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造就了川普?被忽略的勞工階層,還是失勢的「白人勞工」?:《美國夢的悲劇》選摘(2)

2019-10-03 05:10

? 人氣

任何對於川普與白人勞工階層關係的實證分析都會顯示,「白人勞工階層」這個詞語中最重要的字眼是「白人」,而不是勞工階層。

編輯的話:

2016年,川普當選美國總統,跌破各界眼鏡。對於川普崛起,各方皆有自己一套解釋。在台灣,一個行之有年的解釋是,民主黨忽略了國內廣大的勞工階級,特別是中西部所謂「鐵鏽帶」;而川普的主張則投其所好。一個個講述白人勞工失敗故事的書籍接連出版,強化這則論述的印象。

《美國夢的悲劇》作者科茨(Ta-Nehisi Coates)對此並不贊同,他認為這樣的說法淡化了川普崛起現象背後的種族主義色彩,並反映長期存在於美國社會的種族迷思。

以下引自《美國夢的悲劇》:

現在人們都說,民主黨迷失了方向,只注重本質軟性的社會正義,卻忽略創造就業的經濟議題。不僅如此,民主黨與整個自由派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帶有一種高高在上的菁英姿態,對藍領勞工文化不屑一顧,嘲弄白人男性有如歷史上最惡劣的怪物與電視黃金時段最可笑的蠢材。根據這種詮釋,催生川普崛起的並不是白人至上主義,而是白人勞工對於輕蔑鄙夷的反撲。

然而,數百年來飽受同樣嘲弄與輕視的黑人,並沒有因此投入川普的懷抱,但是論述者不以為意。在他們對於川普崛起的評析之中,川普本人與其支持者的種族主義無關緊要。事實上,自由派批判川普的強烈偏見時,經常被指控為沾沾自喜,而且這種指控要比川普的強烈偏見更有影響力。

川普崛起的動力來自文化憎恨與經濟逆境,是嗎?

白人專家與思想界領袖普遍認為,川普崛起的主要動力來自文化憎恨與經濟逆境。然而經濟逆境對於是否支持川普的影響,並不是那麼證據確鑿。蓋洛普公司(Gallup)研究員喬納森.羅斯威爾(Jonathan T. Rothwell)與帕布洛.迪耶哥—羅塞爾(Pablo Diego-Rossell)檢視民調資料發現,「經濟機會減少的地區較有可能支持川普,」但是他們也發現,支持川普的選民家庭平均所得(81898美元)高於不支持他的選民(77046美元),前者失業或者從事兼職工作的比例也低於後者,而且多半來自白人比例非常高的地區。兩位研究員指出:「種族與族群在郵遞區號層級的集中程度,是判斷支持川普與否最強而有力的指標。」

一項總統候選人黨內初選的投票所出口民調分析顯示,川普支持者的中位數收入為72000美元,儘管偏低,但仍然是美國黑人家庭所得的兩倍,也比全國平均值高出15000美元。川普的白人支持者跨越了所得界線。根據愛迪生研究中心(Edison Research),投給川普的白人有20%所得不到5萬美元,28%在5萬至10萬美元之間,14%超過10萬美元。川普的支持者基本盤就是如此。但更重要的是,它顯示了川普組成了一個白人大聯盟,成員有洗碗工與水電工,也有銀行家。因此當白人專家將川普的崛起歸功於某個難以定位的白人勞工階層,他們實在是太謙虛了,不讓自身所屬的經濟階層居功,儘管他們居功厥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