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素人檢察審查會,暗藏鄉民正義密碼

2019-09-27 11:50

? 人氣

疊床架屋、鄉民正義引雜音

而這次設置檢察審查會並非只聞樓梯響,與會人士透露,法務部對於草案已有具體構想。在遴選成員部分,內部建議比照司法院的參審法庭設置九名審查人員。該組織雖然以素人為主,但審查偵查案件時必須具備基本法律知識,因此有人提案由檢、審、辯三位法律實務人士搭配六名素人,檢察官和法官代表則不必設限為現職或退休人員。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檢察審查會不但來勢洶洶而且權力頗大,不但有權向檢方調卷,若認定偵查不完備,還能建議檢方再查;若檢方堅持不起訴,甚至可以強制起訴被告,並聘請律師代替檢察官蒞庭。

據瞭解,法務部為了防止有心人透過該制度折磨對造,以及避免增加檢方工作負荷,除技巧性地排除有告訴人的再議案件以外,也傾向把案件類型大幅限縮在最輕本刑七年以上的重罪、故意犯罪致死或貪汙等案件。

強制起訴權牽涉法院審判事宜

法界人士說,檢察審查會雖然被視為制衡檢察權的特效藥,但不少圈內人對該組織的設立仍抱持疑慮。

他描述,法務部雖然大幅限縮案件受理範圍,但檢察官處理適用案件時,本來就會依職權送上級審再議,若還得由素人再審核一次,根本是疊床架屋、浪費司法資源。「這些素人萬一給予錯誤的法律指導,不啻折磨檢察官,也會折磨到當事人。」

「審查會雖然能制衡檢察權,但本身也可能成為怪獸。」他接著想像,以素人為主的檢察審查會若執意起訴證據不足的案件,未來在法院碰上同樣以素人為主的參審法庭時,雙方之間會擦出什麼樣子的「鄉民正義」,著實令人捏把冷汗。

據悉,這些疑慮也進到法務部耳裡。知情官員強調,進行內部研商時,曾針對好幾個版本進行討論,各方對條文的意見頗為分歧,目前尚未達成共識,連案件適用範圍都還沒有釐清。

除了這些技術性細節,如果要賦予檢案審查會「強制起訴權」也會牽涉法院審判事宜,必須和司法院磋商才能定案,因此這套草案拚本會期在立法院過關的機率並不高。


日本審查會叩關法院成功率低

依據日本的《檢察審查會法》規定,獨立行使職權的「檢察審查會」設置在法院轄下,日本運作這套制度已相當純熟。
根據日本經驗,審查會在調查檢方不起訴案件後,可做成「起訴相當」(建議檢察官再偵查且起訴)、「不起訴不當」(認偵查不完備,建議檢方再偵查)或「不起訴相當」(認同檢方決定)等三種決議。

審查會如果做出「起訴相當」的決議,就會分成兩階段審查,若檢方再偵查後還是不起訴,而審查會仍認定應該起訴,即有權強制起訴被告。不過,日本檢方起訴定罪率高達99.9%,反觀遭審查會起訴且判有罪的案例寥寥可數。讓人印象最深的,反倒是小澤一郎案及福島核電案等無罪案例。

2010年,擔任民主黨幹事長的小澤一郎,因管理其資金的陸山會收支報告爆發造假醜聞,而遭到東京地檢署特搜部搜查,不過檢方不起訴小澤的決定引起輿論大肆撻伐。東京檢察審查會受理查案後,曾請求檢方起訴卻未成功,最終決議強制起訴小澤並求刑3年,但歷經法院纏訟,小澤獲判無罪定讞。

2011年發生的福島核災案,也發生該組織再度踢館檢方的案例。東京電力公司前董事長勝俁恆久、前副社長武藤榮和武黑一郎3人被控業務過失致死傷罪,檢方做出不起訴決定後慘遭輿論抨擊。檢審會建議檢方起訴失敗,2016年逕行起訴3人並求刑5年,但東京地方裁判所在今年9月19日判決無罪。
經過這幾個案例洗禮後,日本已燃起修法呼聲。(侯柏青)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侯柏青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