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渡觀點:從臺灣衝組,看香港勇武

2019-10-18 06:50

? 人氣

所以,毛澤東搞革命,就是有農民調查報告作為基礎的。

但如果沒有分析清楚,缺乏群眾基礎而一心熱血想搞革命,最後就可能成為少數激進者的對抗,愈對抗愈孤立。臺灣衝組的經驗,即是臺灣社會並不具備革命基礎,群眾運動只是要訴求改革,而非推翻一切社會體制重來。

如果要改革,那就得提出相對合理的訴求,在有理有利的情況下,進行示威遊行,並且在提出的條件中,準備有所取捨、進退、妥協。同時作為長期社會運動,要儘量團結更多群眾,為下一波改革訴求作準備。

2019年9月28日,香港添馬公園裡的抗爭者。(美聯社)
2019年9月28日,香港添馬公園裡的抗爭者。(美聯社)

今天香港的問題,我不知道有沒有人問過:反送中,到底是要革命?還是改革?

若僅就反送中,其實是改革,因為它並未想要推翻體制,而是要改變一個政策。但隨著群眾衝突的上升,最後反而搞成了革命式的玉石俱焚。

但回頭想想,香港搞革命的群眾基礎在那裡?革命的目標在那裡?港獨?一國兩制?雙直選?坦白說,除了港獨,其它都是在一國兩制下的改革,無一是革命。但港獨不為美英等國接受,也被群眾運動否定了。

那到底為什麼整個運動,充滿街頭勇武的對抗,變成像革命一樣,小事化大,大事化為不可收拾?群眾與港英政府之間,問題出在那裡?能不能想辦法解決?

作為一個臺灣1980年代社會運動的參與者,我不了解香港現場的具體情況,因此只能就一個局外人來觀察,並提出臺灣衝組的經驗作參考。

要言之,我首先想問香港人一聲:到底要改革?還是要革命?

如果要改革,兩邊都該冷靜下來,好好思考下一步。而群眾一方是不是也該思考建立糾察隊,逐步組織群眾,以成為未來民主改革與選舉的基磐?這才是長久之計。

香港問題,只有香港人自己解決。臺灣人著急都沒有用。總之,作為關心者,我願意從臺灣衝組,看香港勇武,或稍作借鏡。

*作者為自由作家。本文原刊《奔騰思潮》,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