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速之客:《烽火中的大愛》選摘(2)

2019-11-25 05:10

? 人氣

保存至今有三張在新家、也是新開的診所前拍攝的照片,一張是一家五口,一張是三個孩子,一張是六歲的小凰攀爬到診所窗戶上。孩子們臉上那樣歡快燦爛的笑容,從前沒有見過,後來更是再也沒有了。從一九五八年四月到九月,從春天到秋天,快樂時光只有短暫的五個月。

當時的歷史背景:一九五八年八月,發生了金門砲戰,亦稱「八二三砲戰」、「第二次台海危機」;共軍發動激烈的砲火攻擊金門、馬祖,國軍隨後亦反擊,緊張形勢持續兩個多月後才逐漸減緩,雙方維持「單(日)打雙(日)不打」的局面,直到一九七九年。那段時日,國府的危機感和島內的肅殺氣氛可以想像。

介民可能感到通過台灣郵政由黃姓表弟轉信的不妥,正好一位十二特班的同學(已故)有個僑生親戚,可以託正要回鄉的友人親自帶信去新加坡,再轉寄給仁民。可惜,他的警覺來得太遲了。一九五八年九月八日,仁民寫一信託黃表弟轉給介民,說:「肖釗夫婦近況如恆,前數日他們來我這裡玩,並說最近會託親戚去看你們的孩子,我想您們一定很高興接待。」但這封信因黃表弟事忙忘了轉寄,仁民收不到回音,便於十一月十九日再寫一信給黃提醒,黃才於次年(一九五九)一月二日將此信轉出,寄去信義路家中。而這時,「家」已人去樓空一片狼藉。介民、明珠已經「離家」三個多月,三個孩子也已流落他處了。

事情要從兩年多前說起。一九五六年二月,原任職於重慶中央信託局的張為鼎(化名張大仁、張偉),被組織派赴香港,用半年時間學會通信技術之後送來台灣,任職裕隆汽車公司(當時還叫「裕隆機器製造公司」)。十月,張的妻子羅秀雲也從香港來台。張、羅夫婦,是由香港某「聯絡處」負責人彭高揚授予任務,命他們來台北找一名國民黨空軍人員寇新亞。寇是河南洛陽人,空軍載微波通信大隊中校副大隊長,一九四九年在南京服務於空軍運輸大隊,當時便與彭高揚有過從,因為彭是寇新亞妻子彭文斌的叔父。寇還有一個兒子留在大陸。彭既是寇氏夫婦的親族長輩,託張、羅夫婦到台灣時探望寇和他的妻子,看起來理所當然,不會啟人疑竇。彭交予張、羅夫婦來台的具體任務,是通過寇新亞收集空軍情報、伺機策反空軍人員。彭並囑咐他們:聯絡上寇新亞之後,通過寇「先尋覓(空軍裡的)張紹楨醫師,以看病為由與其認識,然後向張打聽薛介民的狀況」 。

次年(一九五七)春天,張、羅夫婦才聯絡了寇新亞。又再過了一年多,他們才「找到」薛介民。

根據寇新亞、彭文斌夫婦的審訊材料內容:一九五七年初,張為鼎、羅秀雲夫婦來到寇家拜訪。他們攜帶了預先約定的聯絡「信物」——一件衣料,邊上的小塊布角已在先前由彭高揚剪下寄來寇家了。那天寇不在家,寇妻接待了他們,張羅夫婦沒有說明來意。一週後,張單獨再上門,跟寇見到面,核對布角與衣料無誤。寇便將張延入臥室裡關上房門,開大收音機的音量,開始談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