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躍剛專文:毛澤東讀造反派小報有快感

2019-10-11 06:20

? 人氣

趙的回應是:一,黃廉提出屢次挨整,比如「二月鎮反」,不復存在了,我趙紫陽在四川不抓人;二,說造反派形同虛設,花瓶,擺樣子,我的意見是,有工作,大家做,喜歡做工作不是壞事;三,至於鄧興國的問題就不談了,你們主要談重慶的事;四,我們做個決定,黃廉同志,你最善於做什麼?你能不能在計委工作?黃說,計委不好做。趙說,可以學嘛。

趙不把「四大名旦」看作敵人,如同在廣東一樣,趙頂多把造反派看作其利益訴求應該受到尊重的談判對手。

中共十大和四屆人大以後,落實造反派政策,造反派的利益訴求無非是兩個,一個是要求對歷次政治運動中被整伸冤、平反,一個是要求有職有權,實至名歸。趙的策略依然不是鬥爭,而是說服,安撫,柔化處理。

這次會見,黃對趙的印象是:「趙紫陽很靈活,旱路不通走水路。因此我和鄧興國發生矛盾。鄧興國說,『這個(安排)就把你拉下水了,還不曉得?』(趙紫陽)跟我們談的第二天,就把我們與鄧興國搞分裂了……我說趙紫陽有兩面性:一方面和善,一方面瓦解了造反派。手段靈活。他原則性差,靈活。他是個聰明的有本事的機會主義者。」

有個細節頗具意味。黃、周抽菸,趙也抽菸,趙上來就說,「我老婆規定,只准抽三支菸。」黃、周因此「不好拿他的菸抽」。趙的意思很清楚,你是你,我是我,公事公辦,我不抽你們的菸,你們別抽我的菸,我也沒給你們準備菸。抽菸談事,三支菸的功夫,抽完菸了事,走人。

對黃廉、周家喻,趙有不同的態度。整頓批派,黨內公開講話,敲打「四大名旦」,私下裡卻是另一種態度。關於周家喻,1975年11月,趙在重慶私下跟魯大東說,一個年輕學生嘛,說幾句話,不要再糾纏了。1969年五十四軍調離重慶後,魯即主政重慶。黃、周是魯的死對頭。雷霆萬鈞地整頓批派,點了名,劃了圈,打倒、批鬥應是常理。

趙的態度讓魯摸不著頭腦。魯問周家喻,唉,趙書記你見過面呀?周納悶,說,沒有呀。魯說,趙書記幫你說了話。周更納悶,「走資派為造反派學生說話」?趙在重慶釋放善意,做了鋪墊。周對趙「這個人有好感」。時機成熟了,趙約周來成都談話。

四人幫簡表
趙紫陽並未把「四人幫」當敵人。

周的回憶繪聲繪色,極富現場感。照錄如下:

1976年9月1日,我得到重慶市委通知,趙書記要接見周家喻,立即出發。到成都,有要事。市委派車送我,1日晚上出發,9月2日到成都,過了兩道河,車輪渡。到後住錦江賓館,然後晚上去省委四號樓趙紫陽辦公室。

趙單獨接見我。趙在門口接的我,「小周,辛苦了!」

我說:「趙書記,剛到沒好哈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