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飛雄專文:探索生命的元真自然八十一條

2019-09-14 06:20

? 人氣

19,你生於、長於艱難困苦中嗎?你曾經站起來又跌倒、又跌倒嗎?你曾經被命運捶打出血淚,甚至被命運撕裂嗎?如果有,那麼你理當對人性、人情、人道有更深的感受性,你更貼近大地,更貼近元真自然。

20,疼痛、不幸、憂愁、恐懼,都是生命情感中結構性的積極成分,因為人類個體的基本行為是負反饋下正回饋的資訊控制活動,這些表面消極的情感告知了我們現實存在和生命因果行為的基本資訊。而且,在這種回饋和反思的雲霧中正悄然醞釀著新的情感風暴,這是由生命自身唱主角的情感風暴。

希望,自由,重生,示意圖。(取自pixabay)
你生於、長於艱難困苦中嗎?你曾經站起來又跌倒、又跌倒嗎?你曾經被命運捶打出血淚,甚至被命運撕裂嗎?如果有,那麼你理當對人性、人情、人道有更深的感受性,你更貼近大地,更貼近元真自然。(取自pixabay)

第三卷

21,人生有多重危險,其中最大的危險之一是,活得沒有多少價值,甚至無意義。

22,李白已經達到了歌唱和悲歎「萬古愁」的哲學高度,杜甫還僅僅停留在對生命碎片進行錘煉、雕刻的階段。更重要的是,李白已經主權地活著,莊子、孟子式地活著,元真自然地活著,而杜甫還沒有擺脫屈原式依附的陰影。好在杜甫同李白一樣,都對普通民眾懷有一種自然純樸的大愛悲憫,活在一種高貴的人間情義美和疼痛感應中。李白詩《宿五松山下荀媼家》、杜甫詩《歲雲暮矣多北風》可證此。

23,「萬古愁」即莊子、如來所說的大夢大覺,也就是人類個體對生命的總覺醒:我是誰,從哪裡來,到哪裡去?我為什麼活著?我這短暫的、正步步走向永恆黑暗的生命有意義嗎?我能用什麼樣的意義來徹底對沖生的空虛荒誕和死的煙消雲散?

總覺醒謀求總解決。由此岸徹底走向彼岸,超越變化動盪的現世而邁入另一種神秘意義的永恆,是宗教哲學的核心主題,也是其偉大深邃所在。

24,主權的生命尊重這些大時空全域超越的哲學智慧,但卻獨有新意:在主權的生命看來,萬古愁就是萬古機,這是生命最大的神奇之一。主權的生命謀求用積極價值在此岸和當下點燃生命,用愛、疼痛、情義、變化動盪美、高貴與崇高悲劇美的序列來活透、用足生命,讓生命在萬古宇宙中燃燒、飛行。這一總解決的要點是,我的生命由我來賦予意義。

25,今天的人們都知道,要做我自己。但要做一個什麼樣的我自己?普遍的回答是,「要有獨一無二的個性。」——很好,但仍然不夠自然地高貴,自然地王者氣,自然地激情衝擊。

26,個人主權是這個世界上最具爆炸力的哲學概念,它具有三層含義:第一層是我對我自己的身體和心靈的絕對控制權,第二層是我對語言、文化、經濟、政治等社會的共有主權,第三層是我對我自己的生命歷程的價值塑造權。

27,主權概念的抽象是偉大的一步,它使最高權力由事實走向價值,由權力組織之內走向權力組織之外,由危機時的反抗權走向常態化的程式控制權,最終由整體主義的主權走向個人身心主權、個人社會主權和個人生命價值塑造主權。

28,高等動物也擁有對自己身心的自然控制,但得不到其同類個體的承認、尊重和保障。人類則相反。上古烏桓人「怒則殺父兄,而終不害其母,以母由族類,父兄無相仇報故也。」(《後漢書   烏桓鮮卑列傳》)這一經典史料證明了,個人生命只有在得到協力廠商的穩定、內在的尊重與救濟的前提下,才構成為生命權和生命主權。

29,因為可愛、值得愛,才有愛與被愛。因為每個人都是同等的最高級的生命,宇宙的精華,具有無上高貴的精神價值,也具有卓越的愛的感受性、愛的能力,所以才被社會共同體承認擁有個人主權和權利,並施以一定的積極保障。由上述人道真理所確證的人類個體生命的無限高貴性,是個人主權的終極淵源。

30,主權的個人本身就是一股勢力,一座城堡,或一座流動的山峰。這不僅是因為他擁有自身的實力、智慧和人際網路,而且嚴重地因為他有權駕馭各種公共資源和社會合力。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可以說個人主權性是人類文明和人道真理賦予每一個體生命的「王者氣」,其間煥發的神光異彩與那些貶損踐踏人性尊嚴的整體主義「工蜂、工蟻義務論」完全是截然不同的兩條路。

*作者為中國維權人士,今年八月釋放。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