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南海漁夫的故事:《強國爭霸南海夢》選摘(1)

2019-09-18 05:10

? 人氣

黃岩島的地理位置在中國的軍事規劃具有關鍵性。杜特蒂達成交易之後數個月,新的衛星影像顯示中國在這個淺灘的活動頻仍,並有報導指出北京當局計畫在此處興建雷達站。這也是在切臘腸。歐森可以捕魚,他的漁獲確保有買家,於是他自問,為什麼要咬餵食者的手?至於美國,允許中國興建這些島礁基地,而且雙方在金融、氣候變遷和打擊恐怖主義等方面有著許多共同利益,她為什麼要為了一個小雷達站而冒險開火?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美聯社)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與中方達成交易之後,新的衛星影像顯示中國在這個淺灘的活動頻仍,並有報導指出北京當局計畫在此處興建雷達站。(美聯社)

*

我最早在這些海域航行是在四十多年前,我還是個青少年,在一艘由南非安哥拉載運鐵礦砂到東北亞日本的貨輪上擔任甲板水手。做為一九七〇年代全球供應鏈的一環,我們航行過好望角的怒海,經過印度洋,緩慢駛入印尼及馬來西亞之間忙碌、狹窄的馬六甲海峽,沿著新加坡,穿出去來到南海,那裡閃爍著熱帶陽光,空氣悶熱。這裡是東南亞的核心,曾被稱為「風下之鄉」(LandBelow the Wind),因為她位於東亞的颱風帶下方。我記得狂風將海浪打出白色浪頭,我所搭乘的十萬噸散裝貨船「切爾西橋」(MV Chelsea Bridge),帶我們北上經過這些最重要的世界航道。

我們循著和阿拉伯商人相同的路徑,數世紀前他們前來購買香木,同時帶來伊斯蘭的教誨。印度人也來到此地,帶來佛教和印度教,由於濃厚的人文特色,法國將其東南亞殖民地稱為印度支那(Indochina),亦即介於中國與印度兩大國之間的領土。在殖民野心的高峰時期,英國將印度鴉片運到中國,打著自由貿易的旗幟和船堅炮利所擔保的國際法,強行輸入鴉片。中國將一八三九到四二年第一次鴉片戰爭被英國打敗視為百年恥辱的開始,而這正是現今中國所有政策性舉措的核心。

我們航行北上前往橫濱,浩瀚海洋的西邊是越南,東邊是菲律賓,冷戰時期美國與蘇聯潛水艇在海底下玩躲迷藏,就像現在中國潛水艇所做的一樣。我們抵達東海。更北方是黃海和日本海,這裡有著海戰與戰爭的豐富歷史。這個地區的戰場大多以海域及島嶼來設定,競爭與思維模式不同於上個世紀的歐陸戰爭,當地的領土是一個壕溝又一個壕溝、一個村莊又一個村莊攻下來的。

倘若敵軍在鄰國領土的邊界豎起旗幟,可能引發激烈的軍事回應,可是中國在南海建立一連串人造島嶼,並宣示為其領土,卻只遭到外交抗議。但是,海戰的後果不可低估。一九四五年,美國並未攻打日本,而是投下兩顆原子彈迫使其投降。美國國防部鄰近阿靈頓瑞吉公園(Arlington Ridge Park)的硫磺島紀念碑,描繪美國海軍陸戰隊在一塊光秃秃的岩石豎起星條旗。硫磺島位在遙遠的西太平洋,不論從哪裡過去都要一千英里,卻占有戰略位置,北有日本,南有菲律賓,東有中國。一九四五年二月到三月的這場戰役造成六千八百名美軍死亡,而這場戰爭是新的亞洲強權想要將美國逐出亞洲的野心所挑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