及發報機線路圖一紙,同時又向張索取錢款。第二天,張的妻子就又送給寇新台幣一千元。(民國五十年,即一九六○年左右,一名普通公教人員的月薪是新台幣七百元。館子裡一碗帶肉的麵只要二元。一千元不是小數目。)

並非出於一份理想和使命感而承擔了這樁任務,寇新亞雖然有錢可拿,但內心忐忑。他知道萬一事情敗露的嚴重後果,令他越想越恐懼,以致寢食難安;妻子發覺有異,問他卻不肯說,只是煩躁地叫她不要多問不要管。終於,他選擇了告發出賣。一九五七年六月十日,寇新亞向空軍總部政戰部檢舉張為鼎、羅秀雲夫婦為「匪諜」。

「空總」憑空獲得如此重要的情報,當然要善加利用。七月,「國防部總政治部」會同「空軍總司令部」,成立了「捕鼠專案」,利用張、羅夫婦進行反間計。於是寇其後一直在空總政治部第四處的指導下,按時與張接觸、假裝合作,提供假情報給張長達一年之久,還誘騙到一萬元港幣,直到次年秋天張、羅夫婦被捕為止。共方與張的聯絡方式,大多是利用收音機單程通訊,到張被逮捕為止收到共方約五十餘次訊息;張向共方遞送情報或其他報告則用「漏格法」密寫(即「以字代碼」,約定用毛姆的小說《人性枷鎖》一書裡的文字,用密碼選取書中某頁某段的個別文字,串成情報信函內容),到被捕為止發出了約四十件密函,其中至少有十幾件是故意設置的假情報。共方也利用這個方法來函二三次。此外還有一種化學藥品密寫通訊,及「聯絡信箱」方法。

同年夏,張為鼎接到「指示」,要他「與空軍薛介民、醫師姚明珠夫婦聯絡,授其祕密通訊方法,繼續為組織工作」;不知何故,張遲遲未遵命採取行動聯絡薛、姚夫婦。而這條訊息,極可能當場就被正在嚴密監控他的調查單位截獲。但張本人還蒙在鼓裡。

次年(一九五八)七月,「國防部總政治部」和空軍總部認為時機成熟,決定收網,動手逮捕張為鼎、羅秀雲夫婦,並利用他們繼續進行反間計、繼續「釣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