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浩觀點:蔣介石如何與蘇俄秘謀夾擊中國?

2016-10-23 07:10

? 人氣

1969年3月,中蘇發生珍寶島衝突,到了5月下旬,路易斯主動聯絡魏景蒙在維也納密晤,魏當面向路易斯提出「倒毛」五原則,其核心是蔣介石反對與親蘇的「新中共」合作組織聯合政府。對於此點路易斯避而不答,僅催促臺灣向蘇俄提交反攻大陸所需的武器清單,並進行軍事情報合作。5月25日,魏景蒙回國詳報,蔣介石對此次密晤的心得是:「甲、急出利用我國政府名義,不惜借給我基地己達成其侵新疆之願望,以為其急求解決之要務。乙、並不重視兩國會後合作共存之政策,所簡言之,並無誠意且視我如玩物。丙、其最後目的仍將是造新中共以統治中國。丁、以武器誘戰為其惟一之手段,但並無誠意接濟之辦法。」27日,又記曰:「一、魯易斯急急要求我提出而所需武器名單,此為其對我交易與要價之本錢,故我方此次特不提出此單,供其無恥要脅也。二、正式代表來訪事,彼來報拒絕而只言無交通方法,並不能用假名出國,以其高級者皆無法掩飾其面也。三、彼不重政治與原則之談判,而只言推倒毛匪後,任何事都可談,由此可知其對華政策仍不願與我為基本之對象也。」31日,蔣介石審察魏景蒙報告「更可了解其對我國軍之利用一時絕無與我基本合作之意也。但其用意本是如此,不足為奇。所應研究者,彼此雙方互相利用之結果於我方利害究竟如何而已。」可見蔣介石對蘇俄態度極不滿,蘇俄堅持臺灣必須與蘇共扶植的「新中共」合作,這使蔣擔心舊事重演。臺蘇雙方的極度互不信任,使雙方的秘密交涉一度陷入了僵局。

珍寶島事件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蘇聯因珍寶島的歸屬問題於1969年3月間在島上發生的武裝衝突, 事件致使中蘇關係進一步惡化直至正式破裂。(取自網路)
珍寶島事件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蘇聯因珍寶島的歸屬問題於1969年3月間在島上發生的武裝衝突, 事件致使中蘇關係進一步惡化直至正式破裂。(取自網路)

1969年8月13日,中蘇在新疆邊境發生衝突。同日,路易斯致電魏景蒙要求再次會面。8月底,蔣介石對與蘇俄外交考慮極費心力「彼如要求與我復交,對我之利害為何,兩利相權是利多於害也,尤其對美國為然。」魏景蒙計劃10月初在義大利再見路易斯,為此,蔣介石決定對蘇交涉方針:「可對其口頭說明如下三點:1.中國光復大陸後,其領土決不允任何國家為反蘇之基地;2.決不與任何國家訂立反蘇要約;3.與蘇鄰接之省經濟開發與蘇作平等互助之合作。」蔣介石也決定到時要摧毀中國核子基地,以避免國家陷入危險之中「毀滅匪共核子基地之程序:甲、先毀滅其長江以南之中近程匪飛彈基地;乙、其次毀滅北方與西北之核子基地。復交問題之程度:先復交而後運輸武器,則匪不能對我先發核彈,以其無理由亦無藉口也,但復交聲明必須將擴散核子條約,與保證無核子武器國家之安全,以及不干涉其國內政治之原則為附件也。」(9月30日)

10月2日,魏景蒙抵達羅馬,但路易斯爽約未到。蔣介石並不介意路易斯在義爽約一事,認為這就是共產黨的本性,而且情況終能在掌握之中,「據經兒判斷,此為匪俄最近政策性之轉變,以此本為俄共兩個月前所預謀與設計,而匪共恐俄聯我而倒毛,並限其於十月五日前答覆,明定其是否與我商談政策,於是毛匪為俄所逼,不得不向俄屈服就範,此似近理。」他又說「惟以共產黨本性而論,失約與不失約皆無所謂,如其一方與匪毛談判相約,而一方又占我秘密接談判,則在俄而言更將為我所疑,以此彼其於我似較有利,但匪俄根本問題終難解決,最後仍不能越我掌中耳。」(10月10日)。蔣介石召見魏景蒙暸解在羅馬經過情形後又記:「本日詳研共匪所發表俄共於六月十三日致匪之聲明數萬言,乃俄共對我國侵略之野心畢露無遺。此次景蒙未與魯易斯晤面,更當為幸也,外交除自求自立之外,並無他道。」10月11日,蔣介石自記「魯易斯爽約不與(魏)景蒙晤面, 無足為異,此乃共黨失約之常事也。共匪七日宣布與俄共外交副部長約期會商邊疆問題,此乃魏魯失約之原因也。」羅馬會面爽約後,路易斯保持與魏景蒙函電聯繫,12月3日,路易斯致函魏景蒙有所提議,蔣介石說「此又一邪魔之戲劇也。」蔣介石對與路易斯交涉開始失去興趣。

喜歡這篇文章嗎?

汪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