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燕婷觀點:一鈎新月幾疏星──星月何以成了伊斯蘭的象徵

2019-09-22 07:10

? 人氣

波蘭的Leliwa徽章,中為星月符號。(作者提供,取自Franciszek Piekosiński)
波蘭的Leliwa徽章,中為星月符號。(作者提供,取自Franciszek Piekosiński)
波蘭Wasilewski家族徽章。(作者提供,取自維基百科)。
波蘭Wasilewski家族徽章。(作者提供,取自維基百科)。

星月與伊斯蘭

如今的星月符號雖是著名的伊斯蘭符碼,但在早年卻是攻打穆斯林的十字軍愛用徽章。伊斯蘭世界雖也在13世紀出現星月符號的軍旗,但都只是零星個案,真正普及還是要等到鄂圖曼帝國後。

14世紀的《韃靼人歷史圖稿》,描繪耶爾穆克戰役一景,舉星月符號旗的即是薩拉遜人(saracen,阿拉伯世界的穆斯林)。(作者提供,取自維基百科)
14世紀的《韃靼人歷史圖稿》,描繪耶爾穆克戰役一景,舉星月符號旗的即是薩拉遜人(saracen,阿拉伯世界的穆斯林)。(作者提供,取自維基百科)

據學者考證,鄂圖曼帝國吸納星月符號的來源大約有三:

一是十字軍入侵穆斯林世界後遺留的文化符碼;二是鄂圖曼攻陷君士坦丁堡後繼承的拜占庭帝國遺產;三是源於內亞的突厥部落傳統。其中土耳其歷史學家往往較推崇第三點,以彰顯當代土耳其繼承了突厥人的千年傳統。而國際學界普遍的共識仍偏向十字軍與拜占庭的影響。

早年鄂圖曼軍隊出征多用禿克(tug,源於中亞與蒙古部落的馬尾旗幟),後才衍生出使用軍旗的習慣,並常以阿里之劍(zulfiqar,又稱作勒菲卡爾劍)為標誌;星月符號起初只用於海軍軍旗,歷經穆斯塔法三世(1757-1774)、阿卜杜勒.哈米德一世(1774-1789)和塞利姆三世(1789-1807)的改革後,逐漸成為鄂圖曼帝國國徽,飄揚在軍旗與國旗上。星月符號歷經多年流轉後,終於又成了帝國的象徵,當年西方亦多以星月紅旗作為鄂圖曼的象徵符碼。

16世紀的奧斯曼禿克。(作者提供,取自維基百科)
16世紀的鄂圖曼禿克。(作者提供,取自維基百科)
17世紀奧斯曼軍旗上的阿里之劍。(作者提供,取自維基百科)
17世紀鄂圖曼軍旗上的阿里之劍。(作者提供,取自維基百科)
17世紀的奧斯曼星月軍旗與禿克。(作者提供,取自維基百科)
17世紀的鄂圖曼星月軍旗與禿克。(作者提供,取自維基百科)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燕婷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