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鴻源觀點:論《返校》電影給我們的省思

2019-09-29 07:10

? 人氣

《返校》曾敬驊飾演魏仲廷驚悚氣氛下探尋真相(圖/影一製作提供)
電影《返校》裡,張老師告訴方芮欣:「活下來才有希望」,這份意志也促使魏仲廷(見圖)決定成為見證者。(資料照,影一製作提供)

電影《返校》裡,「白鹿予水仙:此生無緣,來世再見。致自由」是張老師在最後給學姊方芮欣的遺書;行刑前,張老師告訴方芮欣:「活下來才有希望」,這份意志也促使魏仲廷決定成為見證者。

「兒死了,兒心甘情願赴死,毫無懼怕之念。對於兒的死,請勿過於悲哀,以傷健康,為禱!兒本想不留遺書,但想及兒一生累父母吃苦,不孝之罪至深,心坎即充滿莫名痛苦,因想寫這遺書,請父母親大人恕兒不孝之大罪。」——張如松,《黯到盡處,看見光》

「不要以為大哥心懷怨恨而死,相反的,乃抱基督的愛心而死⋯⋯要做堂堂正正的人,在安定中求進步,要友愛相處,如大哥友愛你們一樣,快快樂樂的過日子,不要為大哥悲傷。」——江炳興,《無法送達的遺書》

「一、我是為台灣人而死。二、我有遺孤兒三人,請先生多多照顧,均係天主教徒,請你向上址調查即可明瞭。三、請代我向諸位問候。」——陳智雄,《看到陽光的時候》

「埋在地下的樹根/使樹枝產生果實/卻並不要求什麼報酬」在《返校》中,有人曾引用泰戈爾的詩篇,這段話也回應著許多前輩的努力。白色恐怖期間許多人遭受牽連,當中許多人從容就義,也有前輩努力地活下來見證這段歷史,不斷奔走於政治犯平反運動,並訴說當年的故事。

日前風傳媒網路民調:取材自白色恐怖歷史的國片《返校》大賣,卻也引發藍綠「政治操作」論戰,您會因為政治因素而抵制這部電影嗎?結果只有20%表示會抵制拒看,卻有75%的人表示不會。顯然這些20%的人士認為,這是一部「政治」色彩濃厚的電影,是綠營人士的刻意操作,拿來當做選舉的「提款機」,而不管以前是否有這麼一回事,這些人與將頭埋在沙堆中的「鴕鳥」何異?又與中共對待六四天安門事件有何不同?如果這不是更值得台灣人警惕的歷史,甚麼才是?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為何長久以來,國府的黨國教育只告訴我們九一八事件、七七事變、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與南京大屠殺等發生在中國大陸的歷史,然而對於發生在台灣近代的重大歷史卻故意隱晦不提?除非有不可告人的理由,何以如此?目前在許多人心中,國共兩黨有何不同?如果日本對中國那麼殘忍與可惡,為何戰後老蔣要「以德報怨」,甚至1949年中私下聘請日本退將根本博等人組成白團來協助國軍防守金馬?史上有戰勝國領導人聘請戰敗國將領訓練自己將官與協防的笑話嗎?

過去那一整個世代人或明或隱的傷痛並沒有被好好傳遞下來——這即是白色恐怖遺留下的悲哀,因為懼怕政治,被喝止觸碰「不該提」的事,島國子民從此不具備共同的歷史認知基礎,就像西班牙1975年遺忘法案實施,讓年輕一代對獨裁歷史徹底無知,台灣甚至不需一套法案就已是「白色恐怖不曾發生」,甚至有人辯駁:當時若不是老蔣如此鎮壓,台灣早已被中共赤化,過著「水深火熱」的生活。國民黨等一些人居然將老蔣的高壓統治合理化而不以為恥!其實對當時台灣人來說,大家就是過著水深火熱、朝不保夕的生活。

蔣某人尚且無法保衛大陸,如何保衛台灣?保衛台灣的應該是美國與孫立人在台灣所訓練的新軍,怎麼會是兩蔣?保衛金馬的是日本白團與孫立人在台所訓練的201師部隊,怎麼會是蔣某人與其殘兵敗將?當時駐守金門的蔣某愛將湯恩伯,貪生怕死,想溜回台灣,被蔣某嚴詞拒絕,於是派日本白團根本博等軍人指導,以及孫立人的201師部隊的協助,才保住金門。孫立人曾說,老蔣那些嫡系部隊已經在大陸被徹底擊潰,沒有能力再作戰。中共之所以攻擊金門,只因金門是中國領土,且靠近中國很近之故,豈容老蔣部隊佔據並隨時偷襲他們?

金馬也非台灣屏障,因為中共如果有海空能力,可以直取台灣,何必攻擊金馬?當時中共攻擊金馬時所搭乘的都是破爛漁船,進犯金馬免強可以,能進犯台灣嗎?當時中共有幾架像樣的戰機、運輸機或戰艦、運輸艦?當年老毛曾求助於老史幫忙提供戰機與船艦,後者沒有同意,反而要求老毛先協助金日成統一南北韓再說,顯示當年中共並無攻台的能力,因此,許多國民黨人所謂的「老蔣保衛台灣」云云,根本是天方夜譚,牛皮吹很大,老蔣不過假肅清匪諜之名,行鞏固自己政權罷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