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找不到避孕用品!委內瑞拉經濟危機,900萬女性恐成「不情願的母親」

2019-08-22 11:00

? 人氣

15歲的委內瑞拉小媽媽赫蕾拉抱著孩子,她說自己14歲得知懷孕時,曾經試圖自殺。(AP)

15歲的委內瑞拉小媽媽赫蕾拉抱著孩子,她說自己14歲得知懷孕時,曾經試圖自殺。(AP)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20日宣布撥出7000萬美元(約台幣22億元),向經濟衰退超過5年的委內瑞拉提供人道救援。但大部分資源都是糧食與醫藥,委國長期缺乏避孕資源,少女懷孕機率不斷升高,死於妊娠或分娩的女性愈來愈多,女性的處境仍令人擔憂。

委國從2014年陷入嚴重經濟危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估計2018年通貨膨脹率高達1000萬%,貨幣宛如廢紙。物資也嚴重短缺,至少430萬委國民眾沒有乾淨水源可喝。「我們正在全力準備糧食、飲水跟醫藥,希望幫助逾320萬委內瑞拉兒童,」基金會執行主任福爾(Henrietta Fore)說。

15歲的委內瑞拉小媽媽拉米雷茲抱著女兒,前往診所排隊,嘗試獲得皮下避孕器。(AP)
15歲的委內瑞拉小媽媽拉米雷茲抱著女兒,前往診所排隊,嘗試獲得皮下避孕器。(AP)

4.5萬個避孕器只是杯水車薪

《美聯社》(AP)報導,委內瑞拉今年終於放下對「境外勢力」的擔憂,答應接收外界人道援助,聯合國人口基金會(UN Population Fud)近日送給委國4.5萬個皮下避孕器,至少1.7萬個已經發送給需要的女性。

然而,對委國900萬生育年齡的女性而言,這只是杯水車薪。醫師克雷蒙蒂(Saturnina Clemente)表示,她的診所拿到104個避孕器,開放民眾索取的那一天,還不到中午就全部用光了,外面還有數十個無奈的女性在排隊。

「你看,需求實在太高了,根本不夠用,」克雷蒙蒂也很無奈。

委內瑞拉物資缺乏,許多女性聽說診所有皮下避孕器,一早就在外排隊等候。(AP)
委內瑞拉物資缺乏,許多女性聽說診所有皮下避孕器,一早就在外排隊等候。(AP)

為了避孕器「可以不吃東西」

聯合國發送的皮下避孕器如牙籤狀,植入手臂皮膚之後可以穩定釋放黃體素,無需定期吃藥,避孕效果長達3年之久。類似克雷蒙蒂的合法診所中,一個只販售9萬玻利瓦爾(約台幣11元),但這已是許多人一星期的薪水。

「我不想再生更多孩子,」20歲的小媽媽薩拉斯(Yailyn Salas)抱著9個月大的兒子在診所前等候,「我想要『打烊』了。」

薩拉斯說,「如果能拿到一個避孕器,我可以不吃東西。」

剛植入皮下避孕器的18歲委內瑞拉少女法加杜,她在15歲時生下孩子。(AP)
剛植入皮下避孕器的18歲委內瑞拉少女法加杜,她在15歲時生下孩子。(AP)

「革命母親」連避孕都難實現

委國前總統查維茲(Hugo Chávez)在任期間,大力推廣社會主義政策,大手筆展開扶貧計劃。政策也特別強調尊重女性,尊稱女性為「革命母親」。針對貧窮母親還提供每月現金補助,甚至將免費家庭計畫納入1999年憲法。查維茲曾說:「社會主義革命者應該支持女性主義。」

但在查維茲卸任後,委國經濟因大量開支陷入嚴重衰退,總統馬杜洛(Nicolás Maduro)繼任後,又因經濟政策失誤、全球油價下跌等原因持續衰退,導致委國迎來史上最嚴重的一次經濟危機,全國GDP在2013年至2017年的收縮幅度,甚至超越美國1930年代大蕭條時期。

委內瑞拉年輕女性正在閱讀手冊,了解皮下避孕器的功效。(AP)
委內瑞拉年輕女性正在閱讀手冊,了解皮下避孕器的功效。(AP)

從2015年開始,委國糧食、醫藥和各種生活用品都陷入嚴重短缺,避孕用品更是奇貨可居。2018年一項民間統計顯示,委內瑞拉全國都買不到避孕貼片,避孕藥、保險套等用品也極為稀有,幾乎沒有人民可以負擔。

產婦死亡率上升65個百分點

醫療資源稀缺、營養不良以及缺乏避孕用品等原因,造成孕產婦死亡率快速衝高高,2015年至2016年委國孕產婦死亡率竟上升了65個百分點,嬰兒死亡率也上升30個百分點。衛生組織相信只要提供避孕器材,孕產婦死亡率至少可以降低1/3。

產婦死亡率高,也跟委國高居不下的青少女懷孕比例相關。由於少女身體尚未發育完全,妊娠時死亡的機率也特別高。《衛報》(The Guardian)報導,2012年委國所有新生兒當中,媽媽不到20歲的比例約23%。委國從此之後不再提供相關數據,但衛生組織認為,年輕媽媽的比率至少已上升到28%。

14歲委內瑞拉少女維加斯已經懷孕7個月,因為遭同學嘲笑、霸凌而選擇休學。(AP)
14歲委內瑞拉少女維加斯已經懷孕7個月,因為遭同學嘲笑、霸凌而選擇休學。(AP)

聯合國最近期的人口統計調查指出,委國15至19歲青少女每1000位就有85.3位懷孕,比全球平均數據高出一倍以上。相比之下,數年前才結束50年內戰的鄰國哥倫比亞每1000位少女也只有66.7位懷孕。

15歲小媽媽拉米雷茲,就是其中一個不幸案例。拉米雷茲14歲發現自己懷孕,她告訴交往一年的23歲男友時,對方顯得相當冷淡,而且對方已經有了其他小孩。他告訴拉米雷茲自己無法再承擔另一個責任,從此失去音訊。

拉米雷茲在懷孕時雖有依照規定產檢,但在後期發現胎兒心律不整,緊急接受剖腹產。「她出生的時候幾乎快死了,」拉米雷茲想起驚險的分娩過程,聲音露出藏不住的痛苦。

15歲的委內瑞拉小媽媽拉米雷茲抱著女兒,前往診所排隊,嘗試獲得皮下避孕器。(AP)
15歲的委內瑞拉小媽媽拉米雷茲抱著女兒,前往診所排隊,嘗試獲得皮下避孕器。(AP)

「這個國家不適合生養孩子,我也只是個15歲女孩,」她的孩子在懷裡哭了起來。但拉米雷茲已經幸運獲得了避孕器植入服務,她抱著孩子走出診所時放鬆很多。她知道,短期之內不需要再迎接一個孩子出生。

難民湧哥倫比亞產子激反感

被迫成為母親的委國女性中,也有不少人選擇「另謀他途」。聯合國(UN)指出,2014年迄今超過400萬人從委內瑞拉逃到南美洲其他國家,其中又以哥倫比亞(Colombia)為大宗,至少130萬人移入。2015年來,已有2.6萬名孕婦逃到哥國產子。

哥倫比亞過去歷經長年內戰,曾大量湧入產油的委內瑞拉工作,對委國難民本來抱持相對友善態度。但上百萬難民湧入後,嚴重破壞哥國本就不穩定的經濟與醫療系統,反移民情緒也慢慢發酵。

一名市長曾批評,委內瑞拉是「糟糕的嬰兒工廠」,一位知名新聞評論家帕拉喬斯(Claudia Palacios)也在媒體公開「懇求」委國人不要再跑來生孩子。

一群委內瑞拉年輕女性聆聽護士解說避孕器的功效。(AP)
一群委內瑞拉年輕女性聆聽護士解說避孕器的功效。(AP)

「你們再不停止生產,很難不把你們視為麻煩根源,」帕拉喬斯寫。

馬杜洛鬆口,願和美國商談

面對嚴重人道危機和漫天蓋地的民怨,馬杜洛一直不肯放下權力。他不僅取消總統任期限制,又在2018年選舉舞弊繼續連任。今年1月,馬杜洛不滿美國承認反對派領導人瓜伊多(Juan Guaido)為臨時總統,宣布與美斷交。華府也對委國國營實體及政府高層施予制裁,成為壓垮馬杜洛政府的最後一根稻草。

馬杜洛21日表示,其政府與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政府接觸「數月之久」,願意放下與反對派的歧見,修補委國和華府的關係。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