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過血腥越戰的北越軍人憤然退出共產黨……越南異議樂人厄戴談反共歷程:是國家背叛我們

2019-10-13 09:30

? 人氣

越南異議樂人厄戴(Ngoc Dai)來台出席2019年「流浪之歌音樂節」。(流浪之歌音樂節提供)

越南異議樂人厄戴(Ngoc Dai)來台出席2019年「流浪之歌音樂節」。(流浪之歌音樂節提供)

「我見了共產人士,

我們的兄弟,

讓我們失去記憶的兄弟,

失去了我們的聲音,

失去了珍貴的事物。」

低吟、呢喃頓時拉開沙啞的嗓音嘶吼,平時笑眼慈祥的越南異議樂人厄戴唱起控訴越共的歌曲時,眼泛淚光,彈著鋼琴的手指不停顫抖,他是一位有很多故事可說的長者,但他已經被越南政府噤聲了很久。

厄戴(Ngoc Dai)來自北越,曾參與越戰,挺過1968年最為血腥與漫長的戰鬥「順化戰役」,直到1975年越南人民軍攻下南越首都西貢。厄戴接受《風傳媒》專訪時指出,他基於對祖國的熱愛,志願參與越戰,「政治宣傳洗腦了我,讓我相信共產政府是最完美的體制,能帶來幸福與富裕的生活,因此志願跟隨越共的政策,奉獻愛與熱忱。最後我發現這一切都是謊言。」

越南異議樂人厄戴(Ngoc Dai)接受《風傳媒》專訪。(蔡娪嫣攝)
越南異議樂人厄戴(Ngoc Dai)接受《風傳媒》專訪。(蔡娪嫣攝)

「國家早就背棄我了」

對抗美國大兵與南越軍隊時,他時常能聽到來自南方的統戰電台播放著反戰歌手鄭公山(Trịnh Công Sơn)的歌曲,歌詞一字一句都刺痛著他的心,「聽著歌曲的同時,心中有很多澎湃的情感,尤其是對戰爭的厭惡,還有鄉愁,我思念的親友與家鄉。」

「我在戰爭期間逐漸看清,共產體制的所作所為其實是在扼殺人們的自由,共產政權是騙子。這種不公平令我想要反抗,過去當軍人為了國家作戰,我以為自己做了對的事,還很自豪。但事實是,國家早就背棄我了,這讓我覺得應該為自己著想,必須退出共產黨,不想再為它賣命,也不願跟它拿到任何一毛錢,」厄戴說。

越戰,1966年,美軍B-52轟炸機轟炸越南(AP)
越戰,1966年,美軍B-52轟炸機轟炸越南(AP)

「聽到『審查』兩個字就想吐」

越戰結束兩年後,厄戴開始在河內音樂學院修習古典樂與作曲,1985年他退出越南共產黨。1990年代,他為多位越南歌唱名伶創作具實驗風格的流行歌曲,成為當地著名的作曲人。20年前就開始創作實驗音樂,厄戴表示,以前越南沒什麼人欣賞實驗音樂,所以他的創作受到很多批評,「那些人常常損我,問我為什麼要做這種音樂。」

然而厄戴仍不懈地藉各種形式的音樂表達自己,「只有音樂能幫助我說出想說的話。」2013年,他發行越南戰後第一張政治議題專輯《鄉村先驅1號》(Thang Mo 1),以實驗音樂為底,有關於性的歌詞「喔翹臀!喔陰部!喔陰道!」,也有藉隱喻唱出對執政共產黨的批判,另一首收錄歌曲《有天》(There are Days)質疑越南戰爭是否有開打的必要。

越戰時期的越南(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越戰時期的越南(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自從越共幾十年前建立政權,對音樂文化產業的嚴格審查就開始了,我有不少歌被當局審查過,他們會要求我修改歌詞。我聽到『審查』兩個字就想吐,國家想審查的東西,就是他們不敢讓人知道的秘密,」厄戴說。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