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鴻源觀點:只會讀書與考試就是「人才」嗎?

2019-11-03 06:50

? 人氣

幾年前,北一女要求學生穿短褲上學的事件,引發社會議論。既然多數學生都認為穿短褲上學比較方便,為何學校不准呢?穿短褲上學有礙觀瞻嗎?學生的建議並沒有違反社會善良風俗,為何不給予尊重?且高中以上有教官,隨時站在校門口檢查學生之服裝儀容,這樣只會培養出一些服從威權的順民。如果學校需要有教官保護校園安全,為何更需要被保護的國中、小學反而沒有?電影《返校》的那位教官又幹了哪些「好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2016-08-29-3月9日北一女學生抗議呼籲服儀解禁-取自北一短褲自由陣線臉書
2016年北一女學生抗議呼籲服儀解禁,要求學生能夠穿短褲上學。(資料照,取自北一短褲自由陣線臉書)

去年11月,北一女高二女學生們,創作《當我們成為了總統的鄰居》新詩,於校內朗誦比賽中以行動劇的方式朗誦、演出。新詩諷刺「台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成為「拒馬高級中學」,並寫道「凱道又圍起了密密麻麻的拒馬」,表達因北一女位於總統府旁,長期受到各類型陳抗干擾,影響其通行與安寧。臉書專頁「總統府發言人」有雅量分享朗誦影片,並創作「北一女創作無限」的藏頭詩,回應學生們的訴求。

這些小綠綠是否知道,密密麻麻的拒馬是避免政府與民眾任何一方受傷害,否則以前戒嚴時代,許多遊行示威的人會被國府以「叛亂犯」治罪,如「美麗島事件」。縱使如此,當時憲兵、警察與拒馬還是一堆,絕不會比今天少。小綠綠應該慶幸活在現代民主社會,可以新詩諷刺時政,否則不要說在校可以公然發表詩歌,一般師生平時如果在課堂上發牢騷批評政府,極可能發生如同《返校》中老師被憲兵抓捕拖行的恐怖場景,事實也的確是如此,只是可能是突然「消失」。

北一女生可以詩歌表達對時政的不滿,卻沒有人質疑為何國歌與校歌充滿黨國不分的意識形態,如國歌明明就是國民黨黨歌,為何政府強迫全國師生唱?試問,全民都是國民黨黨員嗎?專制如中共,尚且不敢這麼做,為何國民黨敢?且北一女校歌歌詞:「力行三民主義實踐國父遺教」,建中校歌歌詞:「看!我們重建燦爛的新中華⋯⋯同建大中華!」不都是黨國意識形態嗎?校歌是一校的精神標竿,理當由師生經民主程序制定,怎麼可由少數人決定?面對荒謬現象不敢質疑,這樣的學校與學生算菁英嗎?

徐校長說,到時很多優秀國三生可能選擇就讀私校,繳不起學費的弱勢生,若無法進入像建中一樣的公立菁英高中就讀,人才可能被埋沒,大學應該也不樂見。應該並非事實,而且恰好相反,因為據統計,目前大多數能進入建中與台大等明星學校者,其家長都是中產階級以上,尤其是公職人員,而進入普通高中或私立大學的學生家長多半是非公職人員,以致家境不錯或有不少學雜費補助的公職人員子弟,大都能唸比較好又便宜的公立明星學校,而家境差或沒有學雜費補助的民營企業勞工子弟,大學只能唸比較差又貴的普通私立高中或私立大學,以致社會貧富差距日益嚴重,這樣公平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