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儋州:兩千年「調聲」古韻悠揚唱新歌

2019-09-21 08:00

? 人氣

調聲表演者在「調聲歌海迎中秋」慶典活動上表演對唱。(新華社)

調聲表演者在「調聲歌海迎中秋」慶典活動上表演對唱。(新華社)

夜幕初降,海天相接處雲緋霞紅,落日的餘暉把高挑的椰子樹染成金色,海南儋州市木棠鎮神沖村海邊的一片空地成了天然的舞台,十里八村的鄉親們每週至少在這裡聚會一次——唱調聲,中秋節前後更是日夜歌聲不斷,處處皆是舞台,儋州成了歌的海洋。

月圓之夜的調聲在熱情的男女集體對唱中拉開帷幕,海浪也在為這場農民賽歌會打著澎湃的節奏。木棠鎮昌蘭村39歲的何偉喜是男隊的「調聲頭」,他帶領20名隊員率先上場,他們手勾手一字排開,左右晃聳肩,雙腳也配合手臂擺動,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愉快的笑容。

不需要任何音樂伴奏,僅憑人聲原音,調聲唱起來豪壯奔放、熱烈明快、韻律優美。「儂不來時不捨得,哥怎捨得儂不來。」男隊唱起了時下最流行的調聲曲目。

調聲表演者在「調聲歌海迎中秋」慶典活動上表演(新華社)
調聲表演者在「調聲歌海迎中秋」慶典活動上表演(新華社)

從儋州市新州鎮專程趕來的鄭錦月平時靦腆不愛說話,唱起調聲來像變了個人。「一個石頭扁又扁,哥坐一邊儂坐邊。石頭生得千年坐,等哥與儂坐千年。」鄭錦月帶領女隊大方地唱了起來。女隊也是並肩攜手,互鉤小指,身體伴隨歌聲自然擺動,顯得整齊美觀。

儋州自古就有「詩鄉歌海」之稱,明代《儋州志》中記載的「春則秋千會鄰峒男女,妝飾來遊,攜手並肩,歡歌互答。」形象描述了儋州人踏歌對唱、以歌交友的風俗。

「儋州調聲發源於西漢中後期,盛于唐宋,兩千多年來一直流傳於民間。」海南師範大學音樂學院副院長王曉平介紹,作為一種稀有民歌,調聲僅流傳於儋州一地,兼具競技和娛樂性,已在2006年列入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調聲以儋州方言進行男女對唱,最少不低於十人,人數不設上限,男唱女答,時間不限,以「唱倒」對方為止。每年農曆八月十五和大年初二,農村地區調聲者動輒上千人,儋州市區中興大街曾有數萬人上街對唱的壯觀場景。

「唱調聲沒有固定場合和時間,農閒時節、逢年過節,在山坡野地、田間林下、鄉鎮集市等都可進行,一般都是在晚上,有時通宵達旦。」儋州市文聯主席王威說,北宋大文豪蘇軾被貶居儋時常為「蠻聲徹夜不息」而感動,他曾用「蠻唱與黎歌,餘音猶杳杳」等詩句生動地記述這項民間音樂藝術活動。

「儋州人骨子裡似乎天生有詩與歌的基因,無論是鄉間老嫗,還是黃毛頑童張口就來。」王曉平感慨,調聲注重押韻,一唱四句,詠歎的律動使人振奮,從前主要是抒發愛情、尋覓伴侶,如今結合時代特徵湧現了很多新歌詞。

「水利開通灌四境,農民生產滿坡青。」「電話電燈通四境,在屋就通到北京。」「村村都得通公路,硬化水泥路最平。」……這些充滿時代氣息的「新派」調聲詞全都出自木棠鎮88歲的趙廣揚阿婆。

趙廣揚是儋州有名的調聲「詞作家」,她即興而發、口頭創作的歌詞多達千首。王威認為阿婆的作品「觸物而起情」,題材廣泛、俯拾即來,有敍事言情,有寫景抒懷,有勸世教化,平民視角聚焦的是興修水利、三通一平、住房保障、耕田免稅等扶貧舉措。

從晚上八點到十一點,何偉喜和鄭錦月兩隊的對唱幾乎沒有停過,圍觀的村民也越聚越多。鄭錦月邊唱邊拉著記者加入調聲隊伍裡,男女兩隊一齊上台邊唱邊靠近,近50人手拉手圍成一圈,邊唱邊逆時針轉著跳。

「客到咱歡迎拍手,歡迎貴客到儋州。儋州人盛情好客,五湖四海廣交流。」一曲接著一曲唱,一圈接著一圈跳,熱烈的氛圍讓人心潮澎湃、熱血沸騰。觀眾們全都站起來鼓掌喝彩,快門聲、歡呼聲此起彼伏。

唱完最後一曲已近零點,可大家都覺得意猶未盡,於是男女兩隊組建了一個60人的微信群,以文字形式繼續在群裡對歌,也方便下次約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