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浩觀點:臺灣的「國機國造」是怎麼開始的呢?

2016-11-27 07:10

? 人氣

1970年1月14日,蔣介石接見美國空軍部長席曼斯,請其向尼克森轉達目前臺灣防務空虛情形,希望美方協助增強中華民國空軍的力量。蔣介石指出「中共過去十年之種種準備,目的均為自空中突擊臺灣,或有美國朋友認為中共無海運能力,何能進攻臺灣,或不敢進攻臺灣。此種想法,至為危險。…中共之作戰計畫,為自空中突襲臺灣,以空降部隊大批降落重要據點,造成既成事實,美國縱欲相助,亦無能為力。對此,美國政府不可不特別予以注意。」蔣介石強調,中共空軍之飛機無論在數量上或質量上均已超越中華民國,美國必須增強臺灣空軍戰力,使臺灣在質量上恢復空中優勢。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1970年1月24日,蔣介石自記「尼克生十九日以白宮發言人名義再度發表其對援我F-4D型機並不反對之意,但其理由為引用其國防部一九六八年作證之意見:『此項飛機對中華民國是非常有用的,但就該國整個空防的戰略而言,並不是急需的』。且結語之狡猾虛偽,殊為可痛。」1月27日,蔣介石得報美國會兩院竟剔除援臺F-4D型戰機案,在同案中反而通過對韓援助五千萬美元,他認為美國忘義失信反覆無常,「此乃(孔)令侃為美國人所賣,而對我外交上之失敗也。」蔣介石頓感「磨折扭絞、恥辱煩惱、憂患困痛」。他大罵尼克森「對我之玩耍至此,徒長其本身之卑劣人格而已。…美國政客失信無義、反覆無常,為其個人利害,隨時可以出賣友人,今日又多得一個經驗。此案之後果對我國之為凶為吉,尚難判定。要在本身雪恥圖強,謀求出路,未始非逢凶化吉、因禍得福。 」

蔣介石日記手稿。(中新網)
蔣介石於日記中寫道,與美國交涉F-4型飛機失敗,對臺美關係有重大負面影響,至此對尼克森深惡痛絕了。(示意圖,中新網)

被尼克森「玩耍」一通之後,蔣介石自我反省「自二十五歲以來,經過無數憂患與恥辱,尤以對外之磨折扭絞,非使我國脈民命澈底消除而不止的美國政府,虛偽欺詐之玩耍,令人無法忍辱,已達極點。此乃自民國卅一年以來,史迪威、馬下兒(馬歇爾)以至今日尼克生等,是極盡人世所最難堪之一次也。」(1970年1月31日)同日又記「但對美國之假言偽行,三十年來之疑竇亦得因此而完全識破與證明,此乃盎格魯撒克遜民族之真面目矣。經過無數次被欺詐與出賣,再可不夢覺乎,而以尼克生上月廿九與本月十九日白宮兩次之聲明對照,更足毀譽矣,切勿再忘。廿七日美國會兩院協議剔除援我F-4型機案,而對其同案附屬之援韓五千萬元反得通過,此乃對我國之恥辱所畢生難忘者也,美國人之忘義失信如此也。對於F-4型飛機交涉結果,擬堅拒妥協。」

1970年2月13日,蔣介石在日記中寫下對此事的感想「對美本已絕望,何必因此次F-4型機交涉所得後果,而為之憂慮其中美今後關係之惡化也,彼既嚴拒我要求,而我何不可堅拒其欺詐的妥協,實於心無愧也。」 但蔣介石著實在意此事,因此心情反覆,例如2月16日日記裡寫道:「此次F-4型交涉之挫折,乃是好事,而非壞兆,否則將於大失敗與危機,以令侃之手段鹵莽更將敗事也。但只怪自己任用不當,決斷不力,招此恥辱而已。」「對於F-4案我遭此恥辱,越想越憤,故近夜連續失眠受此苦痛、此為平生各種失敗之中,光明大無愧於心,而惟此次之恥辱失敗之甚,故心不自安也。此次F-4型機案,美國聯合會議之剔除,而對韓國五千萬元同案中之將予保持,此為令人最難堪之恥辱失敗也。」蔣介石與美國交涉F-4型飛機失敗,對臺美關係有重大負面影響,蔣介石至此對尼克森深惡痛絕了。

1972年,尼克森推行越戰越南化政策時,美國政府為填補美軍撤出時留下的空隙,從臺灣調用其軍援的35架F-5A型戰機給南越空軍。行政院長蔣經國派他的英文秘書葉昌桐少將與美軍協防司令貝善誼中將和顧問團團長巴恩斯少將會面,一同探討美國對臺灣空軍戰力補充的問題。美方不肯給F-4幽靈式飛機,只同意以新的F-5A戰機替換臺灣移交南越的舊飛機。當時,葉昌桐知道美國有一種F-5E戰機,是由美國諾斯洛普公司於1962年推出的輕型戰機,受到諸多美國盟國採用。葉昌桐於是提議雙方在臺灣合作生產F-5E戰機,沒想到美國人同意了。經過幾次討論,雙方達成協議,1972年11月,美國政府宣布「美國將協助中華民國,合作生產F-5E戰機以加強中華民國的空防力量」。1973年2月9日,中華民國與美國簽訂協議,由諾斯洛普公司授權生產F-5E戰機。1974年10月30日,第一架F-5E(虎安1號)離線出廠,為慶祝蔣介石的88歲生日命名為「中正」號,而這就是臺灣「國機國造」的開始。

*作者為英國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博士

喜歡這篇文章嗎?

汪浩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