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南海漁夫的故事:《強國爭霸南海夢》選摘(1)

2019-09-18 05:10

? 人氣

「我們必須體認到一項新事實,」美國海軍戰爭學院(U.S. Naval War College)的中國海事研究所(China Maritime Studies Institute)所長達頓(Peter Dutton)向我表示:「北京用飛彈與新機場控制著這片海洋。她現在有能力採取行動,不利於我們對於維持一個開放的國際秩序的利益。」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南海,也就是歐森口中所說的西菲律賓海,是印度洋與太平洋之間的主要航道。一年貿易運載金額達到五兆美元。這裡的漁獲占全球的一二%,是東南亞六億二千萬人口與其他地方人們的生命線。南海位於中國全球擴張的核心。中國的觸角伸向世界各地之際,南海與島礁建設成為中國可以踰越國際法,並且得逞到什麼程度的測試。

因此,歐森在黃岩島所遭受的苦難,不過是北京大計畫當中的一小塊墊腳石而已。二〇一三年,引發黃岩島紛爭的一年後,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由亞洲到歐洲大幅興建基礎設施的計畫,亦即「一帶一路」。五年後,在二〇一七年,他在北京主持一項高峰會議,來自二十九國的政府領袖和全球獨裁國家的明星人物參加,包括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Tayyip Erdogan)和哈薩克斯坦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在西方民主國家糾結於自家問題之際,中國已在領導全球。

「開放帶來進步,封閉導致落後,」習近平表示。「世界經濟增長需要新動力,發展需要更加普惠平衡,貧富差距鴻溝有待彌合。」習近平不是以一個一黨國家的強人領袖在發言,而是一個具有遠見的政治家。在獨裁盟友的力挺下,他直接用他們的價值觀挑戰西方自由民主的價值觀。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的開幕典禮上致詞。(美聯社)
習近平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的開幕典禮上致詞。(美聯社)

十多年來,西方眼中的自由概念已經式微。美國民主觀察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表示,這種情況與一九九〇年代初期的希望有著天壤之別。阿拉伯之春失敗了。俄羅斯開倒車重回威權主義。土耳其放棄了歐洲願景。不開明的政府越來越占上風,不開明的政治運動正在崛起。儘管民主深植於美國文化,在世界大多地方卻是新穎的觀念,不到兩百年的歷史,來自於現在已開發西方的凶暴政權前身。在中國看來,透過千年的歷史稜鏡,西方的民主觀念或許只不過是另一個歷史循環。

中國堅持南海主權以及島礁建設,不過是她用與西方民主國家相反的價值觀來推行其全球野心的起點。問題是,如果中國現在沒有受到挑戰,什麼時候才會?如若未受挑戰,會是怎樣?

「如果中國以武力或威逼來宣示其主權,將讓半個多世紀來建立國際法的努力付諸流水,」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旗下亞洲海事透明倡議(Asia Maritim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主任波林(Gregory B. Poling)表示:「如果中國因為船堅炮利便可以宣示外海一千英里的主權,俄羅斯在北極可以宣示什麼主權?伊朗在波斯灣會怎麼做?大家都會從國際法的體系出走,因為中國如果不受約束,別人為什麼要?」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