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少玩遊戲哭的!」拍《返校》就像挑戰大魔王 徐漢強從《魔獸世界》練出一身絕技

2019-09-15 10:50

? 人氣

電影《返校》將在9月上映,導演徐漢強接受《風傳媒》專訪時坦言,「《返校》對我來講,就是很大魔王式的新挑戰。」(盧逸峰攝)

電影《返校》將在9月上映,導演徐漢強接受《風傳媒》專訪時坦言,「《返校》對我來講,就是很大魔王式的新挑戰。」(盧逸峰攝)

「我很少玩遊戲哭的,但《返校》的結局讓我哭慘了。不只是因為完成度和視覺風格出乎預料地強大,更重要的是,《返校》是一個無比真誠、完全屬於台灣人的故事。」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終於熬過2年的奮鬥後,今年6月,導演徐漢強在臉書上如此寫道;從宣布電影版開拍以來,轉眼過了700多個日子,他正式宣布,這部電影來了。

2017年1月,《返校》遊戲正式發售,在2D橫向捲軸的冒險故事裡,玩家扮演因不明原因,被颱風困在學校的方芮欣,而同樣受困的魏仲廷,卻突然被吊死在禮堂,隨著劇情進展,玩家才漸漸發現,方芮欣背後藏著黑暗的謎團。

《返校》推出後,一度造成全球轟動,開賣當日便在遊戲平台Steam穩站台灣冠軍,3天後衝上全球暢銷商品第7名,同月則搶下全球銷售量第3名,至今已售出超過50萬套,病毒等級的爆紅,也讓電影版背負萬眾期待。

集結朝聖鐵粉,挑戰史上最難搞大魔王

「《返校》對我來講,就是很大魔王式的新挑戰。」談到這2年來的日子,徐漢強笑得苦苦的,「真的沒做過這麼難的東西,唯一讓我撐下去的就是,我被這個遊戲深深感動。」

早在《返校》遊戲資訊公佈之初,徐漢強就殷殷期盼;大學那幾年,他看了《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天馬茶房》、《超級大國民》,開始明白腳下的歷史,也期待有人能做一款這樣的遊戲。

於是在破關《返校》後,徐漢強哭得痛哭流涕,「一開始玩的時候,會想好可怕、好可怕,到後面才發現要講的故事很深刻、很動人,就算是一個沒有防備的情況下,突然被戳中的感覺。」

這一戳戳到心底,他心心念念,期待有人把它搬上銀幕,覺得就是要有人來做這件事,誰知道,那個人最後就是自己。

赤燭2017年以白色恐怖為背景的《返校》成功,獲得關注。(翻攝自赤燭遊戲Red Candle Games臉書)
以白色恐怖為背景的《返校》,在2017年獲得巨大關注。(資料照,取自赤燭遊戲Red Candle Games臉書)

彼時他與幾位業內前輩聚會,本來聊的是另一個案子,途中大家聊到《返校》,徐漢強說,該有人來拍成電影,監製李耀華聽了,還真的跑去談授權,最後更找上徐漢強。

扛著成千萬人期待,他當然壓力大,這麼觸動人心的作品,絕對不想有什麼差池,還好揭開歷史的路上,他不是孤身一人,「整個劇組的人,也都是因為喜歡《返校》,才會聚在一起,所以每個人都抱著⋯⋯非常朝聖的心情來完成這件事。」

徐漢強說著語氣應該激昂,身子緊緊地傾向前,始終沒有動過。

20190909-導演徐漢強接受《風傳媒》專訪。(盧逸峰攝)
《返校》導演徐漢強接受《風傳媒》專訪。(盧逸峰攝)

挑戰魔王前,他在「艾澤拉斯」練功10年

徐漢強讀世新大學廣電系時,正好是台灣電腦網路遊戲的高峰,那幾年,不時就有青少年因沉迷網路遊戲,而逃家、打架、散盡家財的新聞,每幾個月,就有一款日韓大作登陸台灣,各大廠商很是敢引進遊戲,當然也包含《魔獸世界》這樣的美系旗艦作品。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