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殷海光早就發現,中國共產黨問題是一個絕症

2019-10-06 06:20

? 人氣

殷海光翻譯熱希達(John S. Reshetar, Jr)所著的《怎樣研究蘇俄》也是本著「自由人要反極權暴政,必須瞭解蘇俄」的用心,讓國人深入認識被認為是「世界極權暴政底發動中心」的蘇俄的真相,「它彷似地球上的一隻怪物,且是一隻複雜的怪物,在那裡有極端的暴政,也有極端的人權抗爭」。唯有認識了蘇俄,才能進而認識中共。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殷海光在反對國民黨之前,就更決絕地反對共產黨

有的人反共是因為共產黨奪走了他的地位,如蔣介石;有的人反共是因為在審美上跟共產黨格格不入,如張愛玲——她無法忍受共產黨的秧歌,以及四個口袋的幹部服。

那麼,殷海光為什麼反共呢?因為他以自由主義爲信念,自由主義跟共產主義是水火不容的。

在中國贏得抗戰勝利、共產黨乘勢發難的上世紀四十年代中期,殷海光猛然發現,身邊大部分的知識分子都左傾親共,即便不是共產黨的地下黨員,至少是共產黨的同路人或同情者,口口聲聲反共的他反倒成了少數派中的少數派。殷海光意識到,再也不能埋首在書齋中做冰冷的學問了,既然「中國共產黨問題是攸關中國民族的歷史與生命之存亡絕續的重大問題」,就應當研究此課題。

在國共內戰全面爆發之前,殷海光向國民政府提出軍事、政治、經濟和文化四個方面齊頭並進解決中共問題的建議。對中共的最高權力人物,殷海光在書中作出了否定的論斷:

他們為了追求權力,動腦筋動到人類社會文化裡的中心信仰、道德價值和認知是非真假層。他們為了征服人類,先精練一套可以活用的說詞,來攪亂人類這層根子。人類這層根子攪亂了,中心信仰消失了,道德價值幻滅了,是非真假都無所適從了,於是他們再以極肯定的態度,抱著完成歷史使命的精神,介紹他們未來的「社會主義天堂」。這些人是一群心靈的洗劫者。心靈洗劫是「內戰」;奴役或毀滅人身是「外戰」。彼等的策略是先「內戰」而後「外戰」,或內外交攻⋯⋯自由世界在和赤化勢力對抗時,必須從道德價值認知上的真假著手還擊。如不從這一根本層澄清起,而從半路上動手,那便是捨本逐末。

殷海光因此被列入中共在當時宣佈要通緝的「十大文化戰犯」之一,其中列為首犯的,就是十分器重他的同鄉陶希聖。學者金耀基稱讚殷海光說:「他對共產性格的剖析、唯物主義的抨擊、共產黨人手法的透視⋯⋯有了入木三分的批判,這一份工作,在中國知識份子心靈失落、視覺迷惘的當兒,有很高的提示和清潔功能。」

殷海光還寫出《中國國民黨的危機》一書,受到國民黨文宣系統高官張道藩的稱讚,曾被印出來供國民黨內部參考。他警告國民黨說: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